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新世紀淚水魔女姜碧奴。蘇童《碧奴》

Binu.jpg 

開頭北山下村民的設定,訴著一種壓抑。

國王不容許村民們為自己的叔叔信桃君哭靈,那三百個哭靈人於是都成了因淚而死的冤魂,他們的後代於是各自發展出不同的方式來將憂傷埋葬,抑或解放。記得張小嫻的名語有一句:「人真正傷心時,淚是流不出來的。」然而我總覺得這句話是倒因為果,或許該「正因為淚流不出來,所以才真正傷心」,那是一種無法宣洩的壓抑,彷彿如果排不出什麼東西,憂鬱就會蓄積在體似的。所以磨盤莊、柴村和桃村人們無法用正常的方式哭泣,或許蘊含某種輕度的壓抑。幸運地,桃村的女孩兒可以從身體其他部位「排放」淚水──對,是排放不是分泌,因為那不過是折衷的方式,會傷身的。


碧奴原是個只會用頭髮哭泣的少女,丈夫豈梁失蹤後才學會用手掌與址哭泣,到了百春台樹林附近被鹿人捕捉時,她的乳房也學會了哭泣,最後在樹下掘墓前,她的淚水終於不爭氣地從眼眶中迸出來,直到這裡,她才真正甩開了壓抑──或許因為外界的輕薄、苛責與怠慢讓她累積的委屈越來越深,淚水開始往其他的方向奔流,最後終於衝破了北山禁忌的堤防口,那一般人賴以宣洩淚水的靈魂之窗。

碧奴的淚水進化史,當然不可能就此打住。與運棺車一道通過青雲關時,碧奴的淚水開始滾燙,開始四散飛濺,成了保駕芹素棺木的淚箭,還能腐蝕盾牌使其生鏽,始具有「物理殺傷力」。到了五穀城,淚水竟成了具有酸、甜、苦、辣、鹹五味的藥引了,具有「治癒能力」。在被誤當成刺客於城門口示眾時,碧奴的哭泣竟然可以讓四周的有罪之人活像吃了慚愧棒棒糖般,不斷懺悔自己的罪過──真可怕,竟然連「心靈攻擊」都具備了。更遑論之後十三里鋪的淚灑成河,引來青蛙與蝴蝶的「召喚能力」,以及最後哭斷長城的Ultimaアルテマ,有玩過太空戰士271012等代的人就知道這是什麼)破壞力了。

於是,我們可以把《碧奴》視為一部以淚水魔法為主題的練功型少男漫畫──魔法人妻姜碧奴(不知道她姓姜的人請翻到台灣版P.39)靠著承受四周之人的惡意,作為自己的經驗,將魔法的等級不斷提升,最後終於來到最後一關,破壞了邪惡的大魔王萬里長城。在惡搞的精神下,我決定給這部作品起個《新世紀淚水魔女姜碧奴》的新題。

當然我上面的論點都是開玩笑的,《碧奴》除了不斷練功的劇情外還有許多文學性的元素,包括北山村民對男孩女孩取名,還拿前世今生套用的設定、碧奴葫蘆的象徵、初期同伴盲眼青蛙的象徵、人市鹿人馬人的時代意義等。還有許多如百春台、青雲關、七里洞、五穀城等的地物描寫,儘管帶著魔幻色彩,卻也讓讀者有股鮮明的想像空間,將戰國、秦、漢朝等古中國的時代背景套用上,也絲毫不覺得突兀。

李立群用柯尼卡寫日記,碧奴用淚水寫日記。每日的淚水沾染了許許多多的人與地,我們隨著碧奴──與作者蘇童筆下──的淚水冒險奔走,去看那由南至北的古中國奇幻世界,儘管不能和她一同流淚,卻可以溯著那淚水匯聚成的溪流不斷前進,沿途看著與現實迥異的眾生百態。走過了千里路,我們終會抵達那家喻戶曉的結局,亦即,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的傳

不死,只是逐漸鮮活──蘇童筆下的碧奴千里行,徹底鮮明化了孟姜女的傳,使其更為不朽。



相關連結:
   逆轉讀書會成員們的心得
   苏童在《碧奴》里犯错 by 吴雁
   穿著小說外衣的孟姜女 by 賀淑瑋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鄉愁迷宮,近況報告 | 家裡 | 鄉愁迷宮,一月計畫>>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