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以管窺江湖。黃健《血劍倪淑英》

BloodSwordNi.jpg 

我在玩過遊戲「人中之龍」後,便對以極道(或台灣稱的黑道)為主題的故事相當感興趣,那樣無視法律,卻又有其獨特信條的社會圈,是與法律保護傘下的平穩社會大相逕庭的一個世界。幫派部「上下稱父子,同儕稱兄弟」的獨特人際關係,與幫派之間的家族鬥爭,一直是此類故事的素材來源。

我很少讀武俠小,但我一直在想,這樣的社會圈搬到中國古代,是否就是所謂的「江湖」?或該這麼問:這樣的結構體制一直都在,只是稱呼與鬥爭的方式改變了?

《血劍倪淑英》是武俠小,寫的是「復仇之後」。雪玉劍門的倪掌門被江湖人稱豪俠的柳雨溪所殺,徒子徒孫一行人打算結夥復仇,故事開頭柳雨溪便死於已故掌門之女倪淑英的劍下,餘下容都是一行人歸──同時也是逃亡的過程。江湖各大派開始追拿殺害柳雨溪的罪魁禍首,路途中一行人遭各路人馬追殺,死的死,傷的傷,而倪淑英也在這段苦難的旅途中,獲得驚人的成長。

是故,我認為《血劍倪淑英》也算得上成長小,儘管發生在女主角身上的「成長」過於迅速而難以置信,我還是這麼認為。不如,作者把倪淑英從初經開始,本應至四十幾才能歷練出堪稱一代掌門(包括武藝上與人心世故上)的過程,全濃縮在二個多月裡了,與敵人的每次交手(最後還得到高人指點)都造成她的一次大躍進。

於是乎這就像打RPG一樣──只是玩家最初便開金手指得到終極武器(洞天劍)與終極招式(冰魂劍法),且每次打怪的經驗高得令人咋舌。

這或許是為了劇情上的安排。作者將「歸、退敵」這條主線用得很好,用短暫的旅途描寫部分的江湖,且突顯出一些明確的主題,如「冤冤相報」的惡果、「殺人」與「救人」、江湖傳言「信者恆信」……等等。若將格局放大至女主角的整個人生,那焦點就會被模糊了,變成「成長」多些,「江湖」也會變得宏大卻分散,若僅想將江湖聚焦於一處,私認為這樣的寫法是合理的。

作者黃健先生打算寫「江湖十夢」,《王雨煙》與《血劍倪淑英》便是最初二部。似乎有意以十本書拼出一整個江湖?若真是如此,每本書藉由獨立完整劇情描寫「江湖」的一小部分,的確是不錯的作法。

雖然只有一部分,但光看本作就覺得:武俠小的「江湖」和極道世界真的好像啊!同樣都無視官府之法,武林門派對、對外的行事作風也很像幫派,只是那些「刀光劍影」變成現代的「槍林彈雨」罷了。事實上,「人中之龍」系列便有一部外傳是以劍豪宮本武藏為主角的故事,但劇情仍保有原系列的風格,這麼看來,「江湖」與「極道」倒也相去不遠嘛!



相關連結:
   逆轉讀書會成員們的心得
   血劍倪淑英/黃健 by 路那
   [黃健] 血劍倪淑英──現代觀點的復仇與江湖 by lyo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戰爭與人物的反「敗」為「勝」。和田龍《無用男之城》 | 家裡 | [推薦序] 青澀的寫實魅力。大澤在昌《感傷的街角》>>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