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7.〈十八〉

1990年,我高三下學期剛開學的第一天,和我同宿舍的小朱在打完球後,發現桌上皮夾的五千元不見了。他的室友小王來提議大家來詢問錢仙,但請出的錢仙似乎不願意正面回答犯人是誰,問題一直沒有結果。我和同寢的小魚、小閔三人於是在睡前又偷偷地請了一次錢仙,沒想到,這是我開始被姓唐的女錢仙纏上的開始……上了大學後,我透過在麵包店打工的學長介紹,找到了一份家教工作,對方學生的名字叫Irene,也姓唐……從此我一生中遇到了許多姓唐的人,他們都像高中那年替我收驚的張師父所的,對我的人生生重大影響。


一開始以為是帶有超自然色彩的靈異故事,劇情卻在中後半段氛圍驟變,開始述主角在事件過後的人生,由於序章是以回想的口吻起頭,結尾也免不了來一段主角的回憶與感慨。整體而言,本作具有不錯的成長小結構,不過敘事重點幾乎擺在高中時因為玩錢仙而被附身的部分,之後的大學、就業的片段似乎是為了過往的那一段作後續延伸,因此似乎也可定位為青春小

若要用推理的觀點來看待這部作品,可能會因此糟蹋作者的本意,因為本作的謎團性真的不強。開頭的五千元失竊案算是僅有的解謎元素,不過旋即被作者以頗為「靈異」的方式解決,文末略帶驚奇感的開放式結局,算是有些驚悚懸疑的味道。全篇淡薄的推理味就僅集中在此首、尾二處,中間的部分自始至終以「錢仙作祟」與「唐姓人物對主角的影響」為劇情主軸,超自然力量使得故事欠缺現實的合理性,徹底掩蓋了本應呈現的推理小本質。

或許作者是想寫一篇完整的成長小,或是青春小,強調解謎或是懸疑色彩的推理小並非其寫作心態。這類的作品日本也不是沒有(例如米澤穗信的《再見,妖精》),然而可想而知的是,作品缺乏主體的「謎」參加徵文獎必定會羽,能憑著流暢的敘事與不錯的懷舊感通過初選,或許是一個「小」與「推理」並重的徵文獎所能給的最公正評價吧。

不過作者的故事技巧和流暢的行文功力,令我忍不住會想,如果他在寫作中能運用不錯的推理小佈局與架構,那應該會是得期待的作品,佈局與架構是可以慢慢學習的,我相信日後作者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8.〈遺產遊戲〉 | 家裡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6.〈王塚之謎〉>>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