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推薦跋] 砲彈紛飛下的愛國激情。莫里斯‧盧布朗《羅蘋大作戰》

TheShellShard.jpg 

關於《羅蘋大作戰》其實有太多可以的,但請容我先從一個較不重要的地方──書名開始談起。

本書在日本,較為通行的譯名是《奧諾坎城之謎》,是以書中作為舞台的城堡領地命名,至於家喻戶曉的南洋一郎童書版則是題為《羅蘋的大作戰》,好讀版即沿用此譯名。南洋一郎版經由東方出版社的譯介後,書名改為《黑色的吸血蝙蝠》,過去也有其他版本題名為《神秘黑衣人》,這兩個名字都是在強調書中伯爵夫人的詭異形象。然而,不管是法文書名L'Éclat d'obus或英文書名The Shell Shard,其意均與上述無關,意為「砲彈的碎片」。

「砲彈碎片」作為書名聽起來並不是很鏗鏘有力,卻是足以體現作品氛圍的一種象徵,意謂槍林彈雨的戰場。本作連載於一九一五年的九月至十一月間,正第一次世界大戰進入白熱化時期,容也正是以大戰初期的法國情勢為背景,敘述一名青年軍官在戰爭中與其妻分離復又重逢,並與一神祕的伯爵夫人交手的故事。不僅是懸疑冒險小,也可當作戰爭小、間諜小說閱讀。

一開始便緊抓住讀者胃口。幼時喪父的青年保羅‧戴霍茲與新婚妻子伊麗莎白來到新居奧諾坎城,那裡有他妻子兒時與母親一同生活的美好回憶,就在他們進入伊麗莎白亡母的房間時,看見她的肖像畫,那張臉竟與當年殺害保羅父親的凶手一模一樣!父親遭慘殺的仇恨使保羅無法面對妻子,不久戰爭爆發了,他留下城堡的妻子與僕人不告而別,毅然投身戰場,此後那張殺害父親的邪惡面孔,不斷地在他四周出現……

故事中的年代從一九一四年的七月底、八月初法國發布動員令開始,至翌年的一月為止,期間主角保羅一面調謎般的殺父仇人身分,一面於各大小戰役出生入死。若熟悉一次大戰的讀者,讀本書自會有種歷史對照的趣味,因為主角參與的戰役正是史上著名的馬恩河大捷(Miracle of Marne)與血流成河的伊塞會戰(Battle of the Yser)。此外,德皇威廉二世與法軍總司令(書中未言及名字,但應為約瑟夫‧霞飛)等歷史人物也在故事中登場。

如此結合謎團、戰爭的戀愛冒險史想必十分精采,然而不少羅蘋迷都對本書有些微詞,因為在故事裡,我們大名鼎鼎的怪盜紳士只現身一幕,對保羅講了一、兩頁的話就退場,之後再也沒有出現。

若抱著看羅蘋大顯身手的心態讀完這本書,想必會滿腹疑惑──為何作者盧布朗讓羅蘋如此邊緣化?當然我們知道在《813之謎》裡,羅蘋被世人認為投崖自盡了,自然不可能大搖大擺行動,即便如此,本書後續的《黃金三角》與《棺材島》羅蘋(化身為西班牙貴族佩雷納)仍佔有一定篇幅。當然盧布朗也寫過自始至終羅蘋從未出現,但登場的某個人物「疑似」是其化身的作品,但像這樣給予「實名羅蘋」如此低的戲份,本書還是唯一一部。

這當然是有原因的。本作於一九一五年九月至十一月連載,翌年法國出版單行本,當時的版本並沒有羅蘋的那一幕,換言之,盧布朗最初並未是以「羅蘋系列作」的心態寫成本書的。事實上讀者應該可以判斷出,故事中羅蘋雖給予主角關鍵性的建言,但該幕的必要性可有可無,少了並不會有影響。

法國經歷了普法戰爭與喪權辱國的法蘭克福條約(割讓亞爾薩斯-洛林地區)後,對德意志的仇恨情緒日益高漲。西線戰事期間盧布朗寫了本書,其中多少貫注了自身的國族情仇,我們可以看到書中描述德軍燒殺擄掠的駭人景象、皇族的醜態,甚至稱其為「不該同情的野蠻人」。因此縱使本書有著冒險、懸疑的樂要素,但國族主義如此濃厚的作品,盧布朗並沒有打算寫成羅蘋系列作,直到一九二三年改版時,可能是在出版社的要求之下,才加筆使羅蘋短暫現身,也成為我們今日見到的版本。

也許盧布朗並未將主角設定為羅蘋,是因為他「從不殺人」的信條所致──這對一名戰地軍人而言幾乎不可能。儘管如此,我仍對這部僅能稱之為「外傳」的作品情有獨鍾,究其箇中原因,或許是主角保羅‧戴霍茲與羅蘋各方面的相似之處吧!他對戰爭離異的妻子展現的深情,面對德軍的攻勢展現的勇氣,對伯爵夫人的詭計表現出的洞察力,無一不與羅蘋的人格特質有所重疊,最重要的是,羅蘋也與保羅一樣,懷有至高無上的愛國情操。

不如這麼:雖然退居配角位置,但羅蘋精神一直都在,盧布朗筆下的這位怪盜紳士不僅感染了全法國人民,也感染了作者本人,使他筆下的人物也具有類似質素。戰爭期間人們冀望看見的愛國心、勇氣與柔情得以匯聚在故事主角身上時,他的名字是否為羅蘋,似乎已不是那麼重要。《黃金三角》的派特里斯上尉如此,本作的保羅‧戴霍茲亦是如此。

同樣是將背景設定在一次大戰的故事,《黃金三角》與《棺材島》對戰爭的觀點就有所不同。相較於本書針對戰地的詳盡描寫,以及透過主角體現的愛國情操與反德情緒,《黃金三角》則是藉由一名因戰爭而肢體殘障的傷退軍人之眼中所見,呈現戰爭的悲慘與荒謬,到了《棺材島》更是將場景移到與戰爭無緣的孤島,結尾還經由羅蘋之口控訴時代的混亂與瘋狂,此時的盧布朗,其厭戰心理已表露無遺。

作家的書寫經常蘊含對時局的觀感,在社會動盪不安的年代尤其明顯。從這一點來看,《羅蘋大作戰》的確在盧布朗作品中有著獨特地位──它代表的是一種戰爭初期的愛國激情,以及對民族英雄的渴望與追求。

 

(本文為好讀出版《羅蘋大作戰》推薦後記)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女性作家筆下的社會與犯罪。麗莎‧嘉德納《活著告訴你》 | 家裡 | 書信體的應用。拉克洛《危險關係》>>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