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傑佛瑞‧迪佛《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More Twisted)

MoreTwisted.jpg 

《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Twisted)是作者深諳短篇寫作之道,通篇洋溢著逆轉況味,凝聚破壞力於結尾的優秀短篇集,因此續作《傑佛瑞迪佛的驚奇劇場》(More Twisted)自然也引起我的興趣。

本書同樣收錄十六個短篇,這次試讀僅得以讀其中六篇(地道女孩/重複追訴/西發利亞戒指/十年不晚/撲克牌的示/通勤族),然而篇篇精采,結尾均可見迪佛之匠心,體會到他在序中所言之意境──「不知要著魔術師的左手,還是觀察右手。」

……追蹤言語的足跡
傑佛瑞‧迪佛[J.D.]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逆轉與敘事的搭配。傑佛瑞‧迪佛《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Twisted)

Twisted.jpg 

「短篇小不是讓作者懶的一種文體。」(Short fiction doesn’t let us get away with slacking off.)迪佛在自序中的這句話,清楚道出他的堅持。

曾聽不少作家過:「短篇創作比長篇來得困難。」當然,對於從短篇入門寫作的我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爆),不過大致可以體會那種想法。因為作者可以在長篇精盡出,表現各種把戲,在短篇有限的篇幅下卻很難這麼做,也因此,讀短篇的滿足感相對來「很有限」。於是「凝聚於一點上,給予讀者局部的光芒」就成了許多短篇共同遵行的創作模式──不求招招見效,只求一擊斃命。

……追蹤言語的足跡
傑佛瑞‧迪佛[J.D.]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