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9.〈走夢人〉

我從妻子慘死的惡夢中醒來,在房間門口到喝完的可樂瓶而滑倒,差點一命歸天,又發現女兒不在自己的房間裡,一定是被綁架了。女兒房間的玻璃窗上和可樂瓶身都留有六芒星的記號,我推測是被星光馬戲團的人給綁走的。我踏在午夜的街道上前去營救愛女,路上遇到了想為姐姐冥婚的熟女和她的母親、賣一百元衛生紙的家暴兒、對熟女傾心的和尚老大、奇怪的警察,還有離馬戲團的獅子與馴獸師等人。夜晚的街道開始發狂,怪異的社會也逐漸甦醒……

本篇的作者應該與〈吹笛人〉是同一位,不僅文章的排版方式相同,就連文風也頗為相似,充滿了荒誕與扭曲的色彩。故事的主線一開始是父親前往馬戲團救出女兒,最後劇情急轉直下,以類似科幻的氛圍來處理主角的生命輪迴,讀來具有另類的意外感。最後一章的結局與開頭部分作呼應,將主角的命運作開放式的結局處理,讀來頗有味道。


作者在主角前往馬戲團的途中安排許多怪誕的小插曲:強迫冥婚的母女手上拿著的遺照,竟是林志玲的照片;賣衛生紙的小學生把主角關在廁所裡強迫口交;本來想勒索的光頭流氓,聽到所愛女人的消息竟馬上改邪歸正;公園裡與獅子對峙的警察,兩隻手臂皆被咬斷丟棄;女兒的同學婷婷提在手上的詭異東西……這些旅途中的花絮,以及馬戲團不斷上演的黑色鬧劇,或被用來表達作者的控訴,或拿來增添故事的奇情。整體而言,本作是帶有江川亂步所謂「奇妙之味」的作品。這些荒謬的劇情不僅增添了氛圍的驚悚,似乎也有作為純文學的象徵用途(儘管我未能看出)。

如同我在〈吹笛人〉的評語所言,作者的敘事雖然偶帶腥羶及粗暴色彩(本作較為收斂),但卻有一種莫名的流暢感。不過也如同〈吹笛人〉的風格一樣,若是只將焦點放在「主角身世的真相」上面,則充滿了太多不必要的枝微末節。比起〈吹笛人〉的劇情,本作為了成就文學性而犧牲佈局、故事性的作風更加明顯,很像是隨興所至,不考慮伏線與整體架構的寫法,然後寫到規定的下限字數(15000字)就收尾的作品。從〈吹笛人〉僅入圍初選來看,本作無法跨過初選的門檻也是可以預期的。

不過雖這麼,我仍私心欣賞作者的文風,只是這樣的風格參加推理徵文獎,還是會得到一些兩極化的看法吧!不知作者是否有打算寫「較為正規」的推理小呢?我殷切期盼著。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0.〈挑戰者的極限〉 | 家裡 | 不安與謎團的百工圖。橫山秀夫《看守者之眼》>>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