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有你怎能沒有我。法月綸太郎《二的悲劇》

TragedyOfTwo.jpg 

你對《二的悲劇》一直慕名已久,收到書後好不容易騰出時間讀,打開書本,打算親身體驗那所謂「第二人稱」的作品是何方神聖。但是,才翻了幾頁,你就大喊:「不!」猛抓著頭髮,對眼前的行文感到難以置信。

因為在你的心目中,「第二人稱」應該是像自己的作品〈犯罪紅線〉開頭那樣的形式(老王賣瓜真是不好意思):

你好,是昨天打電話來的作家嗎?請進,房間有些簡陋,希望你別嫌棄才好。

老公,客人來了,不要一天到晚看電視了,趕快泡杯茶吧。

不好意思,我先生平常工作到很晚,回家時瞌睡蟲都在發作了,因此假日經常坐在電視機前當沙發馬鈴薯,如果有怠慢還請見諒。啊,包包放門口就可以……

 

你一直以為,至少這個「第二人稱」話和聽話的兩方,本身都得是作中的角色才行,而不是像《二的悲劇》開頭所看到的這樣,是一位獨立於劇中世界的「故事之神」在對讀者話,試圖把讀者拖進來成為角色一部份。若只是如此,把敘述中的「你」全部改成「我」好像也沒什麼差別吧?你感到萬分納悶,甚至質疑如此「懶」的寫法是否能成為本作賣點。

於是你雖然繼續讀下去,卻抱著一種類似輕視的態度,試圖觀察作者還能變出什麼新把戲。

雖然繁瑣的景物、心理描寫,讓你讀的過程中大喊吃不消,不過場景跳至第三人稱後,偵探綸太郎與女性友人容子、父親法月警視的對話很快就交代命案的背景與發展,一冷一熱的兩種寫法交互運用,讓你逐漸穩住讀的步調,看久也就習慣了。以一部解謎為主軸的作品,這樣的寫法倒還不算難以下嚥。

到了中盤,你讀到全書最關鍵的片段──奈津美的日記部份,口喊道:「搞什麼,這樣不就一、二、三人稱都用上了嗎?但這種寫法不過『小技』爾爾,無法生共鳴!」但你心裡也明白,這不過是種文人相輕的自卑心態,也或許在奈津美的日記中,那種龐大卻又懦弱的負面情緒讓你感到不耐,因此借題發揮罷了。

相似的兩人分別叫KatsumiNatsumi,她們本是相當要好的朋友,其中一人卻陷入另一人的感情糾葛,兩人發生爭吵,一人被另一人所殺害──雖然都是連續劇不斷重覆過的情節,相對於《一的悲劇》的親情,本作的主題「愛情」本來就是你感受性較低的部份,缺乏共鳴也是理所當然。

不過你在讀的過程中,最失落的到底是什麼?你靜下心來思考:或許,是因為故事前面大半的「不可解」謎團出現一下就解開的緣故吧?且因為篇幅被細膩的心理刻畫給佔據,直到案情發展超過八成,才出現某個有點意思的逆轉,你覺得有些不符期待,不符對「法月綸太郎」這個本格推理創作者的期待。

直到你讀到了「最後的真相」。

並不是真相令人吃驚(事實上那還是老梗),也不是作者用了什麼「不可告人」的手法,而是你終於尋回最初疑惑的,作者如此使用「第二人稱」的意義,而這個意義搭配故事的發展,正是恰如其分,你甚至試圖融入那些話的情境裡,體會敘述者與被敘述者的真正感受。

放下書本,對你而言《二的悲劇》的謎團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二人稱」視點的概念,已經顛覆你的刻版印象,與劇情做了最妥善的結合,一種令人不勝唏噓,低迴不已的結合。在你心目中,這也造就這本小的最大價

「我」的沒錯吧?「你」在讀完畢後,不就是這麼體悟的嗎?

