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漸進式的戀愛層次。鍾曉陽《停車暫借問》

ParkingAndAsking.jpg 

某作家在演講時曾過:「我覺得最難寫的兩種類型小,其一是推理,其二便是愛情。」

細問原因,得知因為該作家是屬於創意導向,而「愛情」的題材早已被前人挖掘殆盡,連「舊瓶新酒」都很困難,只能在其他方面,如文筆、敘事上下功夫。當時對愛情小幾無所知的我,因為這番話更讓自己對該類題材興趣缺缺,除了少數幾本外,之後對愛情小再也沒有什麼涉獵。

於是,在逆轉讀書會的規定下,我接觸了這本由十八才女寫成的磅悲劇《停車暫借問》,才稍微體會了一點「愛情小」的味兒。

說說女主角的第一段戀情。抗戰時期,趙寧靜結識了關東軍通譯官正在習醫的兒子吉田千重,展開一段不見容於社會的異國之戀。此篇〈妾住長城外〉比起續篇雖然篇幅短了許多,卻描繪出一種純粹、毫無算計的愛情。個人認為,寧靜與千重的年輕,成功襯托出國仇家恨下的兒女情長──因為愛對方,連對方的國家也不恨了──愛情至高無上的觀念,或許是初次談戀愛的人才會有的吧!然而,年輕的魯莽終究敵不過戰亂的生離死別,抗戰勝利後千重不得不回日本,結局是淒美的,卻也只有這種結局,才能見證到純粹的愛。

相較之下,與林爽然的感情就顯得複雜許多。阻隔兩人的並不是戰亂的國境線,而是男方已訂婚的身分,可以兩人之間的心計與劇情後期的曲折,陳素雲與熊應生兩人佔了很大的要素。「嫉妒」與「猜疑」這兩種心理,在作者客觀、甚少心戲的筆法下,卻也生動呈現出來。(不過作者將「嫉妒」在兩個男人身上徹底發揮,寧靜與素雲之間卻不甚明顯,這點倒是挺有意思的)

女主角趙寧靜被塑造成一個個性叛逆、不肯屈就父母安排,只想自己選擇戀愛對象的女子(題外話:「甩辮」好萌)。這種「敢愛敢恨」的特質在現代已成死語(因為大多數人都是如此),不過在當代是很前衛的價觀,若仔細審視寧靜的家庭組成──剛直的老爸、病弱的母親,以及爬到頭上來的二房(唐玉芝)──或許可窺見端倪。

然而在〈停車暫借問〉後半段,那種一直線的愛情方式也敵不過家人的影響、情敵的奸計,以及利益權衡等因素,寧靜與爽然的愛情童話逐漸瓦解,終歸不敵現實的殘酷。相較首篇的「純粹」,這篇的愛情已逐漸轉向另一層次,到了末篇〈卻遺枕含淚〉則更為擴大。我們可以發現,四十的寧靜,在遇上好久不見的舊情人後,行動背後的思量變得世故了,甚至讀者還會懷疑,寧靜是否仍真愛著爽然?抑或只是想找個情感的避風港?

三篇兩短一中的小,生動呈現一個女人在不同的年紀下,表現出的戀愛行動與心理。就某些部分而言,也頗符合一般人的狀況。如此漸進式的戀愛層次,竟出自一位僅十八的女作家筆下──光這點來,就相當不簡單了。



相關連結:
   《停車暫借問》 在愛裡心醉心碎 by 喀報記者 楊睿愷
   《停車暫借問》:相見恨晚 by joice的小腦袋瓜
   逆轉讀書會成員們的心得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 擴大「暗鬼」的殺戮。米澤穗信《算計》 | 家裡 | 詭計、動機的新穎性。島田莊司《利比達寓言》>>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