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滑稽的現代怪談。東野圭吾《黑笑小說》

BlackJoke.jpg 

「X笑小」的最後一冊,就此三部曲的趣味性演變來看,的確有逐漸邁向星新一或筒井康隆風格的趨勢?

來有趣,中文裡用以形容使人發笑的形容詞不少,如好笑、幽默、詼諧、滑稽,形容發笑的狀態,則有哄堂、捧腹、莞爾等等。這些辭彙或有程度區別,或使人「笑」的方向性各異,當我們要挑選一個作為事物之趣味性的形容時,往往難以精準。

對我而言,《黑笑小》就是一部「滑稽」但不「好笑」的作品集。

東野圭吾的幽默短篇,不少都是從某種社會現象出發的,也因此在讀後,往往會感受到如刀尖般的鋒利指責,讓旁觀這把刀的人發笑,也讓被刀指的人冷汗直流。有時這些社會現象本身就是一種笑點,有時則需要透過誇大的手法,突顯那裡頭最為荒謬的部分。

讀《怪笑小》時,東野於後記中所透露的創作意圖,明某些短篇是對自身周遭事物的強烈指涉,這點令我感到戰慄。將現實生活的苦惱或不滿化為作品的形式,以此獲得紓發,這當中是否存在作者本身的惡意呢?也因此,到了《毒笑小》與《黑笑小》雖然沒了後記,我卻不時在讀中,不知不覺將作品與東野自身的生活作連結。

〈另一種助跑〉裡文學獎五度落選的資深作家,〈線香花火〉裡得了獎便妄想出頭天的新人作家,〈過去的人〉裡不斷淘汰作家的文學界洪流,〈決選會議〉裡那些有眼無珠的評審們……不難想像這些是將東野見過、體驗過的事情,以諷刺的形式記錄下來,畢竟他的作家生涯是歷經坎坷後才獲得風光的嘛。〈巨乳妄想症候群〉、〈痿而康〉與〈萬人迷噴劑〉反映許多男性的苦惱,身為男性的東野,想必也想過這一方面的事,笑著以文字記錄自己的欲望吧?而〈灰姑娘白夜行〉與〈不笑的男人〉更是反求諸己,前者是著名童話透過自身作品《白夜行》的觀點解讀,後者更是將矛頭指向自己的諸多幽默作品本身。

若將作者自身的生活擴大至整個社會,我們或許也可從「社會派」的角度,去觀察某些作品呈現的現代問題。〈太清晰〉講空氣汙染,〈跟蹤狂入門〉講跟蹤狂問題,〈臨界家庭〉則是講商人操作的手段……當這些社會現象融入作者無邊際的想像力(甚至是科幻色彩),呈現出另一種滑稽突梯之餘,挑起的不僅是讀者的笑意,多少也會在讀者心底留下類似的擔憂吧?

這使我想起著名節目「世界奇妙物語」也曾改編過《超‧殺人事件》的短篇,當一個實際的社會現象透過扭曲、怪誕的手法表現,目的已經不僅是「滑稽」的效果了──或許還暗藏「驚悚」的元素,是一種「現代怪談」。

而這,正是我認為東野流黑色幽默的獨特演出方式。



相關連結:
   逆轉讀書會成員們的心得
東野圭吾[K.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1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記憶的創造。葉覆鹿《小城市》 | 家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第九屆徵文獎作品集 販售資訊>>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2011-06-03 Fri 14:54 | |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