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壞人,你的名字是弱者。約翰‧康納利《魔鬼的名字》

BadMen.jpgbadmen-200x250.jpg

闔上書本後,腦中一直無法釋懷的部份,竟然是出現在試讀本第三頁,那有著嚴重失衡的「登場人物表」。

我一直以為,之所以列出登場人物,是為了讓讀者對角色有初步的認識,並方便在讀中隨時回味。是故大多讀者會發現,「人物表」如果不是所有角色全員排排站,就是將擁有一定戲份的演員挑出來。

然而本書的人物表,著實讓我納悶許久。

除去那些主角們,「荷蘭島」的居民,大部分像過場人物,什麼山姆‧塔克是超市老闆,戴爾‧季勒是餐館老闆,讀者即使看完整本書還是不會記得──就像臨時演員一樣──卻會對「荷蘭島外」的惡徒們記憶猶新,彷彿戴斯特的黑皮膚、謝帕德的冷靜、布勞恩的紅髮,以及烏爾德的無機質俊美,都像是親身經歷過的部份。壞人比好人要搶眼,而這些演員──主役與臨演──人物列表裡都有,卻又漏列一些重要場景的配角(如瑪莉安的姐姐、惡德警官巴崙)。我不禁懷疑作者是收了書中角色什麼好處,才做這麼不公平的安排。

當我看見原書名時,瞬間明白了──哦,就是「壞人」嘛。

人物列表裡,清楚區分角色的善惡(並忽略那些過客,或是灰色地帶的人),島外是邪惡的侵略者(除了女警梅西),島是善良的禦敵者。對於「好人」的一群,作者僅將聚光燈打在零星幾個人身上,對於「壞人」卻分配得很公平,讓每個惡徒都得以散發光芒。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約翰‧康納利正是藉由此種「隱善揚惡」的描寫,塑造出最古典、細膩的驚悚原味──邪惡勢力的迫近,善良的羔羊們飽受摧殘,只有少數羊撐起犄角抵禦。唯有花費篇幅,渲染惡徒們形成的黑色烏雲,才能擴大讀者心的不安,而那塊即將被吞噬的白,作者只需點上幾個亮點,塑造一、兩個悲劇英雄即可。

於是,邪惡成了描繪的重點。

然而作者仍不滿足,除了逼近的惡徒外,又在島生成一股傳承歷史,不分善惡一律襲擊的「超自然意念」,企圖延伸讀者的恐懼。三股勢力衝撞之下,那些活躍的角色非死即傷,只有無形的意念得以靠輪迴永存。

如此的發展讓我感到扼腕。為什麼莫洛克手下的「七惡徒」不能像「七武士」那樣,縱使沒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死法,也得以在結尾呼應他們的魅力,卻必須像里見八犬中的七犬,只為了因應劇情需要,接連被召喚去領便當呢?

是的,讀到最後,我對善與惡的喜好完全顛倒過來。我只關心那些壞蛋的發展,也因此為他們的下場叫屈,惡徒們儘管比好人搶眼,最終仍會一個個被作者下、回歸塵土,而那少數死亡的善類,反倒成了悲壯的焦點。

或許這就是壞蛋的宿命吧,心狠手辣地生活,就註定葬於孤獨的黑暗,與正義對峙,結局都不會有好下場。

只是死於「超自然意念」這點,比起死於正義之手,更令我不勝唏噓罷了。



相關連結:
   當我們談論「邪惡」,我們說的是……-讀約翰‧康納利《魔鬼的名字》 by sodom
   《試讀》魔鬼的名字 Bad Men by Ruth
   試讀約翰康納利《魔鬼的名字》 by 卡蘿
   2009-12《魔鬼的名字》-惡人和避難島 by jjzero
   魔鬼的名字是西洋的輪迴地獄 by 張東君
   [Book Review]魔鬼的名字。麥田 by 自由
   John Connolly《魔鬼的名字》,所謂淨化。 by 上川森
   該來的,終將來到。《魔鬼的名字》 by 栞
   ★來體驗恐懼吧──《魔鬼的名字》試讀心得 by 苡蔚
   因為優秀而突顯缺憾──讀約翰‧康納利的《魔鬼的名字》 by 城堡岩鎮長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預測,熱烈開催中! | 家裡 | 抽絲剝繭的蛛網。京極夏彥《絡新婦之理》>>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若沒有好好的處哩,那麼島上某種東西就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就像毒瘤,島嶼自己會除 …
2009-03-13 Fri 22:57 黑海中的璀璨(樂多站)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