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幻想、詩意與懷舊。島田莊司《御手洗潔的舞蹈》

TheDanceOfMitaraiKiyoshi.jpg 

《御手洗潔的問候》的延伸。御手洗系列的短篇集,大抵都有個承先後的作用,不僅確立了系列的風格取向,也為角色的背景、個性填補一些空白,除此之外,本書還小小地「服務」了一下讀者。

只可惜皇冠過去的出版重點仍是放在該系列的中長篇,也因此在《問候》之後遲遲不見短篇集的出版計畫,如今《舞蹈》的試讀活動已開跑,在經歷了中期巨篇化、後期「二十一世紀本格」的御手洗之後,讀者可以藉由這本回顧馬車道時期的御手洗,品那純粹、幻想式的解謎況味。

《舞蹈》共收錄三部短篇,以及一篇服務讀者取向的角色生活短文〈近況報告〉。首篇〈戴禮帽的伊卡洛斯〉便展現出系列一貫的,如童話般的謎團風格:一名畫家在大門緊鎖、窗敞開的公寓四樓房離奇消失,數天後發現他身著西裝、兩臂伸直的屍體,位置竟是比窗還高的屋外電線上!此外附近還發生列車斷臂事件、公園裡的精神失常女性等插曲,御手洗將這些元素組合起來,推理出一個近似異想天開的真相。

這種「現實世界裡的荒謬」在前、中期的島田作品中經常可以見到,讀者會覺得真相「實在是太扯了」,但裡頭會蘊含一種荒謬劇般的奇想──或者該:因為謎團本身就很離現實,所以作者只是用「不那麼離現實的法」去解釋。一旦習慣這種寫法,就成為作者的獨特風格,反而會在讀時預設一種「反正一定會很扯」的立場,將自己融入在荒謬的情境中。

相較之下,後兩篇〈某位騎士的故事〉與〈舞蹈症〉真相就顯得貼近現實許多(雖然還是有某種程度的巧合機運)。〈某位騎士的故事〉曾收錄於林白出版社的《日本推理小傑作選2》,是典型的不在場證明破解:在末班電車已開走,積雪嚴重的路況下,要如何在限制時間從A地到B地?〈舞蹈症〉則像是福爾摩斯〈紅髮會〉與〈六座拿破崙像〉的結合,由一個人疑竇的開端──神秘男子以天價租下二樓,房客一到夜晚便會跳起詭異舞蹈──起頭,在偵探的奔走下,逐漸揭露背後隱藏的犯罪意圖。

然而,各篇不論是融入作者自身的「謎團幻想性至上」創作理念,或是承繼他過去的「類社會派推理」創作經驗,甚或與福爾摩斯致敬,都可見到島田試圖在現代社會裡,融入一種童話、史詩或神話般的「詩意」。

像是描寫人對於飛行的渴望,將死於高空的屍體比為希臘神話中,因為飛太高而死亡的伊卡洛斯(文中沒有提到這個神話,僅表現在篇名上,大概是希望讀者自行連結);或是為了心愛女性犯險的男人,作案時想起音樂劇「夢幻騎士」裡的唐吉軻德,心歌詠讚揚騎士精神的歌曲〈不可能的夢〉;以及〈舞蹈症〉首節的「巨塔消失」一文,初讀時雖容易想成是古典推理的「不可能犯罪」(大型建築物在一夜之間不見了),然而對照後文的真相來看,其實是在描寫隨著都市代表建築的傾,其居民心的震盪與不安,相當具有時代意義。

也因此〈舞蹈症〉讀來有著濃厚的懷舊感,文末更以某病症的治療為引,批判了當代的醫療用藥問題。然而本書發表於一九九○年,以現代的觀點來看,另兩篇也都很有懷舊風味,尤其〈戴禮帽的伊卡洛斯〉與〈舞蹈症〉均發生在東京的老街文化區淺草一帶,裡頭提到的景點如仁丹塔、凌雲閣等建築均已拆除或倒塌,讀來更增添幾許愁。

而對於為數不少的御手洗迷來,不知最後的〈近況報告〉一文讀來是否也備感懷舊呢?裡頭記錄一九九○年,石岡與御手洗於馬車道同居的生活片段,既補充了角色性格,也很有服務讀者的味道。對照御手洗出國後,兩人分居兩地、各奔西東的現況,不禁讓人感嘆偵探負心……啊不是,是世事無常啊!

讀畢《御手洗潔的舞蹈》後,讓人對石岡筆下的御手洗有著諸多懷念(後期的敘述者換成海利希之後,彷彿就少了點什麼),希望後續的短篇集如《御手洗潔的旋律》、《P的密室》也能儘快出版。



相關連結:
   御手洗潔的舞蹈 by 黯泉
   試讀:《御手洗潔的舞蹈》 by 苦悶中年男
島田莊司[S.S.]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鬥智機巧的警賊對決。莫里斯‧盧布朗《神探與羅蘋》 | 家裡 | 觀景窗之戀。小路幸也《東京公園》>>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