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感興趣的是創作理論。島田莊司《伊甸的命題》

PropositionOfEden.jpg 

我一直很敬佩島田老師(儘管還不到粉絲程度),理由在於他並非是那種「死抓著一項寫作模式不放」的作家,他會對當下推理文學的發展感到擔憂,提出新的創作理論,並寫出相應的作品。儘管不一定就這麼形成新的浪潮,但他對於開創領域的努力,對是許多作家無法比擬的。

「二十一世紀本格」就是他於世紀初提出的理論,也是他在創作上、在提拔新人時所不斷強調的東西。

我尚未讀過那本《二十一世紀本格宣言》,因此不太清楚這項理論是什麼(事實上我去年才初次聽聞),雖然曾耳聞友人的明,也讀過《螺絲人》與《利比達寓言》這些宣稱是該理論的體現作品,也只能學金城孔明聲「略懂」而已。

因此《伊甸的命題》讓我深感興趣,原因無他,試讀資訊的文案上明白寫著:「島田莊司『21世紀本格』示範作品!」既然是示範作,想必是最標準的吧?懷抱著這樣的心態,讀了第一篇同名中篇〈伊甸的命題〉卻深感疑惑。

故事描述一位患有亞斯柏格症候群(一種自閉症)的青少年撒迦利亞,因為該症而被送至拉斯維加斯的「亞斯兒伊甸教育學院」集中學習,學園生活對他而言,就像伊甸園般理想,某日他的女友諦雅突然從學園消失蹤影,不久一位名為鮑伯‧羅賓的紳士前來拜訪,給予撒迦利亞一項線索,他經由線索意外得知諦雅的去向與自己的身世,之後展開一連串的行動……

對我而言,〈伊甸的命題〉要稱為「本格」有些勉強,當然每個人對本格推理的定義都不同,真要的話該篇比較近似《異邦騎士》那種身世探索的風格,也算有一點解謎的要素,不過要成為「示範作」卻是有待商榷的。

當然,這項疑惑後來解開了,我找了Amazon頁面,發現文案有這麼一句話:「ほかに、『21世紀本格』の嚆矢となった『ヘルター・スケルター』を収録した歴史的傑作中編集。」原來如此,是指第二篇作品,而不是指同名中篇啊!

第二篇中篇〈Helter Skelter〉一樣是身世探索,走的卻是《螺絲人》那種用對話方式釐清真相的過程,對讀者來是較為親切的。故事架構很簡單:一位從床上醒來的男子湯瑪斯‧克朗,眼前出現一位女醫師,對克朗明他因為腦功能障礙而入院,希望在藥物生效的這五小時儘量回想自己的身世,於是與克朗展開一連串的對話。

從言語之間抽絲剝繭──這樣的「本格」解謎意圖就強烈了,搭配這類作品一貫使用的新型態科技(本作是腦科學),並與美國犯罪史上著名的案件做連結(略有研究的讀者,應該一看到篇名就會想到了),是具有相當趣味性的作品。

讀完後對「二十一世紀本格」是否更加了解,我也不敢斷定,不過一系列作品看下來,至少能抓住一些方向。整體來,這類作品會將現有的新型態科技(或該仍處於探索狀態,成為新議題的科技,如生命科學、資訊科學、腦科學等)其理論大量應用,甚至會延伸現有的理論,讓現今仍不完備的技術在故事中趨於完備,因此有時讀來會有「近未來SF」的感覺。

到底,這其實是一種類似科幻推理的創新模式──利用超乎常識的設定(或知識)來構成解謎要素。不過這樣的作品卻牽涉到兩項重要課題,其中一項是我在《利比達寓言》心得中所提及的「公平性」,另一項便是「情報化的處理」。

作品中牽涉到的專業知識,如果對案情發展相當重要,有必要詳細明使讀者理解──這是推理小創作的基本常識,也是符合「公平性」的原則。然而太過新奇的科技,所牽涉的知識必然相當瑣碎,作者要如何不影響讀節奏,平順地在劇情中融入這些知識呢?

不是一項簡單的工作。事實上,創作科幻推理的作者也會面臨到類似的問題──他們必須在故事初期就向讀者解釋那些超現實的設定,但如果全部都放在開頭,未免太過乏味。而「二十一世紀本格」所牽涉到的知識或許更為專業,一般來,所謂的「科技語言」往往採用生硬且公式化的口吻,對許多讀者來是讀不習慣的。

「將這些知識在作品中打散,使其不集中」或許是一項做法,但知識量一多也很難處理。如何不寫成詰屈聱牙的情報化小,便成了此類創作的重要課題。

那麼,《伊甸的命題》在這點上是成功的嗎?個人是認為「不太理想」。不過牽涉的因素很多(例如中篇篇幅有限,難以盛裝那麼多知識),就不一一深入討論了。且身為一個創作者,與其作品本身是否有趣,我反而會對作品背後的理論感興趣。

島田的「二十一世紀本格」會像新本格那樣形成另一波風潮,抑或是像「多目的型本格Mystery」(借用傅博老師的法)那樣無疾而終?我也不知道。但整體而言,我仍認為這個理論是個有趣的想法,也對其將來的發展拭目以待。



相關連結:
   エデンの命題 / 島田 荘司 by taipeimonochrome
   溫馨與驚悚兼具的推理小說--《伊甸的命題》試讀 島田莊司 by nightangle
   理論太多說不完,《伊甸的命題》 by 栞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1 |
<<南瓜精神的傳承。櫻庭一樹《為青年設立的讀書俱樂部》 | 家裡 | 另類的數據解讀。史帝文‧李維特&史帝芬‧杜伯納《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伊甸的命題》收錄兩篇中篇作品,分別是同名的〈伊甸的命題〉與〈Helter Skelter〉。一開始看到是讀本上面印的「21世紀本格作品」,覺得十分... …
2010-05-10 Mon 23:35 盲眼貓頭鷹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