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九段愛戀、骨肉之情與冷暖。瑪蓮安東妮雅‧阿瓦提《九個女人》

NineWomen.jpg 

身懷六甲的妮娜來到婦科醫院,住進病房後與八個同樣即將為人母的女性相遇,這些女性有著各自的故事,其中有苦痛也有甜美。最後他們隨著嬰孩降臨世間,也一一離開醫院的舞台,繼續在各自的人生中發光、發熱。

一群人關閉在同一個空間生活,劇情由許多的小片段──藉由女人之間的互動,以及她們和家人的對話──帶出她們各自背後的過往,以及目前面臨的境遇,這些片段的眾生相構成了整體的故事。然而,這些屬於「個人」的事件若沒有一件主題、或一股力量將其串連起來,那也只能是九個關乎個人的小故事,其間沒有任何交集。

在本片中,這股串連所有角色的力量,就在於腹中的胎兒──那讓母親經過陣痛後能感同身受的存在。


劇中的角色們一開始原本是分崩離析的。懷有黑人之子的女人因為出沒黑人區,被其他人視為不潔、邪門、好吃懶做的象徵且被排擠,甚至大家夜晚群聚吃宵夜也不通知她。妮娜的善解人意,以及嬰孩的出生打破了這道籓籬,她為了避即將前來迎接出院的母親,接受眾人的幫助提早從醫院逃出。從這裡開始,眾女人的心開始具有緊密連結的力量(這在一同欣賞雪景的場面可以看出),嬰兒雖不是主要因素,卻具有關鍵的觸發作用。

除了使母親們受懷胎之苦而團結的小貝比之外,每個女人的家人──特別是另一半──也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我們可以看到為了家計隱瞞父親賣掉店面、並對妻子隱瞞嬰兒病情的丈夫,經常調戲妻子以外女性的丈夫,因交通事故與妻子一同住院的沒用丈夫,對妻子會面舊情人爭風吃醋的丈夫,因地域壓力而使妻子不想開口義大利語的丈夫,甚至還有在戰場上已成不歸人、卻依然存活在妻子心中的丈夫。這些男人不僅是配角而已,他們是那些女人之所以會有如此背景、性格的靈魂角色,以各種方式與眾女人連上不可分離的線。

那位藉著從樓梯上自行摔下以達成墮胎願望的娼妓,在劇中很明顯是個特殊的存在。她自始至終拒接受妮娜的體貼,完全不想融入團體既有的和樂,與病房的眾人們形成格格不入反差效果。看了官網故事大綱所貼的劇照,得知該女並不屬於「九個女人」之列,或許她的作用就是相反的對比,將其他人旺盛的生命、那總帶著一絲希望光芒的特質更為突顯。

這些女人與家人、另一半之間的關係,或多或少都會有些不完滿,然而,大部分的人在嬰兒出生之後,都能藉由胎兒的新生使自己也重獲新生(這點發生在那位因目睹父兄過世,而無法妊娠的女人身上特別明顯)──唯一的例外便是女主角妮娜。她在滿懷期待下痛失自己的愛兒,病房烏托邦結束伴隨的不是天倫之樂,而是出院後無盡的悲涼,她善體人意,卻無法拉自己一把。

看到這悽愴的最後一幕,我不禁感嘆她丈夫是多麼地渺小。相較於一直提起出讓店面的事、讓妻子心緒不穩的他,妻子最需要的還是那些在病房同樣經過懷胎之苦,同樣懂得喪子之痛的烏托邦伙伴的安慰吧。這種無力感情何以堪?



相關連結:
   九個女人中文官網
   九個女人:產房浮世繪 071122 by 藍
   生命何其可貴:《九個女人》 by 栞
插入移動的埃[Movie]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數張照片構成的主題攝影展。讓-菲利浦‧圖森《照相機》 | 家裡 | 鄉愁迷宮,十二月計畫>>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