 

貓聖代 寫給 寵物先生

2009325

 

 

 

 

 

 

(以下是寵物先生的雷區)

 

 

 

 

 

 

本作對我來最大的驚喜,當然就是「第二人稱」的意義了。我的解讀是:那些第二人稱的部份,原本以為只是「故事之神」對某個角色(二宮良明)絮絮叨叨的敘述其所見、所感,到了最後才揭曉,原來那是活著的西田知明(弟弟)對早已死去的二宮良明(哥哥)心的對話,是自己的親生經歷,卻也是替有著命運共同體的哥哥所編織的故事。

雖然篇幅只佔了全作最後的十分之一,卻是我最喜愛的部份。



相關連結:
   故事,從「你」開始/《二的悲劇》一書導讀 by 冬陽
   2009-16《二的悲劇》 by jjzero
   瓊瑤風 - 法月綸太郎《二的悲劇》 by monococcus
法月綸太郎[R.N.]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17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毀滅性的解。宮部美幸《樂園》 | 家裡 | 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預測,熱烈開催中!>>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对于宠物先生的《犯罪红线》与《名为杀意的观察报告》,唉,震得我……
  有段时间遇人就惊呼:我读到了媲美《五个钟表》的神作……Orz……
2009-03-26 Thu 11:09 | URL | 蔣 #-[ 修改它!]
你好,

說「神作」真是言重了……在下不過是拾日本作家的牙慧,
將一些手法重新組合,搭配現代的生活結構組成故事而已,

真要說什麼創新,也不過是把該手法弄得比較緊密,但絕對不到「神作」的地步,
類似的作品在日本不少,有些才是令人拍案叫絕的「神作」呢。
2009-03-26 Thu 13:23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看法月的可以淘汰舊的腦細胞,促進新陳代謝。

《問人頭去吧!》只看一半,不知道思考幾次了。

《ㄧ的悲劇》還沒看完,不過看到一半就已經再期待《二的悲劇》了。

真希望能越早出越好啊!
2009-03-26 Thu 15:34 | URL | 日炎 #-[ 修改它!]
對,寵物老大很誠實,犯罪紅線那根本不到【神作】的地步。

也看得出來是拾日本作家的牙【穢】。
對寵物老大的作品,我的感想是:

松本清張‧降級版。

而且差太遠了。
差得太多太多了。
別說神作,根本連神字的一撇都沒有。

伏筆太多過放濫,標楷體的字,通通刪除會比較好。

千萬不要試圖提醒讀者:你看~有伏筆喔~
這樣很像把讀者當傻瓜。

Y的悲劇再去複習一次吧,這本算是伏筆的奧義之一。

不過,現在行家們比較流行【三一人稱一體】的敘述模式,請參閱去年的文學大作【偷書賊】,算是S級的強作。更是三一人稱一體的完美典範。


這有一篇在下的迷你劣作,算是第一人稱變位的升級版:性別置換。算是D(低)級作:

http://tw.myblog.yahoo.com/jw!wPsAj12ZFQ6Co_YZCauPOu08/article?mid=1970








2009-03-28 Sat 13:40 | URL | -0.3 #-[ 修改它!]
多謝指教。
但是,呃……「松本清張‧降級版」?
我其實不太懂拿〈犯罪紅線〉和松本清張比較的意義。
我自覺不如清張,但是拿寫作路線完全不同的作品比較,這樣的想法好像也沒有比較高明。

關於伏筆,真是不好意思,把你當傻瓜了。
不過我想,就算標楷體全部刪除也沒多好,
看作者想要照顧哪種讀者,也是有讀者看到伏筆收線會想往前翻的。
我想,我要照顧的並不是你這種讀者。
2009-03-29 Sun 03:50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指教?
這不是指教,是分享。

讓讀者翻回去看,這無妨,推理小說的確需要思考,翻回去是正常的。
但,如果是因為讀者被劇情的節奏攪亂了,才不情願的翻回去,這就不是好事。
如果把伏筆一再覆誦,那就是在讀者的視線裡擺上障礙。這也表示:你的伏筆設的不好,才會一再的需要覆誦。


