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好萊塢3D動畫?柳漢鎂《請問,蒼蠅神探》

DetectiveFly.jpg 

二○一一年,可是華文推理成果豐碩的一年,不僅有島田獎的三本入圍作品,過去在其他創作領域占有一席之地的兩位前輩紀蔚然、張國立也相繼發表他們的推理詮釋作,使得一向以本格為主的華文推理頓時有了新氣象,朝「百家爭鳴」更邁進一步。

而在年尾時,有一本同樣也是華文推理的書悄悄地出版了(這麼也不太對,只是曝光度沒前述的作品那麼高),它的開本小卻頗厚(比對了一下,與日本文庫本的大小幾乎相同),有著類似卡夫卡《變形記》的趣味設定,主打黑色幽默──也就是這次要談的《請問,蒼蠅神探》。

雙眼一睜開,主角已變成一隻蒼蠅──不僅是卡夫卡,同為推理小,日本作家鳥飼否宇也寫過類似設定的《昆蟲偵探》,然而《昆蟲偵探》不僅只是主角是螂、偵探是熊蜂這點差別,鳥飼憑著身為動物學者的專業領域,將筆下的昆蟲世界寫得像是科普書籍,充滿許多關於昆蟲習性的專業知識(儘管仍有部分人類般的思考),不失為是一部融合知識與推理的有趣小

相較之下,這本《請問,蒼蠅偵探》就是完全的擬人化。不別的,光蒼蠅的視力這點就與實際情形有差異──昆蟲視力是來自複眼,雖然蒼蠅在昆蟲裡算很好的了,還是遠比人類來得差。當然,完全擬人化的寫法並不是什麼壞事,我猜測作者柳漢鎂也並非相關背景出身,事實上,本書正是利用「擬人化」才塑造出許多黑色幽默趣味。

提到蒼蠅,許多人一定聯想到髒亂的環境。而在本書,這樣的環境也隨著主角(蒼蠅)的行動遍佈在劇情裡,除了推理小會出現的陳屍現場外,充滿糞便、髒汙與惡臭的地點經常是劇情的主要過場,於是我們可以見到一種情形:主角蒼蠅「A仔」依循過去的人類思考,對那些穢物作噁,手下的蒼蠅們卻一隻隻前仆後繼,視之為美食而食指大動──其餘如蒼蠅的審美觀、生死觀也和人類大不相同。這種屢次形成的滑稽反差,就是一種黑色幽默,可是本書的主要賣點。

敘事結構分成兩路,一條是菜鳥刑警姜英治的第三人稱視點(偶爾混合英治的第一人稱),另一條是前刑警蒼蠅A仔的第一人稱視點。是故本書是「人」與「蒼蠅」的世界交替敘述而成,至於這兩個世界要如何「交會」──英治要怎麼與A仔交談,作者倒是有個有趣的安排,在此就不透露了。

然而,不知是否我看不習慣,有時會感到視點錯亂,或許是因為兩點:一、第三人稱的英治也會用第一人稱說內心戲,容易和主要用第一人稱的A仔混淆。二、章節安排上,視點轉換的間隔並不固定,有時隔章就換,有時卻是兩三章才變更視點。或許這部分可再調整一下,便於讀者理解。

《請問,蒼蠅偵探》的對話也頗「台」。主角A仔原本是位警察,任職於某純樸的鎮,個性海派卻自大,有時還會爆粗口,與之形成對比的英治則是書生型人物,滿腔熱血卻尚未認清現實,其他警局同仁如組長、果凍、年糕、福哥也各有特色,有的俗仔有的腹黑,有的高深莫測,蒼蠅世界也有副班長、胖子、瑛瑛、媛媛等各具特色的配角。總體來,本作的角色形塑相當多元,許多突顯彼此反差的對話橋段,便被作者拿來作為增進趣味的佐料。

然而這些作為佐料的插科打諢,不得不實在嫌多了點。感覺兩位主角隨時隨地都在喇賽(講搞笑的屁話)或聽別人喇賽,剛睡醒便喇賽,出任務時也喇賽,整本書大概有六、七成是在喇賽,相形之下劇情的推演便顯得緩慢,彷彿是在看一齣連續劇的劇本。本書雖是小開本,卻也厚達五百多頁,龐大的對話量功不可沒。

因此我看到一半時在想:同樣的容,若拍成類似皮克斯或夢工廠的3D動畫風格,會不會更好呢?(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蟲蟲危機」)影像相當適合大量對話的呈現,再加上劇情有動物擬人化,以及充滿台式風格的梗,怎麼看都像是在看3D動畫電影(你為何好萊塢的3D動畫會很台?……我想你應該沒看過中文配音的版本。託翻譯之福,很多台詞又台又好笑)。事實上,當我開始用觀賞動畫的心態讀後,先前的遲滯感便有所改善,順暢多了。

然而在「推理」方面的表現,本書仍有改進空間。儘管是不重視謎團、詭計的警察小,線索安排與伏筆的收線仍需控制得宜。明明警方早已掌握白骨案死者衣服的某項特徵,卻在揭曉真相時才告知讀者──當然也有許多推理小會隱瞞線索,但同時也會放出「提示」,也就是「埋梗」,像本書這樣完全沒有埋梗,最後才爆出關鍵的寫法,讀者不會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只會覺得「都作者在」。此外同樣有許多地方,從殺人動機乃至於小姐身上的氣味,這些描述都缺乏「前後呼應」,問題雖沒有死者衣服來得大,但若加上應該會更好。

另外,我對台灣的警察編制沒有很熟悉,但印象中地方分局負責偵辦刑事案件的單位,過去是叫「刑事組」,現在是叫「偵隊」,而書中的單位卻是寫「偵組」,讓我有些疑惑,不知這部分是寫錯還是我見識淺薄?請行人告知。

至於某些推理迷一定會問的問題:「是推理小嗎?」我只能每個人對推理小的評判標準不一,很難有個定見,對我而言《請問,蒼蠅神探》是推理小,但樂趣、重點不是在推理,而是裡頭的黑色幽默。日本也有許多打擦邊球的推理,這些作品也陸續被讀者們納入範疇,拓寬「推理」的領域。

總括來,《請問,蒼蠅神探》有著不錯的發想,角色塑造、幽默元素也相當豐富,只是因為敘事節奏、推理結構上的失衡,使得整體有些走味。當然華文推理在「幽默」這部分尚待開發,因此作者後續會寫出怎樣的東西,我仍抱著高度期待,寫成「系列作」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就看如何耕耘了。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滑稽的配角,豐富的解謎。莫里斯‧盧布朗《古堡驚魂》 | 家裡 | 一套珍本照古今。約翰‧鄧寧《藏書謎》>>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