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情感的維度與力度。萬城目學《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

MadamMadeleine.jpg 

來慚愧,雖然筆名取成這樣,但我幾乎沒養過寵物,連帶看節目「寵物當家」或是以貓狗為主題的電影,也難以獲得共鳴。雖可以理解劇中人物的喜悅與悲傷,但卻是站在旁觀者的立場揣摩心思,而非感同身受。

然而即使用純粹欣賞故事的角度,仍可在茫茫「寵」海中,尋得一些好作品,最近看的試讀書《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便是如此。

《鹿乃子與瑪德蓮夫人》是萬城目學的小,然而並非如同過去在台譯作的風格──以關西地區為背景的日式奇幻作品──而是將地域模糊化,且主角年齡層降低為小學一年級生(即書名的鹿乃子),純粹描寫其日常生活的故事:某日的西北雨午後,名為瑪德蓮的紅虎斑貓來到鹿乃子的家,與家中養的老狗玄三郎成為夫妻,不久鹿乃子上小學,結識後來成為「刎頸之交」的鈴鈴……故事就從這兩個小女孩、一對貓狗夫婦作延伸,描寫他們往後生活的互動片段。

容偶見奇幻的設定(貓狗語言互通、貓變身為人),卻並未將「幻想」纏繞整個劇情主軸,只能視為調味料般的存在,整體仍為寫實(包括對貓狗的習性等知識)。然而這並非指除了陪襯之外全無用途,這些偶帶奇幻的日常,其實是作者藉以醞釀情感張力的來源。

雖然這麼,但本作並非僅是沿襲過往類似題材──將情感藉由人與動物之間的相處累積,最後一口氣爆發──的寫法。首先,作者將維度擴展至三個方向:鹿乃子與鈴鈴的友情、鹿乃子與貓狗之間的人寵互助、瑪德蓮與玄三郎的夫妻(?)之情。這三個情感方向平行發展,互有連結,藉由生活片段的堆疊逐漸增強力度,後兩者更是利用上述的奇幻設定展現全新風貌。

若讀者仔細觀察這三條感情線是如何「連結」的,便不得不佩服作者故事的巧妙之處。簡單來,那些人與動物的片段並非是完全按照時序,直接排列好向讀者陳述的,有時會採用因果順序倒轉,使讀者恍然大悟的寫法(搭配簡單的伏筆),且前一個片段的「果」往往扣合後一片段的「因」,並非各自獨立,如此生近似連鎖反應的效果。

另一方面,作者的筆調相當細緻,在角色對話的表現上,寫小女孩的時候顯得熱情活潑,寫貓狗時則稍顯淡漠,這一熱一冷之間形成微妙的平衡。最後三條線的情感「爆發」也因為對話的冷熱而有不同表現,不過讀者大抵都能毫無阻礙地融入角色心,顯見作者功力之高。

看膩了大人濃稠與厚重的感情世界,不妨試試孩童與貓狗之間無心機的交流吧!人與人、人與動物、動物與動物的情感張力究竟能發揮至何種程度?不需要賺人熱淚,也沒有灑狗血的場面,且看萬城目學將一幕幕樸實的日常風景,化為衝破這三道界線的能量,並運用精巧的敘事結構,譜成這則有點奇幻、有點溫暖,又有點感傷的「兩人、一貓、一狗」故事。

萬城目學[M.M.]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戲即生活。紀蔚然《嬉戲》 | 家裡 | 極短篇雛型,飛翔。劉梓潔《父後七日》>>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