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推薦序] 無限延伸的浪漫主義。莫里斯‧盧布朗《兩種微笑的女人》

TheWomanWithTwoSmiles.jpg 

十五年前,女歌手伊莉莎白受邀到沃爾尼克莊園,於眾目睽睽下即興演唱時離奇死亡,配戴的珠寶也不翼而飛。十五年後,城堡的新主人德‧埃爾勒蒙侯爵打算將莊園出售,此時一位金髮美女安托瓦妮娜找上他,這位具有「間女孩」與「謎樣女賊」兩種微笑的女子遇上了麻煩,成為青年勞爾、匪頭「大塊頭保羅」與高爾熱萊探長三方爭奪的對象。爭奪戰進入白熱化的同時,過去案件的真相也漸露曙光……

《兩種微笑的女人》是一九三二年的連載作品,羅蘋系列倒數第四部長篇。雖然時空是設定在《奇巖城》與《813之謎》兩樁冒險之間的軼事(作中有提及羅蘋年齡約三十五),但就創作年代來看,是相當後期的作品了。

儘管後世對羅蘋長篇的評價,多半還是前期作品較高,《兩種微笑的女人》還是在不少推理迷(甚至是解謎愛好者)記憶中,佔有一席之地。原因無他,自然是在於開頭那引人好奇的女歌手猝死案,背後的真相是如此令人驚愕,讓讀者印象深刻。有不少讀者認為真相相當誇張,甚至無法理解盧布朗為何這麼寫──當然以現今推理小千奇百怪的程度,許多人應該見怪不怪了,但就當時的情形來,算是頗為前衛的設計。

很難作者寫作時的想法是什麼,然而一系列的作品讀下來,是可以看出端倪的。筆者認為羅蘋過去某些案件的構圖中,已或多或少表現出這種「誇張」的特質,這項特質得明確些,便是「濃厚的浪漫主義」。

相較於謹慎、亦步亦趨的十九世紀末福爾摩斯,活躍於二十世紀初的羅蘋顯得浪漫、天馬行空許多,他的冒險史中經常出現摩托車、潛水艇、熱氣球等(當時被認為是)新時代的物,謎團也極富幻想性,甚至有些類科幻的描寫。本作就出現了當代尚未發明的「大門監視器」,一般認為是英國人貝爾德在一九二○年代後期所做的一系列電視傳訊實驗,發盧布朗寫出這樣的「玩意兒」。

這麼看來,會出現如此異想天開的真相也就不奇怪了,到底,那正是作者將羅蘋系列裡的浪漫主義,做了最大限度延展。

推理、冒險與戀愛,是羅蘋系列經常出現的三要素。盧布朗年代尚處於推理小的黎明期,必須有機關與圈套,設計得好會使讀者拍案叫,追求的是精巧、炫目。至於冒險,首重緊張的節奏與令人屏息的刺激感,當讀者舒緩的下一秒,角色卻又採取意想不到的行動,這種連續的「出人意表」正是懸疑、冒險小的精髓。

而本作「懸疑」的核心人物,正是如書名所示的那位女子,前一刻她還只是個衣著樸素,會為了警察到來慌張不已的下女孩,不消多久又搖身一變,成了半夜潛入侯爵家,竊取私人文件的女賊!這份神祕感染了羅蘋,也迷惑了讀者。爾後上演三個團體的搶人大戰,全是圍繞在這位女子身上,此時盧布朗將小視點稍加分散,不僅敘述羅蘋,也敘述「大塊頭保羅」與警探高爾熱萊的思維與行動,你來我往的交鋒劇情,令讀者看了目不暇給。

推理、冒險這兩項元素均與羅蘋的個人特質息息相關,「戀愛」就更無庸置疑了。讀過其他羅蘋系列的人,想必都會對他拈花惹草的功力印象深刻,有時是英雄救美,有時是協同犯罪,儘管一開始動機不同,最後一定會將女孩子追到手。

在初期單一作品的形象裡,羅蘋的情感尚稱專一,儘管每換個故事羅蘋就換一個交往對象,那也是因為過去的女友與自己生離死別的緣故。然而到了《名偵探羅蘋》(L'Agence Barnett et Cie),這位彬彬有禮的怪盜紳士開始踏兩條、甚至三條船,在《古堡驚魂》(La Barre-y-va)中,出現羅蘋與兩位女主角同時相戀,最後皆被甩的情節,而本作《兩種微笑的女人》雖是寫他的青年時代,卻已將其花花公子性格發揮到淋漓盡致。

除了他一心追求的女主角安托瓦妮娜(克拉拉)外,讀者會發現他不時打電話給一位女性奧爾佳,連哄帶騙地訴甜言蜜語,而對方的身分竟是某國王妃!換句話,羅蘋一邊進行不倫戀的危險遊戲,一邊追求著其他女性。故事中段羅蘋受制於高爾熱萊後,反擊手段也是綁架他那有些風流的老婆,兩人度過美好的一晚……(咦,這模式好像在《813之謎》出現過?)若再加上他電話裡僅提到名字的那些「女性友人」,以他在本作的男女關係,真可為法國版唐璜無疑。

這樣艷福不淺的大情聖,是代表法國人多情的民族性?或只是盧布朗晚年為滿足私欲所寫?雖然都有可能,但我想從另一個角度去解釋:過往作品該有的羅蘋三要素,《兩種微笑的女人》也都有,若「誇張的真相」與「曲折的交鋒」代表的分別是推理、冒險的極致,那麼「泛濫的男女關係」代表的就是戀愛的極致吧?將這三個要素往地平線全力延伸,就成了你我所見的風貌。

而我們的主角──這麼一個機靈、勇敢,卻又十足痞樣的怪盜紳士,就站在這三條線的相交位置。對讀者而言,亞森‧羅蘋正是這麼一個人物:自由、奔放,風流卻溫情,是浪漫主義的化身。

附帶一提,法國曾於一九七一、一九七三兩年製作一系列的羅蘋影集,由喬治‧戴庫利耶(Georges Descrières)主演,前八集有代理至台灣。本書的改編劇「雙面女人」正好就是第八集,舞台移至羅馬,角色也改為義大利人名,劇情走向大致依照原作,但更為緊湊,增加不少動作場景,最重要的女歌手死亡真相則改成較合理、符合現實的版本,有興趣的讀者不妨找來看看。

 

(本文為好讀出版《兩種微笑的女人》推薦序)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從少年硬漢到理性神探。史恩‧皮考克《少年福爾摩斯I:烏鴉之眼》 | 家裡 | 機器人的一千零一夜。山本弘《艾比斯之夢》>>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