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逆轉與敘事的搭配。傑佛瑞‧迪佛《傑佛瑞迪佛的黑色禮物》(Twisted)

Twisted.jpg 

「短篇小不是讓作者懶的一種文體。」(Short fiction doesn’t let us get away with slacking off.)迪佛在自序中的這句話,清楚道出他的堅持。

曾聽不少作家過:「短篇創作比長篇來得困難。」當然,對於從短篇入門寫作的我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爆),不過大致可以體會那種想法。因為作者可以在長篇精盡出,表現各種把戲,在短篇有限的篇幅下卻很難這麼做,也因此,讀短篇的滿足感相對來「很有限」。於是「凝聚於一點上,給予讀者局部的光芒」就成了許多短篇共同遵行的創作模式──不求招招見效,只求一擊斃命。

若是推理小,那「一擊斃命」往往著眼於結尾的逆轉、意外性,讓讀者對先前讀抱持的觀感生顛覆,進而拍案叫

傑佛瑞‧迪佛的《Twisted》便是如此,也是我期待已久的作品。本書收錄十六個短篇(沒有強納森的日子/週休族/服務費/美女/替死鬼/交集/三角關係/天下皆舞台/釣/夜曲/退而求其次/空白的賀卡/耶誕禮物/永遠在一起/松溪鎮的寡婦/高跪姿的士兵),這些短篇大多如書名所示,是以「逆轉」(Twisting)為賣點的故事。

首先,作者會在讀者腦海中建立一群人物形象,如A是在家相夫教子的賢妻,B是冷血殺手等等,最後再將這些人物形象徹底翻盤。屆時你會發現:那些角色的心思,與一開始所見的(或「作者想讓讀者看到的」)完全不同。

「逆轉」是一種事先得知會減少其驚奇度的手法,但隨著作者所使用的方式不同,讀者仍可獲得不同的樂趣。例如第一篇可能只是單純的「正邪難分」而已,第二篇就可以用上敘述性詭計,用曖昧與成見來矇蔽讀者,第三篇來個「新事證,新案情」的小翻轉,到了第四篇甚至可以加上第二波、第三波轉折。

其次,作者也必須擁有卓越的故事技巧,才能引導讀者專注在故事上,而不去注意那些逆轉的線索,甚至往「錯誤的方向」解讀。這些技巧可以是營造懸疑感,也可以是生動活潑的角色表現,換言之,就算沒有最後的Twisting,也一樣是引人入勝的好故事──「逆轉」為結局加分,但作者的敘事功力才是基本分數。

Twisted》收錄的作品,大部分是篇幅約二、三十頁的小故事,卻都能達成「成功引導讀者」與「結尾逆轉」的況味,雖程度有所差異,有幾篇「轉」的力道或許不是那麼強,但其中的人物、敘事仍可提供足樂性,不致乏味。個人認為〈天下皆舞台〉這篇或許是最好的例子:以莎士比亞時期為背景(翻譯文頗有古風,了一下原文,還真的頻頻出現thoutheethyself等代名詞),雖結局的驚奇感並不高,但能與「某著名悲劇」作連結,可是相當有趣的點子。(可惜最後的十四行詩我上網了一下,證明是迪佛自己的,要不然這項結合可是更為美妙啊XD

附帶一提,本書的許多轉折都比較類似「真相」的逆轉,也就是「先用曖昧的敘述誤導,最後揭曉真相」的模式,唯有幾篇是屬於「劇情」的逆轉,其中並不存在任何誤導,而是藉由某項新線索、新連結,將劇情導向另一段場景或氛圍。例如〈耶誕禮物〉,這是林肯‧萊姆與艾米莉亞的系列短篇,只不過該系列經常是以長篇形式發表,或許迪佛在處理短篇與長篇的轉折上,也有偏重「真相式」與「劇情式」的不同?就我的印象中,林肯‧萊姆系列經常以「劇情式」的翻轉居多。

總而言之,故事在進入精彩的Twisting之前,必須擁有駕輕就熟的敘事水準,才能成功引出「逆轉」的醍醐味。《Twisted》這部短篇集,可表現出作者在短篇創作的功力與堅持,期待下一部《More Twisted》。



相關連結:
   精采中的精采--《Twisted》 by Christine
   就像《希區考克劇場》一樣──讀傑佛瑞.迪佛的《曲折》 by 城堡岩鎮長
   【Twisted】背叛,驚喜,意料之外 by 冥王星男爵
傑佛瑞‧迪佛[J.D.]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回歸文字的世界。聶永真《Re_沒有代表作》 | 家裡 | 「不夠搭」的美食與推理紅酒。拓未司《禁斷的貓熊》>>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