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不是短篇集,是短篇「連作」,是長篇。柄刀一《OZ的迷宮》

LabyrinthOfOZ.jpg 

不知各位對「短篇連作集」的認知是什麼?

顧名思義,這類作品的型態是以數個「短篇」集結而成,然而和一般「短篇集」不一樣的是,它的每篇作品都是「串連」在一起的,或者可以,它以某個時空背景、人物設定為共同點,或架構出某種程度的關聯性,「連續」寫出一系列短篇,所以稱「短篇連作」。

這其中的「共同點」或「關聯性」可就耐人尋味了,數部短篇的結合強度,可以弱到讓讀者覺得「根本就是無關的故事,只是部分人物姓名一樣而已」,也可以強到完全無法拆開,非得「紅標配綠標」搭配出售才行。

「推理小」是個極度重視結構的文類,自然在「短篇連作」的發展上有相當的演進,也使得該型態在書寫、評價上越來越不僅止於獨立的短篇,而傾向視為一整部「長篇」來看待。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從第53屆(2000年)開始,將本來與「短篇部門」合在一起的「連作短篇集部門」改為與「長篇部門」合併,或許也是為了因應這個現象吧。

柄刀一《OZ的迷宮》正是一部「分開看沒什麼,但視為一部『長篇』會很有趣」的短篇連作集。

讀完第一篇〈密室的箭〉……,是個結構簡單的密室推理,真相也沒什麼特異之處,第二篇〈反密室的黃昏〉解答更是令人皺眉(不是李組長的那種皺眉)。當然九篇短篇中(其實〈黃色的路〉這篇佔了兩個標題,應該算八篇)不乏數篇佳作,但本格推理的一些毛病:部分人物平板徒具誤導功能、機械性詭計太離現實,以及真相服力過低、或是案情太複雜等……多少都可以找到。正負幾相抵銷之下,整體水準並不突出,甚至稍顯低下。

然而,就如同西澤保《解體諸因》一樣,數篇作品在密不可分的連結下,發揮了強大的力道。而這些連結,則是來自篇名(「綠野仙蹤」的意象)、角色(偵探的傳承)的遞嬗與串連,也打破了本格推理的「某種」約定俗成。

這樣的力道,私認為並不是將每篇作品拆開評價,最後再給一個小小的Bonus那麼簡單,而應該視為一部長篇,用「整體的架構」去評論它,才能凸顯本作在「短篇連作」結合強度的優秀面。

有關短篇連作的部分就到此為止,以下是與架構無關的部分。

雖然純粹將推理小視為「智性遊戲」的寫法,讓柄刀一的作品變得很「硬」,然而偵探(或該,偵探們?)的特質、串連各篇章的綠野仙蹤意象,以及一些心理描述,卻又透著濃厚的浪漫主義(光是角色名取得很華麗就可見一般)氛圍,如此的反差是相當耐人尋味的。

此外,八個故事看下來,柄刀一的謎團設計與真相,其飛躍的程度相當接近中期的島田莊司作品(請讀〈在畫中溺斃的男人〉與〈半人馬神殺人〉兩篇),或許,縱使不及島田的「天馬行空」這般迷人,也算是跳一般人的思維框架了。



相關連結:
   雙重困惑的讀後感受──讀柄刀一的《OZ的迷宮》 by 城堡岩鎮長
   NO.322 綠野仙蹤的推理之旅,柄刀一《OZ的迷宮》 by Heero
   當上帝不在上帝的寶座,偵探不在偵探的位置上-讀柄刀一《OZ的迷宮》 by sodom
   《OZ的迷宮》推理謎 019_柄刀一 by 心戒
   來自歐茲國的魔法師 - 《OZ的迷宮》柄刀一 by monococcus
   佈局者,解謎者也。《OZ的迷宮》 by 栞
   柄刀一《OZ的迷宮》,月下羽翼的幻夢。 by 上川森
   《OZ的迷宮》讀後感 by 余小芳
   它夠特別──《OZ的迷宮》 by 小云
柄刀一[H.T.]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大師們的「孤獨病」。喬伊斯‧卡洛‧奧茲《狂野的夜!》 | 家裡 | 故事本身即是「驚嚇箱」。綾辻行人《殺人驚嚇館》>>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OZ的迷宮》屬短篇連作集。本書的主要亮點應在於偵探此一角色的遞&#23319;。至於九篇小&#35498;中,前幾篇如阿森所&#35498;的「雖然是新作家、現... …
2009-07-10 Fri 12:52 Go to the Moon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