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西洋版推理武俠?吉姆‧布契《巫師神探:血魔法之罪》

TheDresdenFiles_StormFront.jpg 

想像一個故事:芝加哥一位有執照的私家偵探,某天接到女警探友人來電,要他趕赴現場看一件慘人寰的雙屍命案,死者是黑道頭子的保鑣與一名妓女,他目睹屍體的死狀後回事務所,途中被黑道頭子關照,要他別插手。隨後他接受一名女子委託,要找出她丈夫的行蹤,在調的過程中,他分別邂逅了美女記者,以及妓女死者的前同事……

很平凡無奇的PI(私家偵探)小劇情對不對?這樣的容或許你也讀過,甚至可能好幾位作家都這麼寫過,差別僅在於角色的不同,個性是剛是柔,或溫情或毒舌而已。

那麼,如果再加上該名偵探跑去關係人的別墅,並在那施法捕捉小妖精詢問案情,之後跑到妓女的老鴇──美艷吸血鬼的公館,用五芒星護身符威脅她供出情報,回家閒製作魔法藥水,調期間還得顧慮名為「聖白議會」的組織監視……諸如此類的情節呢?

這就是《巫師神探:血魔法之罪》的容,一部將魔法元素融入現代社會的PI,也可是「奇幻推理」。

雖然這麼,卻與西澤保與艾西莫夫的「科幻推理」大不相同。作者吉姆‧布契筆下的「魔法」的確有其一套系統,但並非以「魔法」此等幻想元素架構出「理」成為謎團材料,而是將魔法融入主角的世界觀,成為他的武器與手段。左輪手槍、蛇蠍美女、黑暗中的殺手……這些常見元素被置換成魔法、異種族等奇幻物,而另一方面,主角出生入死、與黑白兩道周旋的橋段,與一般的PI並無二致。

若將場景移到中國古代,「魔法」轉換成武功心法,私家偵探搖身一變成為蓋世大俠,受人之託調一名江湖女子慘死的案件,那麼我想劇情線也差不多會一樣,連愛喝酒這點都可以套用(威士忌→高粱)。是「奇幻推理」,《巫師神探》或許與華文的「推理武俠」距離更為接近(這裡不用「武俠推理」而用「推理武俠」,純粹是我認為這類作品仍以「武俠」為主體,「推理」僅是輔助)。

當然這是就劇情的,本作承襲了PI的特點,那就是偵探都有一雙看透世事的眼睛,一張伶牙俐齒的刻薄嘴,輕一點是玩世不恭,嚴重點就是憤世嫉俗的痞子,武俠小裡的大俠就不太會這樣(雖然還是有這類的主角)。

過去我曾思考過武俠、奇幻、科幻等具備非現實元素的類型與「推理」融合時會遇到的問題,那時認為科幻要結合推理,比起武俠、奇幻要簡單多了,畢竟推理小是需要「規則」的,一切推論得從舞台世界觀的規則而來,而科幻可以有個明確、簡單的規則(例如艾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大法則),但奇幻、武俠的規則比較宏大且無條理(簡單來就是「作者了算」),很難被定義,就算定義出來也相當冗長,無法成為小的一部分。

像《巫師神探》這類的奇幻推理(或推理奇幻),以及華文的推理武俠作品,就提供了一種結合方向:它們運用推理小的其中一支──PI(或是冷硬派作品),抽取其動作性的元素,這類小對「規則」的依賴並沒有那麼強,因此可以融入作者自身對魔法,或武功、心法的設定理論,不會給讀者扞格不入的感覺。

我相當好奇「奇幻推理」與「推理武俠」日後會演變成何種形態。畢竟這兩種有著類似特質的文類,以往是隔著太平洋兩端獨自發展,然而在目前全球資訊爆炸的情況下,想必東、西方已有許多作家互相參考,日後會激盪出怎麼樣的火花,令人相當期待呢!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陪伴孤獨的救火員。重松清《青鳥》 | 家裡 | [推薦序] 鬥智機巧的警賊對決。莫里斯‧盧布朗《神探與羅蘋》>>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