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推薦序] 從少年硬漢到理性神探。史恩‧皮考克《少年福爾摩斯I:烏鴉之眼》

EyeOfTheCrow.jpg 

若要從古今中外推理小裡,挑出具代表性的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無疑是箇中首選。這位居住於英國倫敦貝克街221B座的神探,思考時著煙斗,一身獵鹿帽與獵裝的形象早已深植人心,其搭檔華生亦成為偵探助手的代名詞。甚至在作者柯南‧道爾死後,仍有許多作家爭相撰寫仿作/贗作,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熱潮依然沒有退燒,二○○九、二○一○年分別有原創電影、電視影集相繼上映,足可見全球風靡的程度。

這些衍生作品,有的模仿原典的角色形象,力求相似性,並挖掘原典未明確記錄的部分,填補福爾摩斯人生的空白;有的則是尋求改造,雖使用已知的福爾摩斯特徵作擬仿,卻又有某種程度的偏移,藉以達成詼諧、人物轉化等特殊目的。這兩種作法經常背道而馳,正如同守舊與革新經常走在潮流的兩端。

以這種角度來看,北美作家史恩‧皮考克的「少年福爾摩斯」系列就處在一個特殊位置,它的容「既像福爾摩斯,也不像福爾摩斯」。

首部作《烏鴉之眼》便揭示這位神探有些灰暗的童年:十三的少年夏洛克‧福爾摩斯,父親是博學多聞的猶太人,母親是貴族之女,兩人原本各自有平穩的未來,卻因為私奔和親戚斷關係,一家在倫敦的南華克區過著貧窮生活。某日,白教堂區有女子遭殺害,一名阿拉伯人被逮捕,夏洛克從報上得知案件,好奇之下逃學去觀看監獄押解犯人,還跑到案發現場,在那裡,他見到了烏鴉……

凡是衍生作,大抵都存在著「密碼」供通曉原典的讀者拾遺,本書的「福爾摩斯密碼」即是角色名字。雖然原典並未提及其父母姓名,無法作比較,但看見兄長梅克夫特,以及偵辦命案的警官雷斯崔德這兩個名字出現時,想必讀者心中仍會有些興奮。甚至柯南‧道爾也在書中以慈善家的身分登場(儘管名字有些差異);更不用他那展現獨立性格,與主角有微妙情誼的女兒艾琳(Irene),以及一身黑衣,不時找福爾摩斯麻煩的少年幫派頭子惡大(Malefactor)了,前者讀者可能會懷疑她是否將來會改姓阿德勒(Adler),成為福爾摩斯口中的「那個女人」,後者儼然就是少年版的莫里亞提。

然而,某些設計固然能喚起福迷的記憶,卻帶來更多疑惑:為何沒有華生?為何雷斯崔德警長和福爾摩斯年紀差距這麼大?(不過這疑問藉由某角色出現便可解開)更重要的──為何主角如此多愁善感,一點都不像讀者心目中理性的福爾摩斯?

當然,我們都知道福爾摩斯和華生初遇的那一幕不是在少年時代,而我們讀到的那些福爾摩斯事蹟,泰半是經由華生之口,華生尚未成為記錄者的那段時期,故事基調必然會不同。本作避開過往的模式,採用全知視點,透過作者的細緻筆觸,深刻描繪出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風貌,特別是底層社會──街道髒亂、貧富差距、少年犯罪等問題,血淋淋地呈現眼前。

與古典的福爾摩斯探案不同,這樣的書寫方式,使偵探從憑藉智慧的解謎者,搖身一變成了在黑暗巷弄中奔走,與社會不良分子周旋的「少年硬漢」,形成類似冷硬派(Hard-boiled)的風格了。如此改變不全然是華生缺席之故,但兩者不無關聯。

這樣的福爾摩斯,就不是我們熟悉的那個福爾摩斯了嗎?他的確是,只是尚未「蛻變」。當我們在故事中隨著主角的遭遇而心情起伏時,也會看見福爾摩斯如何從一位多愁善感的少年,成為日後不被情感左右,以理性思考為處世原則的偵探。

如此轉變的契機是什麼?請翻開《烏鴉之眼》,你會發現作者給了一個合理的答案。

 

(本文為晨星出版《少年福爾摩斯I:烏鴉之眼》推薦序)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一套珍本照古今。約翰‧鄧寧《藏書謎》 | 家裡 | [推薦序] 無限延伸的浪漫主義。莫里斯‧盧布朗《兩種微笑的女人》>>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