你要照顧的不是讀者的閱讀能力。
而是學習如何讓伏筆像升降音符一樣,完美的融在緊湊的圓滑音裡面。(類似象徵主義,但是推理小說不適合採用精緻文體,因此伏筆與暗示應與劇情同時進行,不可採用注釋或提醒句)


為什麼寵物老大的犯罪紅線足以和清張比較?
松本清張短篇傑作選,下集不用看,看上集就好了。(基本上,看第一則就夠了),看完就能理解了。

懸疑小說,結局的邏輯嚴密度是比較疏的,讀者普遍關注於劇情的曲折與緊湊的驚悚度。
松本清張和綾十行人,這兩位就非常懂得拿捏懸疑與推理的手法分野。

殺人黑貓館是推理小說。
殺人鬼的逆襲是驚悚小說(變格)。
日本鬼子弄得清清楚楚,這就叫做文學系統。

如果硬要在懸疑小說設下讓邏輯度嚴密的伏筆,就會造成一種結果:【劇情節奏破壞,敘事結構漩渦化,連貫閱讀分裂】。


愛倫坡也是學習的榜樣,恐怖小說、推理小說,他兩樣都精,但手法絕對是分開處理。

如果要嚐試希區考克的劇情模式,又想加入奪魂鋸的伏筆回溯方式,那我強烈建議:
請不要以【推理文學】的類型小說自居。

如果連這點基礎認知都做不好...
別說【西巴斯貝之戀】,就算是色情小說得獎,我也不覺得意外。

評審的專業度,不在於創作的經驗與閱讀的經歷。更不在於好惡,乃是是在於深入了解該文學類型的系統與近支或旁支文學的關聯性與概念分野,才能進一步分析創新度、邏輯度、敘事功力與其他...

你們可知,【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的個名稱,真的會讓人誤以為要寫【推理小說】。
而實際的結果是:奇幻小說與懸疑小說、恐怖文學、驚悚小說都包含在貴協會的評審項目內。

對某些專注於邏輯設計的創作者而言,公平性在一開始就失去了。
五萬字對推理小說是不利的,
但對於驚悚小說而言,五萬字是綽綽有餘的。
更何況是奇幻小說。

PS:

三一人稱一體敘述(doubly-oriented discourse)又譯作:雙取向敘述。





2009-03-30 Mon 21:41 | URL | -0.3 #-[ 修改它!]
看到上文的-0.3君所說的,我有點不同意,
徵文獎的入圍作品幾乎都看過,
我並沒有覺得裡面收的作品有什麼不妥的,
所謂的小說,確實會有「跨類型」的狀況,
而且推理小說這個文類的狀況,
我覺得是非常廣泛的,
若只是單純公平性才叫推理小說,
我覺得是很不合情理的。

有些推理作家的作品根本不算有解謎,
或者是他並非講究那些東西,
如果真的要講所謂的公平性,
我建議你去看秦建日子的「推理小說」,
就知道你所講究的公平性是多麼荒謬的一件事情,
基本上沒有一本推理小說是公平的。

<西巴斯貝之戀>他具有意外性,題材創新,
鋪陳夠多線索讓你去判斷,
甚至在篇名 / 第一句就已經有推理的依據,
為何不算推理小說?

-0.3君的論述也有你所判斷的依據,
這是個人價值觀不同,我無從置喙,
不過我要說一句,
說別人的作品「拾日本作家的牙【穢】」,
是不是稍微有點不夠尊重對方,
語言使用的方式很多,
想要溝通想法大可不必用攻擊性的言詞。
2009-03-31 Tue 01:30 | URL | 霜月 #-[ 修改它!]
穢?不需要對這個字眼感到惱怒。
華蓮從穢起,英雄磨難生。

成熟的評論家,自然可以自己省去攻擊謬誤的解讀。
我這點毒舌若是無法忍受,還有資格創作堪稱訴諸理性之美的推理小說嗎?
幽默點,不用在意這些話,我不是一個討人厭的人,我所說出的言論,字字有根據,句句是事實。

