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導讀] 米澤穗信筆下的青春私探。米澤穗信《尋狗事務所》

WhereIsTheDog.jpg 

今年(二○○八)年初在皇冠的出版預告上看見「米澤穗信」這四個字時,我的心是相當雀躍的。一方面米澤對台灣讀者而言是屬於毫無概念的作家,到目前為止連一篇短篇都無緣相見,另一方面素耳聞米澤在日本廣受年輕讀者的支持,許多個人部落格也力捧他的作品,現在他的作品即將引介來台,我自然抱持相當大的期待。

尤其是「廣受年輕讀者支持」這點,更成為我想搶先一步讀的動力。於是我接下了皇冠的導讀撰寫邀約,並看了米澤作品的幾部日文書和翻譯稿,希望能對這位作家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究竟他的魅力何在,能吸引年輕人的目光?作品風格又有什麼特殊之處呢?

若要用一個詞彙來概括,那非「青春」莫屬。

     脈絡

米澤的讀者群很年輕,事實上就連他本人也不算老。一九七八年出生的他,今年才即將步入而立之年,因此對於年輕人的想法和思考模式還不至於生太大的節。而且他很早就開始磨練自己的文筆,就讀金澤大學文學院期間,他在自己的網站上陸續發表一些習作性質的作品,奠定了日後的寫作基礎。

二○○一年大學畢業後,米澤立刻投稿參加該年角川書店主辦的「第五屆角川學園小大賞」,並獲得少年推理&恐怖部門的獎勵賞,投稿作品《冰菓》就成為他的出道作,接著第二部作品《愚者的落幕》也於翌年出版。由於這兩部作品都是在角川專門出版輕小的「角川Sneaker文庫」推出,也自然被讀者們視為輕小

輕小經常使用大量口語,搭配插圖與鮮明、宛如動漫畫風格的人物形象,因此在青少年之間廣受歡迎。

《冰菓》與《愚者的落幕》也具有如同輕小一般的角色塑造。這兩部作品均屬於米澤知名的「古書社」系列,由主角折木奉太郎擔任偵探角色,其中的人物塑造非常突出,像是「不去幹做或不做都無所謂的事,非幹不可的話,簡單做做就好。」如此奉行「節省能源主義」的折木,以「我啊,很在意」這句話顯露對於謎團好奇心的大小姐千反田,娃娃臉卻性格剛烈的青梅竹馬摩耶花,以及福爾摩斯迷里志。這四個古書社的成員如同偵探團一般,解開發生在神山高中的日常生活謎團。

此種以輕小的方式撰寫推理,自然可以吸引年輕讀者的注意,然而此時米澤尚未在推理小界打出知名度。一直要到二○○四年的第三部作品《再見,妖精》打入了推理排行榜(「這本推理很厲害!」第廿名),他才真正受到讀者們的青睞。

《再見,妖精》敘述一九九一年,高三生守屋路行結識從南斯拉夫來的少女瑪亞,瑪亞與守屋的同學一行人相處了數個月後歸國,這期間陸續發現幾個日常生活的謎團,也都被守屋與成員之一的萬智給解決。瑪亞回國後隔年,守屋與成員之一的白河藉由日記的回憶,解開了最大的一個謎團。全篇洋溢著青春的苦澀氛圍,主角一行人對少女瑪亞的懷念與祈福,也將本作染上難以忘卻的感傷色彩。這部作品以南斯拉夫戰為題材(雖然舞台還是在日本),擺了過去輕小的框架,也成為他的代表作。

之後米澤又發表《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二○○四)開了新的「小市民」系列,以及古書社系列的第三部《萊卡的順序─「十文字」事件》(二○○五),風格均為無血腥的青春推理。

二○○五年七月,米澤發表了他的第六部作品,也就是你正在翻的這本《尋狗事務所》。

     青春的日常

綜觀前面五作,不難看出米澤作品的大致走向。一言以蔽之,就是「青春推理」加上「日常之謎」。

一般而言,所謂的青春小,人物幾乎都是青少年,並藉由角色特殊的際遇描繪出青春時代的「苦」與「樂」,交錯地呈現青春的殘酷面與光明面,使讀者將自身的過去投射並生共鳴,同時也使用較為寫實的筆觸,將人物套用上每種學生的典型,忠實地呈現年輕族群的生活形態與想法。

米澤的作品《再見,妖精》與「古書社」、「小市民」系列都具有青春小的特質,主要角色也清一色地全是高中生。

若將青春校園風格結合推理元素,想必有許多讀者會聯想到小峰元的《阿基米德借刀殺人》,該作以高中校園為背景,刻劃出高中生的生活與難以想像的心世界,是相當優秀的作品。也有些讀者會想到東野圭吾的《放學後》,作中透過一個老師的觀點,可以觀察到學生們看似荒謬、實則有所原則的行為動機。

