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克羅馬農式的「青春之夢」。荻原浩《第四次冰河期》

IceAge.jpg 

我一直覺得,青春成長小不好寫。

試想,自己的青春月跟他人的不同之處在哪裡?幼時童玩、進入學校、同儕相處、邁入青春期、培養生活目標、對性的好奇、目標達成的喜悅、對父母的反抗……這些年少的經歷,當然每個人都不一樣,但在社會價觀的作用下,差異卻也不那麼明顯。同樣是描寫固定時期的人生,如何在平凡的成長期締造出不平凡,捕捉讀者的目光,或許是初次創作這類小的首要課題。

然而,作者卻也不能恣意想像,將大人的世界套用在小孩身上,創造虛幻的青春。諸如找援交妹過生日,才高中生便打破世界紀錄等等,少年漫畫的誇大與熱血,若套用在青春成長小,只會讓讀者覺得矯揉造作,失去了最重要的「懷舊」與「共鳴」。

……追蹤言語的足跡
荻原浩[H.O.]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多重觀點的悲痛呈現。《明日的記憶》小說與電影的比較

  

接觸這部作品的方式相當特殊,從一開始看預告片的潸然淚下,打算在觀影之前畢小卻不幸只讀完三分之一,到特映會後半的淚眼婆娑,觀影後在家裡異常沉靜的讀過程,如此電影與小交替消化的我,深刻地體會到以不同角度接觸作品,所帶來的各種影響。

……追蹤言語的足跡
荻原浩[H.O.]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4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