推理小說當然可以忽略公平性,事實上...
我個人也極度認同【推理小說不會有公平性】的事實,文學本身就是主觀的,這是我一直以來的認同的事實。

但是,修辭學中的【語意概念】和文學是兩碼子事。

既然標榜了【推理小說】,那就必須徹底了解推理小說的概念,而不是以【很廣泛】來敷衍形容。



至少,我自己絕不允許有任何人用【很廣泛】的膚淺態度來描述推理小說的意義!
就算是既晴,我也照罵不誤。

什麼叫很廣泛!?請不要以自己的無知,去玷汙推理小說的獨特性!

我很少說重話:任何對推理小說沒有觀念的人,請不要將推理小說視同低俗的血腥、緊張嚇人的驚悚小說,更不是一昧吊人胃口的懸疑小說。

再說句重話,推理作家協會的成員,十之八九根本不懂【推理小說的明確定義】。



我現在覺得有必要給你們上一課:

【推理小說為什麼叫做推理小說】呢?
推理就是邏輯的綜合應用,枚舉、歸納、演繹、求同求異、共變、剩餘、概率、溯源等...

邏輯必須建立在符合經驗主義思維下的世界進行邏輯分析。以清晰的符號與語意概念、有證據支持的心理因素,來進行自然世界的現象剖析,這就是推理。

推理小說,顧名思義就是揉合文學與邏輯(含心理辯證、演繹推理)的文學,也是一種將犯罪與邏輯結合文學與人性的小說。

推理小說就是:邏輯推理與類型小說的結合。
因此,將邏輯推理與類型小說分別詮釋,在將其融會後,就知道推理小說的意義了。

用最簡約的哲學說詞來形容:
推理小說,是試圖讓【經驗主義與先驗主義(浪漫、象徵、抽象)完美結合】的文字藝術品。


聖經說:不知道的事,就說不知道。
不要把【不知道推理小說是什麼】解釋成【推理小說很廣泛】。
2009-03-31 Tue 21:20 | URL | -0.3 #-[ 修改它!]
穢字不雅?那麼抱歉。
推理小說就是讓文學在邪惡汙穢的罪惡裡,綻放出理性之光與人性之美。穢字,是推理作家的最愛。由穢生淨,自然不過。

寵物先生,穢字是褒不是貶。
但看君如何看待。
收筆落款如飯碗糠粒之時,修為必能臻至言談不怒,字間無慍。

推理作家協會由人狼城至今,有了幾多的寒暑,也造就許多的好作品,會被更多S級的眼睛檢視與觀察,也是很正常的。這便是進步的表徵。

你們的專業,也將是眾人觀察的焦點,能夠引起注意,就是你們的成功。下屆我幫貴協會引薦周遭更多的老寫手參賽,屆時,冀望貴協會的評鑑造詣,也能達魚目揀珠、林中識菩提。

連日來的叨擾,只因發言平台當屬寵物先生的網誌最為簡便,因此多次於此發聲,現在也當還大家一點創作的清淨了。



2009-03-31 Tue 22:00 | URL | -0.3 #-[ 修改它!]
枚舉、歸納、演繹、求同求異、共變、剩餘、概率、溯源等...

你的意思是古代人不能用這些條件去構築出故事嗎?外星人不能用這些條件去架設故事嗎?

如果只以自己能接受的世界觀去評斷一切的話,你如何去言明公正性?

任何時代、任何背景,只要有假跟已互相接觸的情形。

你所指的:

枚舉、歸納、演繹、求同求異、共變、剩餘、概率、溯源等...

就可以被拿出來運用。

只是運用的比例不同罷了!

