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推薦序] 男人的浪漫。大澤在昌《毒猿》

DuYuan.jpg 

冷硬派,穿了就是「男人的浪漫」。

讀過前作《新宿鮫》的讀者,想必會有類似的體認。一位無法升遷的邊緣警察,總是獨自遊走犯罪大街,他的敵人是新宿的罪惡源頭──黑道,有時也得面對扯後腿的警界官僚,唯一的慰藉便是身為搖滾歌手的女友,他打擊流氓,不顧全團體大局,只求遂行自身信念。

這就是主角鮫島,一頭緊咬惡勢力不放的頑固鯊魚。他跳以往日式冷硬派的典型,既不是淡漠的旁觀者,也不是國際陰謀的攪局者,他所對抗的,是一種明確而寫實的「社會之惡」。

這樣的主角,必須同時具有「公權力」與「孤獨」這兩項在現實中看似牴觸的特質。具有公權力的警察往往成群結隊,不可能孤獨,於是大澤在昌設定鮫島是個握有足以撼動警界秘密,同僚不敢親近的危險份子,藉以塑造主角職場上的孤立,也成就了冷硬派。

這麼一個孤獨的背影,我們稱之為「硬漢」。

然後我們來到《毒猿》。這回,硬漢的背影增加至三名,除了主角外,還有緬懷軍中回憶,與鮫島聯手追昔日同袍下落的台灣刑警郭榮民,以及背負愛人死亡傷痛,執意復仇的台灣殺手「毒猿」。鮫島有了夥伴,孤獨色彩轉淡,「男人的浪漫」卻逐漸加深。

本作出版於一九九一年,深入描寫當時旅日華人圈的底層社會。白色恐怖、水鬼仔、一清專案、四海幫、黑星、紅星……這些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名詞不斷出現,不僅讀來倍感親切,也為系列的新宿街頭染上一股國際交鋒的色彩。文對話論及九○年代的台灣黑道特質,亦提到台北的萬華區,看過電影「艋舺」的讀者,或許可與書中情況做對照。

男性角色大抵分屬四大集團:日本警方、日本黑道、台灣警方與台灣黑道,這些角色互有類比(如鮫島與郭的相似,台日黑幫的類比),其間的恩怨結構(友情、仇恨)是劇情推演的主要來源。女性角色也不遑多讓,中國的殘留孤兒奈美與殺手這對亡命鴛鴦,對照鮫島和晶的平穩(但其中也存在職業差異的不穩定因子),也是書中一個鮮明的對比。

表面上,讀者看到的是一部殺戮、爆破、槍戰、格鬥交織而成的動作片,實則是作者大澤在昌利用生離死別的悲劇特質,凝聚每段落角色的情感張力,構成一幕幕扣人心弦的人間劇場。經由這些衝突,我們看見警匪火拼底下的人性糾葛,有男人之間的惺惺相惜,也有男女之間的義無反顧,更有幫派之間的勾心鬥角,這些心思透過日本與台灣、警察與黑道所勾勒出的四個象限,給清楚的描繪出來。

於是我們會發現,重點並非打鬥與床戲本身,而是其背後支持的情愛與信念。對逝者的憐憫,對故人的思念,對所愛之人的體貼,以及對正義的一股執著,凡是能引發感性的一切元素,皆是浪漫。

那麼,請翻開這個屬於硬漢們的故事。

 

(本文為皇冠文化《毒猿》推薦序)

大澤在昌[A.O.]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解說] 男人的苦惱、救贖與解脫。橫山秀夫《窮追不捨》 | 家裡 | 戲即生活。紀蔚然《嬉戲》>>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