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8.〈遺產遊戲〉

鴻遠企業的大老闆林鴻光,死後留下一封遺贈與的遺書,希望能舉辦一場競賽,並公佈第一階段的競賽題目,答對問題的前六人就可以受邀至東石外海的雨鑫島上舉行的第二階段遺遊戲,再從中選出繼承八百萬遺的人。主角奇洛克是個高二生,其他受邀來到島上的五人也各具特色。沒想到在公佈第二階段的提示後,奇洛克遭人下安眠藥迷昏,成員之一的陳子萱接到恐嚇電話,另一位成員黃文雅也不見蹤影……

典型的「孤島謀殺」題材作品,多位角色齊聚在一封閉空間中,案件接二連三地發生,除了阻隔外來的援助外,也可提升心理上的緊張感,作者在這方面的題材上算是有充分的發揮。不過在得知案件的真相後會生一個疑問──林鴻光老闆為何非得要邀請大家到島上不可?因為就遺的解碼來看,跟島嶼似乎沒有任何關係,在台灣本島活動一樣可以舉行,雖島嶼上的某物件有達成解碼的誤導作用,但在我看來,「孤島」的設定在劇情上仍有點不太通。


本作有個很好的開場,細膩地寫出奇洛克這位高中偵探的心理,描寫景物的功力也有一定水準,到第一章結尾的敘事也頗為順暢。不過接下來的感覺就有點變調了,敘事開始變得有些零亂,甚至有些地方出現了序與謬誤的部分,如以下這段:

 

(奇洛克)看了一下如果要找黃文雅的電話是撥出301到小木屋C即可,轉了幾下撥號盤,看它自然的轉回去。抱著無聊的心情先撥了黃文雅的電話。

也奇怪,竟然有人接!她不是失蹤了嗎?

「奇洛克啊,你找我什麼事情,我黃文雅啦!」電話另一側的聲音略嫌低沉。奇洛克本想黃文雅可能失蹤被蛇吃了,沒想到竟然是本人接電話。他精神抖擻的決定問他到底跑哪去了,怎麼沒吃晚餐。「其實我打電話希望你幫我一個小忙,我覺得人生很無聊,我現在在碼頭旁邊,所以想自殺,請幫我轉告我的家人」於是不等他作出任何回應就掛了電話。「喂!」「謂……」

這整件事情實在是太誇張了!沒想到第一次和黃文雅講電話就是這麼誇張的事情,奇洛克沒辦法只好拿起了隨身的包包,可能是對自己的門鎖懷疑吧,鎖上了門,直奔向碼頭而去。

 

看到這一段時,我原本還以為有使用什麼電話方面的詭計,要不然為什麼撥到小木屋C的電話,接到的人卻她在碼頭呢?(依據作者所附的地圖,這兩地相隔很遠)且依據本段文字,這通電話的發話者應該是奇洛克,可是到了作品後段時卻又變成了「奇洛克接到黃文雅的電話,她人在碼頭」。這種前後矛盾的敘述是本作最大的敗筆,推測應該是作者的疏忽,也因為如此導致本作缺乏基礎的敘事邏輯,無法入圍初選,是相當可惜的地方。

關於推理方面,作者用了一大堆敘述來誤導讀者去注意「不在場證明」方面,然後把關鍵線索埋在某幾處,也提供了相對應的幾項伏筆,算是有做到佈局的基本功。不過最後關鍵證據的部分,兇手對「饕餮」一詞的讀音卻被保留到偵探解謎時才被揭曉,造成公平性有點不足。此外偵探解開案件的方式稍嫌草率,感覺最後只是把答案啦地一口氣跟朋友講完就下場了,缺乏較有特色的互動與人性。古典推理的書寫中,解謎部也是一項學問,可以好好考慮要怎麼呈現。

最後來談一下本作的分行段落。作者似乎有把一大堆敘述全部擠在同一段的習慣(就連對話也是),就我看來,這並不是個適合讀的寫作方式。大量的文字擠在一起、缺乏留白,不僅讀起來頗為疲憊,資訊的傳遞也有缺乏整理,一次硬塞給讀者的感覺。關於這點作者可以思考看看。

看得出來作者是「金田一少年」世代的年輕創作者,建議可以多讀些古今中外的名作,請多多加油,我期待作者今後的成長。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不安與謎團的百工圖。橫山秀夫《看守者之眼》 | 家裡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7.〈十八〉>>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8-04-13 Sun 13:03 | | #[ 修改它!]
呵呵,日後要定好寫作計畫呢。
島田莊司文學獎我應該會參加吧,最近也要開始構思,
一起加油吧!
我沒有無名,幾乎都是用FC2呢。
2008-04-14 Mon 12:43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