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日常推理之少年偵探團。米澤穗信《冰菓》

IceCream.jpg 

米澤穗信的出道作《冰菓》,一開始是由角川Sneaker文庫出版,後來才改成一般文庫本的。乍看之下,容的確充滿輕小的諸多特質:青少年族群、具鮮明個性的人物,與口語化的對白。然而讀換新裝的版本,仍不免會想用一般小的角度來視之(爆)。

本書也是得到「第五屆角川學園小大賞」少年推理&恐怖部門的獎勵賞作品,因此故事自然是設定在校園,其主要人物也都是高中一年生。

主角折木奉太郎是奉行「節省能源」主義的高一生,他的信條「做或不做都無所謂的事,那就不做;非做不可的話,簡單做做就好」以及從一開始他與朋友的對話「如果高校生活是玫瑰色,那奉太郎就是灰色」,可以略為窺見他不上不下、中庸平凡的生活態度。某日他接到遠在印度半島的姊姊來信,命令他加入瀕臨廢社的古文社。

於是他來到社辦,邂逅了第二位系列角色千反田える,此時發生了第一個日常之謎:主角剛進去時門鎖著,可是千反田堅稱她沒鎖,而當時教室只有她一個人。本來想節省能源,不想理這件事的主角卻又被千反田的一句「我很在意」以及中途闖入的里志給慫恿,最終推理出真相。

千反田這個千金大小姐角色,其實就相當於《再見,妖精》的南斯拉夫少女瑪亞,是好奇心的化身。故事中舉凡雞毛蒜皮的小謎團,都會用一句「我很在意」半強迫地要折木去推理(也因此她變成了繼姊姊之後,折木第二個害怕的人),這與折木的性格恰生互補,也讓她成為在日常之謎作品中,將謎團提升為「事件」的主要人物。

此後,福部里志與伊原摩耶花也加入古文社。前者是主角的手藝社朋友,最自豪的就是那沒什麼用的雜學資料庫,但也有個口頭禪「只有資料庫是做不出什麼結論的」。後者也同時參加漫畫研究會,是主角的青梅竹馬,講話卻常常對主角很不客氣,童顏嬌小的她性格卻很剛烈,不容妥協。

推理的部分自不待言。與《再見,妖精》的日常之謎處理方式相同,都是使用「謎團滿溢」的日常形態:亦即不以單一謎團撐起一部長篇,而是將數個日常謎團分散在故事各處,且不是所有謎團到故事最後才解開,而是謎題揭露後不久,在下個謎題出現前就推理出來了,因此雖然是長篇,讀者卻會有讀短篇連作的感覺。當然,整體而言還是有一個放在最後壓軸的,較大的謎團存在。

以上四人的鮮明性格,也自然構成典型的偵探團(?)成員模式,且四人的思考方式都不盡相同,在最後的謎團之中,他們輪流發表自己搜的結果與推論,最後再由折木總結推理出真相。四人的分配得宜,該對的、該錯的,戲份配合得剛剛好,是一部相當典型的少年偵探「團」推理。

事實上,除了輕小與推理外,本作更是頗為優秀的青春小

冰菓,在日文中是指冰類的點心,如冰淇淋、聖代等,但在故事中是指古文社為校慶所編輯的文集名稱。主角在因緣際會之下,得知在三十三年前為文集取名的學長關谷純,正是千反田的舅舅,他目前仍行蹤不明。而千反田心裡一直有個疑問:她小時候曾拿著「冰菓」文集向舅舅詢問過一個問題,結果當時「有問必答」的舅舅卻對這問題顯得扭扭捏捏,百般考慮之下回答後,沒想到當時的千反田卻哭了。

千反田忘了事情的詳細經過,她想找出自己當時究竟問了什麼?為何而哭?且「冰菓」的命名與背後究竟藏了什麼秘密?三十三年前又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所得到的真相,是令人不勝唏噓的,在「現在進行式」與「過去式」的青春描寫之下,交融出難以言的苦澀。最後「冰菓」名字的意涵雖然有冷笑話的味道,但考量取名者的心情,實在不能是搞笑,反而會報以深深的嘆息。

在輕小出身的作家中,縱使情感強度沒勝過乙一,文筆又不及櫻庭一樹,但在「推理」與「青春」的呈現上,米澤穗信卻是最讓我激賞的。期待看到古文社系列的中文化出版。



相關連結:
   氷菓 / 米澤 穂信 by taipeimonochrome
米澤穗信[H.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1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 開始收件囉! | 家裡 | 搬家囉!>>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2013-09-20 Fri 16:34 | |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