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0.〈挑戰者的極限〉

即將準備高中聯考的國中生天浩,透過擔任家教的大哥哥陳至翔介紹,找到一個名為「挑戰者的極限」的遊戲網站,上面報名過後會在現實中陸續收到任務,只要完成了指定的任務就會有虛擬金幣進帳(與台幣的比率是10001),且挑戰者嚴禁將自己參加遊戲這件事告訴他人。任務藉由手機簡訊的方式告訴他,一開始不過是打一隻螂,但接下來的任務卻越來越奇怪,不僅要喝下難喝的湯,還要掀女生的裙子……

我在讀之前,經由某種方式得知本篇的作者是我認識的人,又因為讀過她前一屆的參賽作品,於是在讀後不經意把兩篇拿來比較一下。整體來,作者在這兩屆之間的確有大幅度的進步,不僅是敘事的成熟度,連題材的選用也跳了過去的古典謀殺模式,寫出不錯的新意。這讓我相當期待她接下來的創作,不知會有多大的成長?


先來題材,本篇的靈感我猜測是來自去年上映的電影「13駭人遊戲」,那部電影也是不斷地給予主角任務,並且越來越噁心,彷彿在挑戰他的極限似的。但本作最後呈現的題旨和該片完全不同,是帶有一種人倫的溫馨情懷,雖然就給予主角那些任務的動機來看,我有點不太能理解(畢竟有幾個任務詭異了些,不像是出自於善意的),不過這或許也是作者想成就圓滿氣氛的結局,而做的折衷解釋,大致上還可以接受。

敘事方面也有大幅成長,許多用字遣詞較為成熟,人物的對話與互動也較為自然了,多讀就會有所精進,這方面的進步作者應該會持續保持下去。

然而就劇情架構方面,我覺得可以更完善些。本作前半段利用不斷傳簡訊過來的「挑戰者的極限」挑起讀者的好奇心,有成功做到破題的效果,不過尚未到中段就藉由角色的對話洩漏「遊戲」的意圖給讀者,前面的懸疑感就沒了。到了中後半段劇情急轉直下,引入父親被擄走的案件,不過此時因為出場角色的關係,讀者大概就可以用消去法猜到犯人是誰,結局就少了那麼一點驚奇。

此外,最後陳述犯人身世的部分有點冗長,容易破壞案情的緊張氣氛。我猜測作者的意圖應該是想藉著犯人可悲的過去,營造結尾的圓滿溫馨,不過如果要寫這麼長的話,我建議把這幾段分割,放在前幾段分散敘述(當然,要做好掩護,不要讓讀者知道這是「犯人的心聲」)會比較好。

我不禁會想:把「遊戲」的目的留至最後揭曉,將犯人的境遇與父母「望子成龍」的用心做個對比,是否能營造出更大的感情張力呢?

另外就我觀察,作者還有兩處小細節沒有注意到:

第一,接近中段的部分,有一段姍姍和姑姑的對話,那時提到了「安安」這個人,雖讀者可以藉著對話的容憑空猜測「安安」是何許人也,與他們的關係是如何,但仍缺乏具體的明。既然之後的劇情並沒有再提到這號人物,這樣的橋段就顯得有點突兀了,或許在結尾稍作明會好些。

第二,在第一個任務「打螂」中,「為何對方會知道主角打了螂」這部分在結尾有做出解釋。但作者並沒有明:對方是如何控制螂在一分鐘爬出來的?這地方除非有什麼機關,否則是很難用「巧合」一筆帶過的。

就創意度而言,這是個相當不錯的故事,作者的進步也讓我驚喜。當然作品還是有不少可改進的地方,但背後所呈現的熱忱,已經不是那些缺點可以掩蓋的了。期待作者的後續作品。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兒女所不知道的父母。堤真一、岡本綾、大澤隆夫《穿越時空‧地下鐵》 | 家裡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19.〈走夢人〉>>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