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奇書般的體驗。伊格言《噬夢人》

TheDreamDevourer.jpg 

在我過去的讀領域裡,十之八九是大眾樂小,且其中十之八九是外國翻譯作品,對於台灣文學主流的理解程度,恐怕只有那細微的四%。在過去,我一向對以繁瑣文字包裹的創作敬謝不敏,近年來試著屏除一些成見,將那些文字視為裝飾物剝開、探索其裡,已成為我讀此類作品的課題。

最近讀到伊格言的《噬夢人》,坦白,是個很奇妙的讀體驗。

乍看之下,本作劇情與文字的配合是鬆的。一個未來雙面間諜在組織突發的自清行動之下,不得不展開逃亡,循著對立的另一組織透露之線索,他與過去的情人又生牽連,於是展開一場探索自我的旅程……這樣的劇情若輔以緊緻而精煉的敘事功力,對可以達到很好的樂效果,但相反的是,讀者看到的是悠長的情境自述、詳盡卻抽象的物事描寫,以及大量以科幻為素材的偽知識。這些元素的鋒芒反而掩蓋了原本的劇情主線,用個不太正經的比:劇情「線」的功能,或許就只是將那些包著肉、糯米、花生等組成分子的「燒肉粽」串起來而已,讀者鮮少會注意那條線,大都是打開一個個的粽子品嘗風味──而且一次吃太多會消化不良。

若以大眾小的觀點,這不能是個很棒的故事結構,但我在讀時赫然驚覺──這也是我前述「奇妙」之處──這與我之前所讀日本推理的「四大奇書」經驗竟是如此相似。

四大奇書──《黑死館殺人事件》、《腦髓地獄》、《獻給虛無的貢物》與《匣中的失樂》,這幾本書的特點在於,他們並不以劇情取勝(甚至可《噬夢人》的劇情更有可看性),重點在於堆砌大量的炫學,使小本身成為一座知識塔,劇情雖是連貫知識的主線,但僅扮演橋樑的角色。讀者們若能沿著那些知識團塊走一遭,結束後往往是一番舒暢的體驗。

或許有人會,這樣的作品與一般的知識專門書又有何異?但我要強調的是,讀小裡的知識,其主要目的並非「博學強記」,而是「小世界觀」的建立。那些知識自體構成小說內部社會裡的一枚碎片,讀者藉由讀的過程去收集它們,拼湊成作者所欲呈現的世界構圖,或許那張構圖往往並不完整,但我傾向於這是「創作」的原罪,要自力構築出讀者完全毫無疑問的世界本來就不可能。

當然《噬夢人》裡的知識幾乎都是偽典──或該,是作者從現行理論出發而得的想像──是故並不具知識價,但就「以知識構築世界」的讀樂趣而言仍是相同的。更好一點的是,那些偽知識並非雜亂無章,而是環繞「夢境」此一中心主題呈樹狀擴散,葉端偏離中心的部份,作者採用「注釋」的方式避免分散讀者的注意力,正文僅留下主幹──儘管就單一概念而言,枝葉與主幹一樣有味。

因此讀者看到了「夢境採集」,看到「梵」的概念,也看到了那近似胡鬧的新藝術「Pinky跳跳跳」,這些素材隨便拿任何一個去發揮,都可以寫成不錯的科幻小,但作者並沒有,他選擇囊括他們,構成自己獨一無二的「夢境」世界。

這樣的寫法究竟普不普遍,以我對台灣文壇狹隘的了解自然不得而知,但我想不論是日後成為經典的「奇書」,抑或是走入岔道的「歧書」,伊格言的這種寫法都算是一項可觀且大膽(對作者本身而言)的嘗試,得拍手喝采。

最後我想稍微談一談書中世界。雖然作者設定是在現今的二、三世紀之後,但讀者不時會發現,書中敘事者對於所謂「古典時代」(其實就是讀者所處的二十、二十一世紀)始終有著難以忘懷的感情,不時召喚出該年代的東西做輔助明,有些事物甚至原封不動地保留至未來世界。若以一部未來科幻小應所具備的「未來感」來看,或許可視為不成熟的表現,但若套上平行宇宙的概念,這倒也沒什麼不對,或許作者在一番思索後,想呈現的便是一種「充滿愁的未來」也不定。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渲染於古典之上的色彩。山口雅也《龐克基德的冒瀆》 | 家裡 | 戰爭與人物的反「敗」為「勝」。和田龍《無用男之城》>>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