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4.〈病人巷〉

島上的晚宴過後,我陪唱歌的書儀回家,在某個小巷口前分別。沒想到後來收到她的簡訊,趕到她住的公寓時就發現她倒在門前走廊,牙齒掉了,也陷入失語狀態。為什麼有人要打她?我到她的公寓幫忙拿換洗衣物,卻發現了那天回家時從巷口衝出的車子,駕駛原來是那家醫院的醫生,他跟這件事有關聯嗎?外頭選舉的氣氛越來越詭異,競選歌曲也一直播放,醫院的病人們也快變得不正常了……

〈吹笛人〉〈走夢人〉的作者一樣,我推測這篇也是純文學寫手的作品,細膩的寫景、敘事是其特色。作者對聲音的描寫如「耳邊是一段啪啪啪啪的雨聲,有淅瀝瀝的雨滴感那種」或是「熅然溫暖的喉嚨此時卻如裂帛般嘶吼」,以及偶爾出現對氣味、四周景物的描寫,均予人有相當厚重的感覺,尤以寫書儀缺牙的情境最為生動。在刺激讀者感官這方面,本作的水準是來稿中數一數二的。


不過在故事後段主角與書儀在醫院、巷弄中奔波的那部分,個人認為在醫院結構的敘述上有交代不清之處(特別是A棟、B棟的部分),樓層與隔間等敘述的位置有些抽象。當然這部分或許不是很重要,但可以考慮簡化些。

作品到了後頭,分段開始變得集中,大量的文字擠在一起增加了讀的困難度。我不太能理解作者把一大段文字,連同對話全部縮成一段的理由(而且前頭並沒有出現這種問題),或許是要表現氣氛的急迫感?還是有意要讓讀者痛苦地讀?

本作的核心有著科幻的設定,全島病人發狂的模式也有些類似〈吹笛人〉的後期發展,整體而言是解謎性淡薄,全看主角行動的冒險故事。與〈走夢人〉相同,總覺得本作很像是「硬撐到規定的下限字數就收尾」,因為整體架構到後頭有點亂掉了,雖科幻的點不錯,但由於充滿厚重的寫景、敘事,顯得劇情的主線有些單薄,不飽滿。結局的發展頗為抽象,意境雖然優美,卻有些難以理解。

如果要本作是推理小,甚至是大眾小來看都有些勉強。作者可能在作品放入自己想表達的文學,不過過於強調文學性的結果,是會讓一個大眾文學獎的評審難以招架的,勢必會招來兩極化的評價。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5.〈煙、酒和檳榔〉 | 家裡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3.〈豪宅殺人事件〉>>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08-04-14 Mon 22:47 | | #[ 修改它!]
主要是作者放入太多純文學在推理小說裡,
所以我才會覺得兩極化吧!
這篇的感官描寫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
總之,就是讓我讀來有「身歷其境」的感覺。
2008-04-15 Tue 02:25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