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推薦序] 滑稽的配角,豐富的解謎。莫里斯‧盧布朗《古堡驚魂》

TheMysteryOfTheGreenRuby.jpg 

一部成功的系列作品,首推人物塑造。這些小之所以膾炙人口,在於頻繁登場的角色能以個人魅力擄獲讀者的心,他們或許不是完美,但必定有討喜的人格特質。有時光主角一位還不,配角也得展現特色才行,眾所皆知的福爾摩斯,其優異的探案能力固然吸引人,但沒有華生「略低於常人智慧」的插科打諢,效果恐怕也要打個折扣。

相較於福爾摩斯,羅蘋經常給人單打獨鬥的印象,當然他不是沒有助手或部下,只是經常更換,名字在讀者腦中留不住罷了。另一方面他形象也實在過於強勢,集英俊容貌、高超智慧與矯捷身手於一身,讓那些出場數不多的配角相形失色,要對他們生印象,還真是考驗讀者的記憶力。

當然還是有少數獲得盧布朗垂青,得以不時現身的人物,其中葛尼瑪與貝舒,便是羅蘋系列數一數二的重要配角。

這兩人都是刑警,繼承了古典推理「偵探最聰明,警察往往是丑角」的宿命。然而相較於勤奮踏實,偶爾展現睿智,只有在追捕羅蘋才會吃癟的葛尼瑪,貝舒是更為莽撞、愚笨的,他的丑角特質不僅在與羅蘋的正面交鋒上,連案能力也經常被比下去。

讀過短篇集《名偵探羅蘋》(L'Agence Barnett et Cie)與長篇《奇怪的屋子》的人,應該可以體會到羅蘋化身的私家偵探吉姆‧巴特對貝舒刑警是如何百般嘲弄,然後便底抹油、溜之大吉,也難怪貝舒一見到他就想揪住他衣領。到了本書《古堡驚魂》,貝舒對羅蘋的芥蒂隨著時間淡化不少,兩人重逢時還以「老戰友」相稱,然而隨著案件發生,兩人展開調,羅蘋又開始奚落貝舒,他們的關係已然類似日本的漫才二人組,總是一個耍寶、另一個吐槽了。

可惜的是,經歷三部作品的活躍,貝舒似乎就此從盧布朗的作品銷聲匿跡,雖然在最後一作《羅蘋的財富》(Les Milliards d'Arsène Lupin)有跑龍套出現一下,卻無足輕重,想回味這二人組的滑稽互動,只能翻舊作了。

《古堡驚魂》從一妙齡女子闖入哈吾爾‧阿維納子爵(即羅蘋)的住處開始,隨後老友貝舒打電話來,請他協助調塞納河岸附近「漲潮線」區發生的一起命案,該女子凱特琳也牽涉其中。死者是她的姐夫葛森,葛森打算進入「漲潮線」莊園一處房屋搜尋失蹤的凱特琳時,被藏身於屋中的某人開槍擊斃,當目擊命案的眾人趕到現場,凶手卻似煙霧一般,從屋中消失了。

眾人環伺之下的命案,凶手卻不見蹤影──這是古典推理主題「不可能犯罪」的一環。該案與過去莊園發生的幾樁傷害、竊盜事件相連結,犯人據是一名戴大帽子的男人,村民們還流傳關於他一些不可思議的事蹟。不可能犯罪與「怪人」的結合,經常有著增添神祕色彩的功能性,故事中也加入了鍊金術、瘋癲老太婆的言語等神祕要素,更增強此等氛圍。

另一方面,除了開頭的不可能犯罪外,解謎部分還有「移動的三棵樹」之謎,以及遺囑的暗號解密。對於氣氛與謎團的融合,作者可使出渾身解數。在羅蘋諸多長篇中,《古堡驚魂》分量並不厚重,卻能結合上述諸多元素生足樂性,已是難得的佳作。

此外,本作也承襲羅蘋長篇「尋寶」的系譜,作中他除了提及《奇巖城》、《魔女與羅蘋》(La Comtesse de Cagliostro)等過往自身的奪寶經歷,還引用愛倫坡〈金甲蟲〉(同樣是以解開密碼為主題的寶藏探險)的情節。盧布朗筆下這位名聞遐邇的大盜,不僅是喜歡盜取徬徨無助的少女心,對於古人財富的執著與探求,由此可見一斑。

 

(本文為好讀出版《古堡驚魂》推薦序)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觀景窗之戀。小路幸也《東京公園》 | 家裡 | 好萊塢3D動畫?柳漢鎂《請問,蒼蠅神探》>>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