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異邦人啊,幫我把神的聲音堵住吧!伊坂幸太郎《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AhiruAndKamo.jpg 

為什麼是《廣辭苑》?為什麼是巴布‧狄倫?

就像《蚱》裡鯨所讀的《罪與罰》一樣,伊坂作品裡經常出現現實事物的指涉,起初讓人莫名所以,但隨著劇情的演進,讀者多少可以理解這些東西的象徵意義(儘管受限於讀者對該事物的認知)。

本作中的《廣辭苑》是具有雙重功能的代表物。除了引出「為什麼只為了一本《廣辭苑》就去搶書店呢?」這種推理小式的動機謎團外,還具有某種象徵意義──那是遭逢日本人冷漠對待的不丹留學生多吉,希望藉由這本「日本詞彙最多的書」來抓住與自身命運相關的連繫,換言之,就是「異邦人的橋樑」。

アヒル與かも,這兩個在書名被譯為「家鴨」與「野鴨」的動物之關聯,恰好與上述的象徵不謀而合,這也印證了伊坂雖然經常把看似不搭嘎的東西拼湊在一起,但最後一定會賦予一段頗堪玩味的意義。《廣辭苑》和「家鴨與野鴨」如此,巴布‧狄倫和「投幣式置物櫃」亦然,至於後兩者的關聯,就必須讀到最後才能知曉了。

 

兩年前,剛搬到這個鎮上的我,首先遇到貓,接著遇到了河崎。──「現在1 開頭」

那個時候,正在四處尋找失犬的我,首先遇到一隻被輾死的貓,接著遇到了一群殺害寵物的年輕人。──「二年前1 開頭」

我學到了一個教訓:沒有敢搶書店的覺悟,就不該去向鄰居打招呼。──「現在1 結尾」

我學到了一個教訓:入侵禁止進入的場所時,必須做好心理準備會面臨相當程度的風險。──「二年前1 結尾」

 

不知有多少讀者注意到呢?每一組的「現在」與「二年前」,其開頭與結尾都是使用相似的句型(當然經過翻譯可能看不太出來),這也讓我想起以前讀伊坂作品的想法:融入許多小技的作家。「小技」並沒有不敬的意思(前面並沒有「雕蟲」二字),而是指一種在劇情本身之外的,卻又有別於讓讀者感到崩壞而驚嘆連連的,令人會心一笑的小樂趣。

不過本作使用雙線敘事的理由,當然不止如此。讀過《Lush Life》的人就知道,伊坂擅長在不同時空的敘事線中,適時地引入與這些時空都有關聯的人事物(如本作寵物店長麗子的出現),也會在某條敘事線中,預告另一條敘事線的發展(如本作琴美在「過去13」中看到的未來景象)。至於伊坂這次難得使用的,利用誤導的方式,最後使讀者恍然大悟的「大技」,也是在此雙線敘事的架構下達成的。

伊坂擅長處理多時空的相互指涉,每出現一次牽連其他時空的絲線,讀者的腦海就會忍不住回憶一次,前述的「大技」甚至有再次讀整個故事的價,第一次,是用旁觀者椎名的角度:從無知到全知,第二次則是用麗子的角度:對主角三人的遭遇已瞭然於胸,而去反覆回憶、吟詠。此外伊坂的金字招牌──作品間的指涉也有出現:《天才搶匪盜轉地球》中的響野之妻祥子,到了本作成為椎名的阿姨,經常出現在他的回憶裡。

小技與大技的融合,最後帶給讀者的,是無窮的讀樂趣,以及結局那令人低迴不止、酸在心頭的憂傷。



相關連結:
   「推理」讀 伊坂幸太郎《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勇敢地迎擊人生 by 逸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 伊坂幸太郎 by monococcus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by mairabbit
   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 伊坂幸太郎 by bluehand
   小說: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 by uriko
伊坂幸太郎[K.I.]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回歸古風的續作。道尾秀介《骸之爪》 | 家裡 | 社會的黑臉。吉田修一《惡人》>>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