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對稱與不對稱之鏡。野澤尚《深紅》

Shinku.jpg 

讀《深紅》時,我看見了一面鏡子。

我們在其他故事裡,會見到許多具衝突性質的角色設定:如革命者和當權者,勞工與資方等,若是在推理(或犯罪)小裡,這類衝突的張力經常表現在「被害者與加害者」身上。然而,在衝突的激情(凶手殺害被害者)過後,那份張力也就瞬間消逝,剩下的只是餘味。

要如何延續張力?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將衝突「繼承」給角色的遺族(或親友),讓他們懷著前人的意念,與另一方繼續對抗下去。所謂「家族的血海深仇」,「由恨生的羈絆」就是這麼回事。

這就是野澤尚在《深紅》使用的題材──雖然沒那麼灑狗血。都築則夫因為遭秋葉由紀欺騙,成為其岳父借款的連帶保證人,情緒失控之下殺了秋葉一家四口,唯獨前往畢業旅行的秋葉奏子僥倖存活,奏子長大後,也從某位記者的口中,得知都築女兒未步的下落,於是心懷不軌地接近……

主觀視點的被害者遺族(奏子)、旁觀之下的加害者遺族(未步)──作者在如此不對稱的視角之下,逐漸擴大了其中一方的憎恨,以及整體的懸疑感。然而就細膩程度而言,又有別於單純的女性復仇驚悚劇,作者在渲染被害者遺族散發的惡意之餘,卻又能巧妙結成一種與對方(加害者遺族)密不可分的,類似依存的心理關係。

而這種關係,就是源自於兩人俯拾即是的對稱之處──借用遊唱心戒法,這稱為「對位」。在不對稱的視角下採用近似對稱的寫法,構築的龐大心理書寫,甚為可觀。

故事裡一位姓端本的警衛道:「無論妳(奏子)還是都築的女兒(未步),都令敝人感到害怕。」不僅是這等「危險」的氣息,就連兩人的遭遇、性格、面對生死的態度,都有若干相似之處。就連未步被奏子煽動時,也過:「只要我們梳相同的髮型,化相同的妝,在肩膀相同的位置貼上紋身貼紙,妳就變成我的分身了。」如此一來,彷彿有一面鏡子直立於兩人之間,鏡鏡外是不同的兩人,卻也是相似的兩人。

運用對位造成的相似性,造成近似「依存」的效果,野澤尚的心理描寫實屬上乘,在最後的行凶階段,作者藉由某種手法引入兩人的對話,充分展現出其黏滯不分的情感結構──而且,這裡也存在著鏡子。

不僅如此,結局在新幹線月台上的一幕,彷彿也有一片隱形的鏡子。

與前面厚重的惡意相比,本作有個頗為溫和的收尾,原本我以為結局應該是走向毀滅的、崩壞的,不過若真要如此或許會稍嫌矯情吧!當然,若作者不是已經自殺身亡的作家野澤尚,我對結局應該也不會有這樣的期望才是。



相關連結:
   這血的羈絆,過於喧囂——野澤尚與他的《深紅》 by 陳國偉
   罪與罰:野澤尚《深紅》 by 黑咖啡
   2009-17《深紅》 by jjzero
   我讀-野澤尚-深紅-憎恨與救贖 by scorpian
   【試讀】深紅~野澤尚 by 凱特喵
   在認同與否間擺盪的角色真實感──讀野澤尚的《深紅》 by 城堡岩鎮長
   NO.290 日劇大師的社會話題巨作!野澤尚《深紅》 by Heero
   試讀:深紅 by 苦悶中年男
   《深紅》大賞 022_野澤尚 by 心戒
   野澤尚:深紅 by elish
   2000年《深紅》 by 呂仁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鄉愁迷宮,四月計畫 | 家裡 | 毀滅性的解。宮部美幸《樂園》>>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