霜月指的廣泛,應該是指法庭派、社會派等不同類型歸類的範圍。

-0.3提出來的那些條件,在適當的比例調整下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福爾摩斯探案,不就在《身分案》裡面宣洩了綠的無奈,再《巴斯克維爾》的獵犬裡面使用了怪誕的設定;在《最後的致意》裡面加入了「間諜」的故事元素。

但裡頭都在你所列出的條件中縮放、整合了適當的比例。

連松本清張的社會派,一開始也不是有意為之的。

我不知道你想表示什麼。

因為你列出的這些條件也太廣了。

但是寵物先生的那個故事在這些條件下也是推理故事。

不知道你心目中的比例是如何?

不過對於閣下的發言風格,我倒是有點麻痺了。




2009-03-31 Tue 22:14 | URL | 日炎 #-[ 修改它!]
我覺得大家不需要為這種人浪費心神。(寵物先生不好意思,若以下留言汙染了您的版面請原諒)

我看了兩次他的留言(一次絡新婦,一次這裡),都是先批評別人的作品(先嗆京極夏彥,後批寵物先生),最後再扯到徵文獎與台灣推理作家協會。老實說,我覺得後者才是他的目的。

也就是說,這位仁兄只是投徵文獎沒有入圍,就借題發揮,對承辦人的寵物先生抱怨,說協會對「推理」的評選標準有問題。這根本是十足的小孩子心態,也活像古時科舉未中,便大肆批判時政的窮酸文人。

他說:不要把【不知道推理小說是什麼】解釋成【推理小說很廣泛】,我倒也想說一句:不要把自以為是的推理狹隘定義奉為圭臬,還拿這些論點去教訓別人。

「推理小說就是:邏輯推理與類型小說的結合。 」這句話如果發表在歐美日的評論專欄,我看只有作古的范達因,以及日本一些邏輯派的死忠者會認同他,其他現代名家大概會笑到下巴掉下來。他大概不知台灣人所說的「推理」其實是英文的「Mystery&Crime」,是以不尋常的,或是犯罪的事物做出發點,邏輯推論和演繹(Inference and Deduction)只是陪襯吧。

啊,我都忘了,這位仁兄是對外國觀點不屑一顧,只想在這個小島宣揚「台格派」教義的教祖嘛!失敬失敬,若真是如此,搬出外國人的論調好像有點對牛彈琴。

不過,真有空在這裡宣揚主義,浪費大家時間,還不如多寫點文情並茂的小說,以饗眾人,還比較不傷眼。

喔對了,「紅色羽翼」好像還沒連載完,但我實在難以下嚥,不知這位仁兄是否有不是發表在網路上,而是「通過出版社或其他徵文獎審核」,得以問世的優秀作品,好讓我拜讀一番?
2009-04-01 Wed 07:26 | URL | 貓仔 #-[ 修改它!]

日炎,你說的對,這都只是比例問題。
但,比例的調配出錯了,就應該出面指正,對吧?

如果驚悚度與邏輯度超過比例,就該以驚悚小說與靈異小說自居。
難到七夜怪談是推理小說嗎?

內容的主角們以推理追查貞子與死亡錄影帶的真相,這是推理。
但我們會把七夜怪談歸類為推理小說嗎?當然不會!它算是靈異小說。

貓仔,如果你是指控我【輸掉不爽】,那麼,這是很傷人的,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如果真是拘泥在勝負而來吵嘴,我不會這樣勤勞的來這裡聊。也不會冒險的用-0.3的筆名來這裡。

只要是推理小說,我只會用-0.3這個筆名,至於懸疑和驚悚小說,我有其他的筆名。

劣下敢起火,便有擺平戰火的本事。
我只需要一句話,就能輕鬆的暫解各位火氣:

真對不起各位推理界的先進。(夠狗腿吧)

樓上貓仔的發言,就是道道地地的嘴砲文。
劣下所言,皆是據理,倘若劣作紅色羽翼難以下嚥,那麼,理由何在?
不過,既已淪為敗作,我也不會疼惜那個小作品。(事實上,我自己根本忘了那個作品的存在,只是按時鋪上格子而已)

我嗆,皆有理,絕不像貓仔兄一般,無的放矢。

可否寄予難以下嚥之理,究其因,辨其果?
一句不堪下嚥,無理,無由,無專業之評,逗我笑嗎?
評選水準是否有問題,這並非劣下能審視,只能提出所發現的問題,誠心建議,如今看來,【忠言逆耳】真是一句不假的老成語。

