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不只是橫溝,且還青出於藍。三津田信三《如無頭作祟之物》

AsBeheaded.jpg 

為什麼要走橫溝流?──我在讀本作的前五分之一時,不禁想如此問。

熟稔橫溝正史風格的讀者,一定會覺得《如無頭作祟之物》具有類似的舞台設定:位於奧多摩深處的「媛首村」有著治理該地的祕守一家,其中最大勢力的一守家在戰前某年,為剛邁入青春期的雙胞胎兄妹長壽郎、妃女子舉行重要的「十三夜參禮」以求孩子平安成長,卻在形成四重密室的媛首山中,發生妃女子的離奇死亡事件。十年後長壽郎長大成人,沒想到在「二十三夜參禮」三天後舉行的婚舍集會,又發生了新娘人選之一的古里毬子,與長壽郎的無頭雙屍命案……

封閉的村莊、詭異的習俗、令人畏懼的傳、龐大的家族、部的明爭暗鬥,以及錯綜複雜的倫常──本作的這些特色,乍看之下是很「橫溝」的設計。然而仔細觀之,卻處處可見更為秀逸之處。

這麼好了:橫溝作品的詭譎氣氛,泰半是建立在大家族的排外,養成家族成員自我的封閉性格,那些墨守成規的習俗,與逐漸畸形的人倫關係,都是「封閉」之下造成的「腐敗」。看在大都市,或是開放區域生活的人眼裡,那些人當然是異常的。橫溝正史將這種「異常」泛型化,與早期推理小重視的妖異氣氛有若干相符之處,因此大獲成功。

而三津田信三把這股氣氛更為強化。如他所言:「想寫出融合恐怖小與推理小的作品。」雖這兩種類型對「合理性」的重視度恰好相反,但若只將「恐怖」的焦點放在氣氛的營造、詭異元素的渲染上,那可是和推理小一點衝突也沒有的。《如無頭作祟之物》的確如作者所願,是個相當成功的融合。

順帶一提,wiki上對於刀城言耶系列「不讀到最後一頁,就不知道這部作品是怪譚(恐怖小)還是推理」的評價,就這本而言,私認為差異只是在於「合理解謎」的充分度罷了。倒不如把整部作品視為兩種類型的一種融合體,而結局的表現,也就只是反映作者在「合理解謎」這一處上,想對讀者盡多大的義務而已。

然而本作優秀的地方,不僅是利用橫溝式的設定強化「氣氛」。

、習俗、妖怪、咒法、門規、血親間的愛恨情仇,這些在橫溝流的作品中,原本只是用來使讀者驚駭的「裝置」。本作更進一步,利用民俗學的知識去強化、分析、「輔佐」這些裝置的合理性──被祭祀的神明不庇佑村民,反而降災是不合理的事嗎?請去看看「若宮信仰」。覺得一守家那些重男輕女的「禁咒」很不人道?讓刀城言耶告訴你,這世上還有用髒話辱罵剛出生嬰兒的習俗呢!

更有趣的是,作者還將裝置的目的「拓展」,與詭計相結合,達成氣氛、機巧兼具的雙重效果──淡首神祇與無頭人的傳,與無頭命案結合,第二十一章更引出「無頭屍體分類」,對本格迷來可是不容錯過的論述。而藏田甲子婆婆因受命讓長壽丸順利長大而使的「禁咒」,最後竟導出更驚人的真相……

這完全是本格推理的寫法。重視氣氛的推理小能兼具本格的端正與意外性,就已經是很不簡單的事,更遑論在本作最末章,偵探刀城言耶的推理橋段中,那連續翻轉所帶來的顛覆感有多麼過癮了。那是一種集合傳統本格解謎,與後設推理架構所交織出的,帶給讀者的連續波動。各位讀到這裡,才會恍然大悟為何作者要用上特殊的結構(男孩斧高與巡警高屋敷元,兩人視點的交錯敘述)以及後設的形式(作中作)了。一切都是為了如雲霄飛車般的收尾。

總括來,雖然從舞台設定、人物、氛圍都有如橫溝正史的風格,但本作額外的表見對讓人驚嘆──不只是橫溝,且還青出於藍。



相關連結:
   首無の如き祟るもの / 三津田信三 by taipeimonochrome
   《首無の如き祟るもの》ー三津田信三 by 小森
   如無頭作祟之物/三津田信三 by 路那
   【如無頭作祟之物】亦人亦妖亦人妖(?) by 冥王星男爵
   《如無頭作祟之物》觀後 by 長靴貓
   試讀心得:如無頭作祟之物 - 一本沒看到最後一頁無法知道究竟是恐怖小說還是推理小說的好書呀! by 皓雪
   《如無頭作祟之物》 by 張東君
   試讀:《如無頭作祟之物》 by 苦悶中年男
   三津田信三 / 如無頭作祟之物 by Forever Fish
   恐懼的總和,《如無頭作祟之物》 by 栞
   [試讀] 如無頭作祟之物 by Draq(出於VanityGeneration)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不夠搭」的美食與推理紅酒。拓未司《禁斷的貓熊》 | 家裡 | 波頓式寓言。提姆‧波頓《牡蠣男孩憂鬱之死》>>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