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32.〈蒙達〉

我,蒙達,一個在大明報社擔任專欄撰文者的女人。唉,最近和我結婚沒幾年的林頓似乎有了外遇,而我專欄作品又寫不出來,快要挨伍總編責罵了,沒想到助理維娜此時竟然代替我寫文稿,解救了我這段時間的低潮。某日刑警隊的隊長喬莫來找我,是一個女人被殺害,現場有留下我老公的結婚戒指。莫非林頓真的殺了人?還有,最近有個怪裡怪氣的男人杜威,不時拿封信跑來託維娜轉交給我,他到底有什麼企圖啊?

本篇雖然有著命案與Whodunit(是誰做的)的謎團,但究其結構,應該是屬於以女性為塑寫對向的懸疑作品。全篇從女主角蒙達的日常生活出發,帶出與丈夫的感情生變,工作上的瓶頸等遭遇,與好友、助理、警官等人的相處,並輔以謎樣人物杜威的支線,最後將所有情節發展作串連性的收尾。我在讀時不禁想到如「玫瑰瞳鈴眼」、「藍色蜘蛛網」等以女性為訴求的午夜懸疑劇場,而本作也的確有那種味道。


不過與一般的女性懸疑小不同,作者雖然採用第一人稱敘述,卻很少述及主角的心,反而是採用較為表面的人物行動,甚至是大量對話(不誇張,本作的對話幾乎佔了容的八成左右)來鋪陳劇情,如此只注重「情境」的乾淨筆法更讓本作具有劇場般的影像感。

然而也因為這點,讓我更加質疑作者採用第一人稱視點寫作的必要性,因為若鮮少描寫角色的心,採用全知視點似乎會更加合適。且文中的確經常出現擬似全知視點的描述,甚至有視點犯規的狀況出現,一些主角理應無法得知的橋段被具體地描述出來,例如:

 

喬莫:「我送你去醫院。」

胃部劇烈的疼痛使我不出話來,喬莫抱起我向外奔去。維娜遲疑了一下,沒有跟出去,她回到自己寫字台前,繼續開始打字。

這時,從左邊慢慢地走來帶著黑框老式眼鏡,穿著藍色休閑外套的杜威,裡面的襯衫領鈕扣依然緊緊地扣著。他朝著我的辦公室走去,右手插在口袋裡,好像握著什麼。

「喂,你幹什麼?」維娜瞪著眼睛望著他。

 

像這樣的敘述就是很明顯的犯規,因為主角出了自己看不到的事情。我想本作不如就直接改為全知視點,如此看來也比較自然。

除了上述的乾淨筆法所形成的流暢敘事節奏外,角色的平均度是本作最大的優點。雖並沒有塑造特別突出的人物(大多是典型角色),但每個角色都具有其功能性,鮮少為了鋪張劇情而加入毫不必要的雜魚,就連看似燻紅魚(誤導人物)的杜威,到最後也利用真相將其重要性突顯出來,是頗為成功之處。

劇情的懸疑度張力是本作較為不足之處,一開始的命案很明顯只是小插曲,到了故事的中後半段才出現重要的林頓命案,這使得前面的鋪陳就顯得過久了。如此的失衡是作者該注意的地方,本作是女性懸疑作品,若是書寫正統的解謎推理,一開始的爆點更需儘快被呈現出來,以增加開場的懸疑性。

整體而言,本作雖然流暢且餘味還不錯,但過程略顯平淡,中間的氣氛掌握度可以再加強些。「女性懸疑」是台灣推理市場鮮少被譯介的部分,期望作者能繼續努力。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33.〈房家莊〉 | 家裡 |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31.〈遺言〉>>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