狹隘?劣下不懂。
請明確指出劣下所言,哪裡沒有根據?哪裡是假?
批判時政?
很遺憾的...我目前展現的辯證功力,不到一成,真的要【批判】起來...絕對不是只有這樣。

還有,紅色羽翼是我在兩個禮拜內就刪成隨手作品,原文高達六萬字,是用來為某出版社做的本格轉變格推理。是實驗小說。(The Experimental Novel)

可惜因為參加了推理協會的比賽,現在淪為【戰敗作】,出版社把原文的身價給折了,真是悔不當初。只能拿到部落格當樣品了。

建議貓仔、日炎兄,網路世界裡,不用去推斷發言者的心性與背景如何,只需要針對重點發言即可。被你們知道我是誰,只怕你們會後悔自己的發言。

至於劣下曾發表的作品?XD
這個嘛...講出來了,我就沒資格比賽囉,這是新人獎耶~
不過請放心,我是以驚悚懸疑起手,不是以推理小說為主攻,絕對夠格參加推理新人獎。
不過如今看來,其實懸疑、驚悚小說,也是可以參賽的。XD



回歸主題:

外星人(科幻)、古代人是否能建構在推理小說?

很明顯的,老師說話,有些小鬼根本沒在聽。這點真讓我難過。如果沒學速讀,麻煩一下...請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看。

答案是:當然可以!
前提是:邏輯的建構,必須建立在【正常】的基礎下。

死亡筆記本就是非常好的典範。

外星人也可以,但要考量【外星毒藥、外星武器、中子槍、指紋轉換膠、任何非經驗謀殺】等超乎正常的邏輯推理所造成的失衡性。

西巴斯貝之戀的問題,在於【邏輯架構】,而非【背景架構】,倘若要設在電腦世界,其邏輯依舊要維持在正常的【經驗架構】,而非【將邏輯與背景完全置於電腦世界】,這是不對的。

因此已經不是推理小說了,是科幻小說。
礙於推理小說的內容不好透露,沒辦法詳盡的在此做文學分析。

用同樣架構於虛擬世界的小說來比較:
【吾乃雜種】是推理小說。
【西巴斯貝之戀】是科幻小說。

難道你們真的分辨不出來嗎?

貓仔,你說現代名家對推理小說的概念笑掉大牙,那麼,請舉例說明,有哪些名家敢笑?
講話是需要證據與責任的,不是自己胡亂謅就夠了。
這不僅是嘴砲文,也是自爽文。

嗆之有理,我絕對尊重你。

嗆之無理,我也是尊重你。
但,嗆有嗆的藝術,你若討教,我會賜教。
不過,我希望你看過http://tw.knowledge.yahoo.com/my/my之後,再自己秤秤斤兩,看你有多大本事。

我們就不打不相識吧~:D


2009-04-01 Wed 19:33 | URL | -0.3 #-[ 修改它!]
更正:http://tw.knowledge.yahoo.com/my/my?show=AD02550871

我說貓仔,本來火藥味沒那的重吧~
是你把焦點放在【我的毒舌】而忽略【我的分享】。喝杯涼水,我想你在網路面對毒舌的經驗應該不夠吧?

當你把稿件交給編仔,然後編仔把稿件摔在你頭上,對著你的心血大罵時,你就知道作家的EQ是怎麼磨出來的。

冷靜點,創作者都該幽默點,看點清靜的文章吧:

http://tw.myblog.yahoo.com/jw!wPsAj12ZFQ6Co_YZCauPOu08/article?mid=2523&prev=2603&l=f&fid=39





2009-04-01 Wed 19:43 | URL | -0.3 #-[ 修改它!]
日炎兄,你倒是忘了回答我:倘若我不教你一點毒物知識,你什麼時候才會知道?
有哪位創作者會教你呢?讓寵物先生教你嗎?
還是,你現在要放馬後砲說:「我早就知道啦~」

