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6.〈日記〉

如果要選這屆徵文獎最具爭議性的作品,我一定會選這篇──儘管因為評選方式的緣故,它並沒有被大部分的評委讀。

我這回沒有在文章前頭寫劇情簡介,是有原因的。首先,本作的敘事體就很特殊,如同篇名〈日記〉所示,故事是由一篇篇的日記所構成,每篇日記記錄了當日發生的事與當事人的心情,因此故事容必須由讀者自行推敲。其次,由於日記的容敘事過於鬆散,作者沒有明講之處更是所在多有,因此劇情的解釋可以有不只一種版本,如此的作品要怎麼寫劇情簡介呢?


當然,本作還是有一條主要的敘事線「日記」,這部日記的記載從200769日至630日,每天都有一篇,開頭會標明當日的日期、天氣和心情,主線日記的「我」給讀者的感覺像是一個憂鬱的20少年,他與母親的關係處得不好,而在某日邂逅了一位自己生命中的天使「友芮」之後,首度到戀愛的滋味。此外,在每天的主線日記後面,偶爾會參雜幾篇旁支角色的「日記」,這些旁支日記除了日期以外,並不會標明天氣、心情等其他資訊(藉以和主線日記作區隔),這些日記的「我」則是少年生活中的其他角色,有時候是友芮,有時候是少年的母親。

讀者在讀時,就得從這些零碎的日記容中,組合出故事的大致走向。當然,日記的容通常是很曖昧不明的,有很多沒有寫出來的東西,只有寫日記的人自己心裡清楚。老練的推理迷看到這種敘事體,通常都會懷疑是否會有「敘述性詭計」,那這篇到底有沒有呢?老實,我看完了還是不知道──這就是本作最為神奇的地方。

讀的過程中,可以發現作者有意隱瞞一些事情不,例如2007615日星期五的旁支日記:

 

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不但開始頂嘴,居然還想動手毆打自己媽媽,也不想想是誰辛苦拉拔他長大的,竟不懂得感恩圖報,唉!我命真苦。上禮拜六……去去去……不提也罷,提了讓人心酸。

 

這應該是母親的日記。「上禮拜六」當然就是故事一開始的69日,但是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呢?回頭翻看那天的日記,發現並沒有寫出來──像這樣的情況就成了本作的謎團──讀者不只要拼湊故事,還得自行想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一般來,應該可以期盼作者在結尾還給讀者一個完整的故事脈絡……

才怪。

作者辜負了讀者的期待,在結局什麼都沒有明,僅以一個讓讀者感到疑惑的方式作結──也就是開放式結局。只有在主角最後的行動之間,若有似無地點出幾個「好像可以看出什麼的關係」,但是一切依然處於混沌狀態,我只好再從頭翻一次,發現竟能列舉幾個可能成立的解釋。

「開放式的結局」與「多重解釋」是否正是作者的寫作意圖?如果是的話,那作者的寫法真的讓我大開眼界,然而卻因為作者的行文,讓我不得不對此有所懷疑。

首先,作者的描寫用詞讀來感到有些生澀、怪異(當然可能是為了反應作中人物的心理年齡),且參雜不少「意識流」的寫法,除了有些地方敘事脈絡不清外,還經常出現「X在XX之XX心情」或是「也X妳X諒我」這種好像是要請讀者玩填字遊戲的敘述,也出現了大量狀聲詞描寫,也有為了強調語氣,刻意放大字體的語句。這些迥異於一般小,且會讓讀者感到困擾的敘事手法,真的是作者有意為之?抑或只是隨興亂寫?再加上前面的「開放式結局」與「多重解釋」,讓我也不禁疑惑這到底是作者不好好設計故事架構、敘事零亂的結果,還是刻意的表現?

簡單來,我無法評判這部作品的優劣,但本作帶給我的衝擊真的不小,讀完後很想知道作者的寫作背景,如果真如我期待是個鬼才,那我還得向他多請教請教呢。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7.〈傑克魔豆殺人事件〉 | 家裡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25.〈煙、酒和檳榔〉>>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就是直接把角色腦袋所想的直接寫上去,
不經修飾的那種感覺。
感覺日記就很容易出現這種文體。v-292
2008-04-17 Thu 02:55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這讓我有想要一讀的慾望
畢竟意識流沒有那麼好寫= =+
2008-04-16 Wed 22:20 | URL | HK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