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故事本身即是「驚嚇箱」。綾辻行人《殺人驚嚇館》

Bikkurikan.jpg 

講談社推出Mystery Land書系時,宣傳詞寫著「獻給曾是孩子的你,以及少年少女們」──前者是過去式,後者是現在進行式。這句話也將該書系的作品風格一分為二,故事要不是個第一人稱的大人,回憶孩提的往事,就是用第三人稱,敘述小朋友們的推理大冒險。

綾辻行人的館系列第八作《殺人驚嚇館》明顯屬於前者:永澤三知也在舊書店裡,發現作家鹿谷門實的《殺人迷路館》,讀完後令自己想起了小學六年級時的事件。那是發生在屋敷町「驚嚇館」的命案,死者是館主古屋敷龍平,館還有一位美少年俊生,以及代替俊生姐姐的腹語人偶「梨里香」。

因為館系列過去的「特殊傳統」,使得我在讀本作時,特別注意其中的敘事結構,當然並非要刻意出什麼端倪,純粹是習慣使然。

開頭藉由家庭教師努哥哥的話,揭露一個密室殺人命題:鑰匙插在房間側的孔,也從側上了門閂,彩繪玻璃窗未遭破壞,房的二十八個驚嚇箱密道機關也並未動,凶手如何逃出「梨里香的房間」呢?

一般來,將謎團至於故事起頭,大多是本格推理為了破題,引發讀者好奇心的手法,然而在本作不僅只是這個目的。開頭的密室命題巧妙地調整了「案件→調→真相」的敘述順序,利用倒敘法進入故事,講述主角認識俊生、參觀驚嚇館派對,到發現屍體的經過,後面的警方調過程被徹底簡化,使得「真相」的某關鍵處被蒙蔽,結尾意外感也就增強了,可是相當高明的方式。

破題後到真相揭曉前的鋪陳,雖是交代主角與俊生的身世,以及之後的來往過程,但因節奏十分明快,且氣氛控制得宜(尤其是腹語人偶的描寫,的確有股詭異的驚悚感),倒也不會使讀者感到乏味。

除此之外,我也很欣賞故事中到處充斥的Jack-in-the-box「驚嚇箱」佈景設計。

只要一打開盒蓋就會有東西飛出來──如此的裝置所提供的,與其是如其名的「驚嚇」感受,還不如是一種童稚的,只有孩童才能體會的驚愕,那樣的佈景不適合出現在成人的世界裡,唯有透過少年的眼,才能精確呈現如此樂趣。收藏在秘密房間的全館模型之驚嚇箱設計,也有種「箱中箱」的意象。

然而我還看到另一種「驚嚇箱」──那是一種作品的整體呈現。

猶記得綾辻剛出道時,曾提出「意外性至上」的創作理念,那是不著重謎團的奇詭,不講求過程的曲折,而是利用精巧的佈局,將破壞力凝聚至結尾,一次揭開所有真相,讓讀者「嚇一跳」的寫作方式。

這不正是「驚嚇箱」嗎?

在這部作品,我看到了回歸原點的綾辻──真正的驚嚇箱,其實就是小本身,作品如箱子般的小巧,最後卻有超乎讀者預期的光景,突然迸現眼前。

尤其是那幅光景透過少年的眼,呈現出的,更是悚然一驚的悲歎。



相關連結:
   最空間-讀綾辻行人《殺人驚嚇館》 by sodom
   NO.321 孩子們,歡迎來到迷人的館世界!綾辻行人《殺人驚嚇館》 by Heero
   [推理] 獻給「少年少女們」的《殺人驚嚇館》/綾辻行人 by siedust
   創作者的數字枷鎖:我讀《殺人驚嚇館》 by 黃羅
   童心的殺意:《殺人驚嚇館》 by 眼睛
   綾辻行人《殺人驚嚇館》,回憶終止。 by 上川森
   びっくり!-《殺人驚嚇館》綾辻行人 by monococcus
    07月04日:談綾辻行人的《殺人驚嚇館》──返樸歸真的純粹樂趣 by Waiting
   〈從神秘經驗開始──默讀《殺人驚嚇館》〉 by 九十九我魔
綾辻行人[Y.A.]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3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不是短篇集,是短篇「連作」,是長篇。柄刀一《OZ的迷宮》 | 家裡 | 鄉愁迷宮,近況報告>>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這篇在ptt上就有看到了,不過還是想說,我喜歡你說的故事本身就是驚嚇箱的想法(拇指)。
2009-07-07 Tue 12:48 | URL | 余小芳 #-[ 修改它!]
多謝啦!不知道作者綾辻是不是有意識到這點,但我真的覺得整篇就很像一個驚嚇箱~
2009-07-07 Tue 16:24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你寫信問他?哈哈。
2009-07-10 Fri 00:07 | URL | 余小芳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