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漸進式的戀愛層次。鍾曉陽《停車暫借問》

ParkingAndAsking.jpg 

某作家在演講時曾過:「我覺得最難寫的兩種類型小,其一是推理,其二便是愛情。」

細問原因,得知因為該作家是屬於創意導向,而「愛情」的題材早已被前人挖掘殆盡,連「舊瓶新酒」都很困難,只能在其他方面,如文筆、敘事上下功夫。當時對愛情小幾無所知的我,因為這番話更讓自己對該類題材興趣缺缺,除了少數幾本外,之後對愛情小再也沒有什麼涉獵。

……追蹤言語的足跡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詭計、動機的新穎性。島田莊司《利比達寓言》

AllegoryOfRibeltas.jpg 

即使台灣讀者對島田莊司所謂「二十一世紀本格」的創作法還不熟悉,若透過《螺絲人》這類代表性的著作,或許也可略窺一二。事實上,《利比達寓言》也是島田口中,廣義實現「二十一世紀本格」的作品。

本作其實是兩部中篇。同名作〈利比達寓言〉的舞台是二○○六年的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這個當年由南斯拉夫戰獨立出的共和國,在南方莫斯塔爾市的陳舊大樓中躺著四具男屍,三具頭部被砍斷,其中一具還有著怪異的光景──身體的喉嚨至腹部被切開,臟全被取出,而被塞以形狀相似的物品取代:如肺葉用便當蓋和蟲籠,肝臟用大型手電筒,腎臟用滑鼠,膀胱用大燈泡來代替。凶手立刻鎖定為一名克羅埃西亞人,但他的血型與現場的情況不符。且為何他要對屍體如此處理?

……追蹤言語的足跡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鄉愁迷宮,決選入圍感言

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獎的決選結果已經公佈,請參照這裡。另外,22號密室的推理快報也秀出了三本入圍作的封面和文案(為什麼《快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文案可以那麼吸引人呢?嗚,好不甘心~),各位在期待之餘,可以稍微「聞香」一下。

雖然之前已隱約察覺,但真正看到消息發佈,仍是相當雀躍的。但另一方面,我卻完全沒有如釋重負的感覺,相反的,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漸漸地壓在自己的肩頭上。

對不是「期待自己是否會得獎」的緊張情緒,事實上,我想每個入圍者在頒獎前,應該都作好相當的心理建設才對(雖然到當天還是會緊張),對我而言,「入圍就是肯定」這句話用處很大,因此不是這點。

至於這股壓力是什麼,我想可以分兩個方向來明。

……追蹤言語的足跡
E化的動作[Emotion]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6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