這兩部作品都發生了殺人案,也因為如此,隱藏於背後的黑暗才得以浮顯。

不過人一生中,畢竟不太可能遇到那麼多次殺人案啊。

所以米澤穗信採用了「日常之謎」的方式,他的故事謎團經常是日常生活中微不足道,僅是「有點可疑」的小事,而不會牽扯到任何犯罪案件。如《冰菓》中出現圍繞著同人文集「冰菓」的秘密,《再見,妖精》裡出現一位雨天有帶傘卻不撐的男子,以及《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中出現如何只用三個杯子沖泡三杯「美味可可」的問題。這些謎團都和犯罪無關,卻也足提供解謎的樂趣。

「日常之謎」的寫作風格起源得很早,但要到該名詞真正成形,可以追溯到一九八九年,日本的東京創元社推出北村薰的出道作《空中飛馬》開始。此後,東京創元社便經常推出日常之謎的作品,十八年來已陸續培養出北村薰、若竹七海、加納朋子、澤木喬、青井夏海、光原百合、坂木司等一票專精此道的作家,儼然成為日常之謎的「老字號」。《再見,妖精》就是米澤在推理作家笠井潔的推薦之下,於東京創元社出版的。

     新領域

該談一談本書《尋狗事務所》了。這部作品在二○○五年得到了「這本推理很厲害!」第八名的佳績,有許多讀者認為它是米澤加強懸疑色彩,開創新領域的力作。事實上,這部作品也的確跟以往的米澤風格不太相同。

故事敘述主角紺屋長一郎原本在東京擔任銀行員,但因為罹患嚴重的皮膚病,只好辭職回故八保市休養,痊癒後為了讓自己有事做,於是在八保市開設一家事務所「紺屋S&R」,只專門接受尋找走失小狗的委託。沒想到開業後,上門來的頭兩個案件居然是尋找失蹤的女性佐久良桐子,以及解讀古文書的工作。另一方面,紺屋的學弟半田平吉(外號半平)抱著成為偵探的雄心壯志,央求紺屋收他為部屬,主角無奈之下,只好把古文書的工作交派給他,自己去調失蹤的桐子下落。

如何,有沒有看出什麼不同之處?

首先,主角終於不是學生了,而是一位曾經當過上班族的事務所老闆,所遇上的事件也並非日常之謎,而是顧客正式委託的人口失蹤案。

然而,儘管在人物設定與謎團上有如此大的迥異,本作還是保留了過去的青春元素,並在私家偵探案的劇情中,融入幽默逗趣的風格。

「私探」這個小類別經常會與「冷硬」(hard-boiled)連在一起。由於會委託偵探案的人,多半都是另有隱情,無法報警,且背後往往會扯出巨大的犯罪陰謀,並在主角東奔西走之下逐漸明朗化,這與美國獨有的社會底層文化相搭配,就成了美式冷硬私探小的書寫主流。

但本作卻不是這樣。

主角紺屋曾因罹患皮膚病,因此失去了人人稱羨的銀行員工作,大受打擊之後臉色逐漸蒼老(廿五看起來像四十),做事也經常提不起勁,在案的過程中,開始對失蹤者生同理心,並逐漸拾回已流失掉的自我。部下半平懷抱著對偵探的憧憬,夢想進入「風衣、苦味馬丁尼、左輪手槍」的世界,卻也不得不面對偵探案的殘酷現況,現實與夢想的交戰形成一種詼諧的心衝突。以上這些情節雖然利用私家偵探的舞台來呈現,卻也是不折不扣的青春小題材,就這點而言,本作仍維持了米澤作品過去的基調。

因此《尋狗事務所》雖然是私探小,卻對不是所謂的「冷硬」私探,而是帶有年輕氣息的感傷與無奈,偶爾穿插幽默風趣的「青春」私探。雖然同樣是書寫青春,米澤這回帶我們走出校園,採用了全新的私探小形式來包裝。

附帶一提,本作還融入了相當新潮的寫作題材,在此先賣個關子,年輕的讀者在看到第二章最末節的時候,一定會發出會心的一笑。

那麼,就請各位開始品味這部全新領域的青春私探推理。

(本文為皇冠文化《尋狗事務所》導讀文)

米澤穗信[H.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導讀] 日常謎團圍繞下的動盪青春。米澤穗信《再見,妖精》 | 家裡 | 高低起伏的人間悲劇。法月綸太郎《一的悲劇》>>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