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我所說的他或她。恩田陸《尤金尼亞之謎》

Eugenia.jpg 

清湯掛麵的謎團與解決,懷舊朦朧的景色與人物,這就是恩田陸。

恩田陸帶給我的讀印象一直是很微妙的,我一向有隨書籍分類改變讀標準的習慣,看武俠就用武俠的標準,看戀愛就用戀愛的標準,看科幻就用科幻的標準,也因此掛上「推理」類別的恩田陸作品,即使用了推理素材,趣味卻完全跳推理之外(連懸疑都沾不上),使我過去一向有股類型定位不明、讀後餘味不佳的窒礙感。

不過,既然看清這點就好辦了,就不要當成推理小就好了嘛。

……追蹤言語的足跡
恩田陸[R.O.]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雖然無解,但可以更有深度。東野圭吾《徬徨之刃》

Samayou.jpg 

本書選擇了與《信》相對的議題。相對於《信》從罪犯家屬的角度出發,《徬徨之刃》則站在受害者家屬的立場,探討少年法的適切性,與少年犯的社會問題。主角長峰重樹的女兒繪摩,遭到少年伴田敦也與菅野快兒兩人施打毒品侵犯致死,性交過程還被拍攝成錄影帶,長峰接到中井誠──幫敦也和快兒準備車輛的小弟──的告密電話後,潛入敦也的家中,發現錄影帶,看到了女兒悽慘、不忍卒睹的那一幕……

然後悲劇就開始了。

……追蹤言語的足跡
東野圭吾[K.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1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推薦] 那些日子,我作夢於《狂骨》

Kyoukotsu1.jpg Kyoukotsu2.jpg

有時會覺得讀就像是作夢一般,在過程中接受非現實的體驗,讀畢作品後由大腦在「忘卻」與「銘記在心」之間做選擇,然後在下一次的體驗中或生既視感,或展開全新之旅。

當然,比起實際的夢境較為幸運的是,我們可以透過經驗分享告訴其他未體驗過的人,這本書對自己而言是「美夢」或是「惡夢」,對於已醒覺的美夢也可以重新溫習,體驗「二度夢」。可惜的是,不管是好是壞,我們都無法對書籍的夢境作延續,所幸造夢的作家大多都很體貼,懂得在最完美的那一刻喚醒我們,讓我們放下書頁回到現實。

對我而言,第一次讀京極夏《狂骨之夢》的過程,正是一種「從惡夢開始,從美夢醒覺」的獨特之魘。

……追蹤言語的足跡
京極夏彥[N.K.]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鄉愁迷宮,近況報告

從月初就開始過著近乎與世隔的生活,在真正解的現在,總覺得該浮出水面些什麼,於是又貼了一篇心情文兼廣告文,請各位格友多多包涵。今後部落格的更新,應該會開始恢復常態(也就是三、四天一篇的速度)。

簡單來,就是我從上個月就開始陷入「快交稿了但想不出來要寫什麼」地獄,一直覺得自己寫作應該是細水長流型,如果有字數和日期的限制一定會搞壞作品品質。然而第一次被出版社邀稿,覺得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而不好意思拒,於是就這麼挑戰自己的極限──想當然爾,結果形成了非常慘烈的事態。幸好今早還是順利地把作品交出去了。

……追蹤言語的足跡
E化的動作[Emotion]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5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新世紀淚水魔女姜碧奴。蘇童《碧奴》

Binu.jpg 

開頭北山下村民的設定,訴著一種壓抑。

國王不容許村民們為自己的叔叔信桃君哭靈,那三百個哭靈人於是都成了因淚而死的冤魂,他們的後代於是各自發展出不同的方式來將憂傷埋葬,抑或解放。記得張小嫻的名語有一句:「人真正傷心時,淚是流不出來的。」然而我總覺得這句話是倒因為果,或許該「正因為淚流不出來,所以才真正傷心」,那是一種無法宣洩的壓抑,彷彿如果排不出什麼東西,憂鬱就會蓄積在體似的。所以磨盤莊、柴村和桃村人們無法用正常的方式哭泣,或許蘊含某種輕度的壓抑。幸運地,桃村的女孩兒可以從身體其他部位「排放」淚水──對,是排放不是分泌,因為那不過是折衷的方式,會傷身的。


……追蹤言語的足跡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鄉愁迷宮,一月計畫

2007年總算是結束了,去年元旦獨自從電影院走回家時,竟然就這麼無聊地發了100小100電影的宏願(相關文章候補),結果雖然就這麼完成了,卻也讓月的計畫變得有些綁手綁,事實證明我還是只能專注在一件事情上的人啊。(嘆)

去年不務正業吸收了許多雜學,今年就專注在創作,與學習新事物上吧!(突然很想去學烹飪,我真是越來越居家了←是宅吧)至於小和電影的數量,就隨吧哇哈哈哈哈哈哈!


……追蹤言語的足跡
每月計畫[Monthl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7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