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書信體的應用。拉克洛《危險關係》

LesLiaisonsDangereuses.jpg 

十八世紀後期的文學經典,利用書信的銜接,將讀者引入情慾橫流的法國社交界。

曾有過往日激情的梅黛侯爵夫人與凡爾蒙子爵,前者陰險狡詐,往往玩弄男人卻能全身而退,為了報舊情人的負心之仇,命後者將其懵懂無知的未婚妻「好好開發一番」;後者風流成性,因對女人始亂終棄而名聲不佳,近來看上正經女人,將「攻陷她」視為對自己的最大挑戰。兩人互相幫忙設局,卻又齟齬不斷,從他們四周衍生出的諸多男女關係,令人嘖嘖稱奇。

本書最大的特色是以書信體寫成。每封信均具備寄件人與收件人,因此既是第一人稱,也是第二人稱敘事。每次魚雁往返都會針對寫信者的身分更換敘事風格,立場也會有所改變,當讀者預先知曉「我」與「你」的利害關係時,讀信件自會有種類似看戲的趣味,再加上作者寫的是男女情愛,因此特別有用。

例如當我們已知凡爾蒙幫唐瑟尼、賽西兒這一對苦命鴛鴦傳信,是為了取得可趁之機,那他分別寫給兩者的信儘管措辭懇切,理由冠冕堂皇,讀者也會覺得荒謬且虛偽。又儘管唐瑟尼對杜薇夫人百般糾纏,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卻又為了討好梅黛自己只是逢場作戲,讀者也會明瞭這是他風流的劣根性了。

書信體的樂趣就是這麼來的,當然它還是有不足點:一般人很少寫長信(但時代不同,這點還很難),尤其是將一件事鉅細靡遺地寫進去(通常是口耳相傳),因此由書信構築的小,劇情發展經常是片段式、不連續的。本作為了彌補這點,我們經常看見信中以「提要」式的敘述,去填上那些信與信之間的空白,與其是給收信人看,不如是寫給讀者看的。以寫實性的觀點來看確實有些刻意,但為了推動劇情也是不得不為。

更有趣的是,本作還發揮書信的特性:白紙黑字,留有筆跡的發言證據。這項特性在結局生了莫大作用,使得書信體不僅是一種小體裁,更成為一項對劇情有關鍵影響的「物件」,於裡於外的好處,作者都充分利用到了。

一百七十五篇魚雁往返,勾勒出一段段情場的爾虞我詐,自然會猜測作者拉克洛也是社交界的花花公子。然而看了卷後的作者簡介,他到死前都是軍人,社會形象也都是「好丈夫、好父親」,如何寫出這麼一部情慾經典,著實引人遐思。



相關連結:
   逆轉讀書會成員們的心得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跋] 砲彈紛飛下的愛國激情。莫里斯‧盧布朗《羅蘋大作戰》 | 家裡 | 從奇幻冒險看種族糾紛。喬治‧馬汀《熾熱之夢》>>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