我已經瀏覽過日炎的網路作品,劇情很有潛質,我建議嘗試把作品使用第一人稱再試一次,可以有效的激發你在人性刻化上的工夫,敘述的細節與小動作不要忽略,不然會像劇本一樣,讀者無法進入思考。

至此,你要學的還剩下:把讀者推進門。(就是把讀者騙進你的文字裡啦)。

你的開頭必須要有力,像這樣,直接露骨的開始:

被害者屍體的陰道裡,有半截腐敗的斷手。


八成的讀者都會繼續讀下去。XD
而且被害人的性別也交代了。

有人肯對你們建議,甚至對你們嗆聲,就要珍惜,這表示已經引起注意了,而不是怕被對方壓下去,然後拼命的無的放矢,貓仔兄你說對吧?

寵物老大你放心吧,我不會再來叨擾了,看得出來很多人挺你,你應該多在格子裡分享自己獨到的創作手法,讓你的筆友們也能有進步。

希望你了解,我不會去無理由的批判。

我想下屆我是不會參賽了,會另外再派其它的寫手來參賽,繼庄秦之後,最近有個筆名叫【無盡處】的對岸寫手來勢洶洶,搞得我得閉關苦修去了。
錢難賺啊...

貓仔、日炎、霜月。不用拘泥在我發言的攻擊謬誤,我只是略為稍加添火,藉此試一下創作者的修為到何種程度罷了。

批判彼此作品,是創作者常有的進步方式,事實上我們是不會動肝火的,這根本就是享受啊~
如果真的弄得你們心念紊亂,我道歉就是了。

話說回來,我們這樣吵鬧一下,你們是不是全都翻起書去重新審視推理小說了呢?



最後,要對寵物老大說,要辦,就要有聲有色。
評審的專業度,決不是建立在【唯心論證】,評審是需要嚴格受訓的,不是時間一到,大家再一起看看稿,光看評選的速度我就覺得很驚人了。

首閱:印象評分。(基本分數)
複閱:作品解構。((詭計分析、劇情流暢度、加分)
校閱:重新建構。(包含校稿、批改、扣分)
審閱:價值分析。(作品提供出的文學意涵與價值)

以上這些,樣樣不能少,這都只是基本。

確保每位評審都有文學解構的知識與水準,是創始者的責任。至於其他的,就可以放心交給評審的觀點了。



今天是我的節日,愚人節,我得去慶祝一下。
規矩,成方圓。切記!
掰~



2009-04-01 Wed 20:40 | URL | -0.3 #-[ 修改它!]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508060610219

引述原文:
他就是親了那個養了一隻殺了一隻吃了一些放在捷克蓋的房子裡的麥子的老鼠的貓的女孩的傢伙。
這句英文是:
Kissed that to raise one to kill one to eat some to place in the house wheat's mouse's cat's girl's fellow who Czechoslovakia covered.

──────
-0.3兄的這個英文翻譯解答真不愧是最佳答案,路過的在下佩服得五體投地。您不說,我還以為正確的翻譯是
He's the one who kissed the girl who has a cat which killed a rat that ate some wheats which stored in a house with a Czech rooftop.
唉,我得去重修英文,免得丟人現眼,有辱祖宗了。
2009-04-01 Wed 21:21 | URL | Gin #LkZag.iM[ 修改它!]
近來事務繁忙,儘管有上來觀看留言,
但仍怠慢了回覆,這裡還真是熱鬧啊。(笑)

-0.3君,你的分享我領受了。
但我一向認為推理創作沒有規則的存在,注釋或提醒句也並非不可有,
懸疑與推理的創作手法更是可以融合在一起,
能讓大多數讀者認同的,就是好作品。
你的話我已細細咀嚼,儘管能消化的有限,但仍謝謝你的分享。

另外我想你誤會了,這裡很多人都是「讀友」,非「筆友」,
創作理論或許沒懂幾個,身為讀者的眼光可不能輕忽啊。

理論只是工具,獲得讀者認同才是大眾小說最重要的地方。

我想,他們不是在挺我。日炎、霜月、貓仔等人,
都是基於自己對推理小說的認知,和你有所衝突,
因此也打算和你分享吧。
日炎提出了比例問題,霜月提出了推理小說的廣泛性,
貓仔儘管放了把火,但不也提出了很重要的見解嗎?

