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幻想、詩意與懷舊。島田莊司《御手洗潔的舞蹈》

TheDanceOfMitaraiKiyoshi.jpg 

《御手洗潔的問候》的延伸。御手洗系列的短篇集,大抵都有個承先後的作用,不僅確立了系列的風格取向,也為角色的背景、個性填補一些空白,除此之外,本書還小小地「服務」了一下讀者。

只可惜皇冠過去的出版重點仍是放在該系列的中長篇,也因此在《問候》之後遲遲不見短篇集的出版計畫,如今《舞蹈》的試讀活動已開跑,在經歷了中期巨篇化、後期「二十一世紀本格」的御手洗之後,讀者可以藉由這本回顧馬車道時期的御手洗,品那純粹、幻想式的解謎況味。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感興趣的是創作理論。島田莊司《伊甸的命題》

PropositionOfEden.jpg 

我一直很敬佩島田老師(儘管還不到粉絲程度),理由在於他並非是那種「死抓著一項寫作模式不放」的作家,他會對當下推理文學的發展感到擔憂,提出新的創作理論,並寫出相應的作品。儘管不一定就這麼形成新的浪潮,但他對於開創領域的努力,對是許多作家無法比擬的。

「二十一世紀本格」就是他於世紀初提出的理論,也是他在創作上、在提拔新人時所不斷強調的東西。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詭計、動機的新穎性。島田莊司《利比達寓言》

AllegoryOfRibeltas.jpg 

即使台灣讀者對島田莊司所謂「二十一世紀本格」的創作法還不熟悉,若透過《螺絲人》這類代表性的著作,或許也可略窺一二。事實上,《利比達寓言》也是島田口中,廣義實現「二十一世紀本格」的作品。

本作其實是兩部中篇。同名作〈利比達寓言〉的舞台是二○○六年的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這個當年由南斯拉夫戰獨立出的共和國,在南方莫斯塔爾市的陳舊大樓中躺著四具男屍,三具頭部被砍斷,其中一具還有著怪異的光景──身體的喉嚨至腹部被切開,臟全被取出,而被塞以形狀相似的物品取代:如肺葉用便當蓋和蟲籠,肝臟用大型手電筒,腎臟用滑鼠,膀胱用大燈泡來代替。凶手立刻鎖定為一名克羅埃西亞人,但他的血型與現場的情況不符。且為何他要對屍體如此處理?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翻案的微光,人性的亮度。島田莊司《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

RussianGhostWarship.jpg 

如同島田在書中引述拿破崙的話:「所謂的歷史,通常是多數人同意之下的謊言。」《俄羅斯幽靈軍艦之謎》也為讀者們編織了一段美麗的謊言──卻又逼真到讓讀者不由自主想相信。

我一直以為,要如同約瑟芬‧鐵伊寫翻案歷史,除了要在那一長串歷史洪流中找出不連續之處,還得提出佐證或解釋,將世人原本深信的部分推翻,並使自己的法能成立。這一連串的環節都得妥善兼顧,寫出來的作品才具有服力。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3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輕盈中的重量。島田莊司《犬坊里美的冒險》

InubouAdventure.jpg 

島田是擅於開創新格局的作家,從1981年的純正本格(御手洗),1984年的社會寫實+旅情(吉敷),1990年的宏大格局(「新」御手洗),期間參雜幽默、青春、幻想風格的作品,加上一貫的社會問題探討,乃至現今的集大成,在其等身的著作裡,我們總能看到許多轉變與嘗試,挖掘不同的面相。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4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脫胎換骨。島田莊司《螺絲人》

NejiZathetsky.jpg 

《眩暈》的二十一世紀版,獻給未來的成人童話。

習慣在作品中宣揚自身理念的島田,在本作很難得地收斂許多(笑)。大量的對話、不斷圍繞謎團打轉的脈絡、急轉直下的推論,幾乎不讓讀者感受到一絲拖沓感,雖然偶爾會這裡譴責一下日本人,那裡渡一下科學期刊的知識,份量卻不至於大到讓人不耐,或是主題重複堆砌到「教」的地步。如此緊湊的讀感,除了篇幅的控制外,有一部份也歸因於島田將知識性、繁冗性質的資料給「打散」之故。

其次,就是把可以寫成兩部作品的謎團,一前一後壓縮成一本的份量,「推理」的元素也就更為豐富了。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4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都市的詩意。島田莊司《摩天樓的怪人》

Skyscraper.jpg 

御手洗近期的作品,台灣目前只出版過《魔神的遊戲》與《龍臥亭幻想》,皇冠即將推出的《摩天樓的怪人》則是島田2005年入圍本格推理大獎的力作。然而,前兩作的御手洗已是個五十多的大叔,《摩天樓的怪人》則是御手洗21的故事。這不僅是台灣讀者首次見到年輕的御手洗,也能更完整接觸島田過去所提倡「都市之詩」的理念。

島田作品的謎團具有強烈的幻想性,尤以御手洗系列為甚。為了達成令人炫目的謎與機關,事件的舞台往往配合特定的地點作選擇,也因此常帶有濃厚的地域色彩,如以深山貝繁村為舞台的《龍臥亭殺人事件》、北海道最北端的《斜屋犯罪》、死海外景地的《異位》等等。套用這些未知的領域,不論是對於「怪奇建築物」的物理設計,或是「異常小型社會」的心理氛圍塑造,都具有加乘的效果。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4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主義宣揚的承先啟後。島田莊司《異位》,兼談御手洗系列中期的創作觀

Atopos.jpg 

《水晶金字塔》的變本加厲版,島田中期作品的最高峰。

島田莊司的作品(尤其是御手洗與吉敷兩大系列)無庸置疑地,按照創作年代來讀會比較好──這麼不僅是有關角色的成長,與人物關係的演進,就連島田本人寫作意圖的脈絡,都能有較為通盤、具體的了解。

也因此,《異位》若沒有放在島田的創作年表上,或至少置於御手洗年代的時間軸來審視的話,讀者得到的,將不會是對故事時空壯大的驚嘆,而只是對一部冗長、結構失衡,只注重解謎的巨篇作品感到不耐。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不是傑作的名作。島田莊司《水晶金字塔》

CrystalPyramid.jpg 

尤記得傅博先生在《龍臥亭幻想》的總導讀中,提過出現在《龍臥亭殺人事件》下冊的「都井睦雄三十人血案」是島田莊司欲證明其「多目的型本格Mystery」的手段。之所以塞入這段落落長、卻與主線故事關係不大的部分,其目的在表現島田在案件之餘,另外想傳達的主張。然而,這種作法在當時的日本讀者群中得到毀譽參半的評價(是「毀」佔大多數還比較貼近事實),以謎團破解為賣點的本格推理卻加入關聯性薄弱的獨立劇情,而使得篇幅大為膨脹,會遭到讀者的反彈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實不用等到《龍臥亭殺人事件》,島田在這部1991年的《水晶金字塔》就開始力行這項做法了。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5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公路駕車,另類旅情的範本。島田莊司《高山殺人行1/2之女》

Takayama.jpg
這是一部輕薄短小的作品,卻蘊含了不少創意能量。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