「台灣人所說的『推理』其實是英文的『Mystery&Crime』,是以不尋常的,或是犯罪的事物做出發點,邏輯推論和演繹(Inference and Deduction)只是陪襯」

短短幾句話,就點出閣下對「推理」的見解和大家的歧異點。
你可以不接受,但也不用把焦點放在【他的毒舌】而忽略【他的分享】
--這是你對他的指責,但如果你犯了一樣的錯,那就是自打嘴巴囉。

可以疾呼自己的主張,卻也沒必要將別人的想法打落冷宮,
我相信以你身為作家的高EQ,應該也能尊重這些人的分享吧?

對於閣下在徵文獎的退出,在下深表遺憾,
當然,若能引薦更多的高手來參加,那仍是一件好事,
儘‧管‧放‧馬‧過‧來。
對於你對評審專業(首閱、複閱、校閱、審閱)的分享,我會轉告下屆的承辦人,
不過我想,你也認清了本協會對「推理」的標準,
這短期內不會有多大改變,因此也沒必要再提出相同的質疑了。:)

最後,我想呼應貓仔的某個要求:
能否告知你印成鉛字的作品呢?
協會的徵文獎雖是新人獎,但只有限制歷屆得獎者不得參賽,
已經發表過作品的寫手仍然可以參加,
更何況,閣下既已決定不參加協會徵文,更沒有這方面的顧慮了。

我相信以閣下的創作理論基礎,寫出來的絕對是刻骨銘心之作,
驚悚懸疑也行,不如在這裡將你的作品告知大家吧?
能讓更多讀者接觸到你的作品(並分享意見),也是美事一樁。

祝創作愉快
2009-04-02 Thu 10:21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0.3想太多了,我不是在上《烙新婦》那篇裡面大方承認了嗎?

就事論事,我什麼時候沒有正面應對擬提出的問題了?

錯,就承認。

如此而已。

我的確是對於讀物常識不足,我為什麼要否認?

又不是每個人ㄧ開始就是高手。

-0.3也許不知道,我曾在下屆主辦人的網誌看到認為你的網誌是「最具冠軍相」一詞。

你直接否定了這個協會對於推理的認知,有時候真的會商了滿多人的。

跟你幾次對話下來。

我從來就沒有否定過你對於創作的理念、能力。

我們有分歧點的地方。

不過是「尊重的定義」好幾次都是因為喜好問題而展開的辯論。

我想。

明明是討論「推理形式」的問題,為什麼要將刀口轉向其他地方呢?

閣下跟我辯論時,我可曾將問題換成其他問題?

有的話也只是閣下抓了其他問題要我回答罷了。

我可曾跟你便論時故左右而言他的攻擊你的作品?

沒有,因為我們產生分歧點的地方還不是作品本身。

不然。

在上ㄧ篇文章我們在討論的時候。

我大可對於大舉「台格派」論點的你說:「台格派的人為什麼要用外國口吻說故事?」

不過我沒做這種事。

因為我是打從心裡喜歡你創新詭計的企圖心與《紅色羽翼》這個故事。

我沒有必要為了攻擊你而抹黑我喜歡的作品。

我不知道我尊敬的態度你接收接收不到。

不過我想說:

你是個好的創作者。

只是我們對於尊重他人的方式、定義可能有些不同罷了。

我忘了我在哪裡說過了。

有時候我們會不知不覺傷人而不自知,但是最重要的是認錯。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莫名的傷了你。如果有請告訴我。

有理的話。

我會跟閣下道歉。
2009-04-02 Thu 13:23 | URL | 日炎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