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我所說的他或她。恩田陸《尤金尼亞之謎》

Eugenia.jpg 

清湯掛麵的謎團與解決,懷舊朦朧的景色與人物,這就是恩田陸。

恩田陸帶給我的讀印象一直是很微妙的,我一向有隨書籍分類改變讀標準的習慣,看武俠就用武俠的標準,看戀愛就用戀愛的標準,看科幻就用科幻的標準,也因此掛上「推理」類別的恩田陸作品,即使用了推理素材,趣味卻完全跳推理之外(連懸疑都沾不上),使我過去一向有股類型定位不明、讀後餘味不佳的窒礙感。

不過,既然看清這點就好辦了,就不要當成推理小就好了嘛。

本作環繞被稱為「加賀帝銀」的青澤家事件,鎮上有名的望族,於慶生會時被集體毒殺,家族僅一位看不見的少女緋紗子生還,事件的相關資料記載於某位案件關係人──雑賀滿喜子所寫成的《被遺忘的祭典》中。

故事全篇採用許多敘事者的回憶寫法,道出自己在案件中扮演的角色,自己對於其他角色的觀感,有些篇章使用訪談口吻,有些則使用第三人稱敘述,如此寫法使得每個篇章都自成一個「人的故事」,每個人自身的故事組合起來成為整體的事件。如友人所言,作品中提到的姓名寥寥可數,但就如同私小焦點在於「我」一般,《尤金》的每個角色故事,焦點都在於「我」與「他」或「她」之間的關係,角色的識別只作最小限度的標記,毋須指名道姓,讀者自然可以從故事間透露的連結,將拼圖的碎片串連在一起。

從外層慢慢還原,最終深至核心。

恩田陸被稱為「懷舊的魔術師」,在本書一樣展現其懷舊功力。角色話當年的口吻,道出的景色與朦朧的記憶片段,讓每個片段都生了不確定感。這與直接以「現在式」書寫「過去式」的習慣不同──其他作家在描寫過去時,回憶的部分往往會敘述得過於清晰,像是發生在當下的事一樣。恩田陸的筆法能讓讀者深刻地體會到,作者是真的在描寫「過去」,正因為是回憶,所以才會有不清楚的部分。

後半部開始出現日記、信件、報導等文體交錯敘述的書寫,益發增加故事的零碎感,幸好此時故事的拼湊已完成一半,讀者也習於這樣的敘述方式,倒也增添另外的讀況味。

《尤金》的第六章藉由滿喜子的姐姐之口,道出「看不見的人」,這讓我不禁想起卻斯特頓的〈Invisible Man〉。看來恩田陸的作品雖然沒有精彩的推理結構,但三不五時出現的推理小趣味還是不少。就像《三月的紅色深淵》那句名言「只要發現一個新場所,就要把它變成密室。」一樣,讓讀者看了,都會發出莞爾一笑。



相關連結:
    祭典不該被遺忘:「尤金尼亞之謎」 by 栞
   拼圖上的那一片留白──《尤金尼亞之謎》 by 小云
   2005年《尤金尼亞之謎》 by 呂仁
   真相的襯裡──《尤金尼亞之謎》 by 小八
   編織彩色幸運環,恩田陸《尤金尼亞之謎》 by 上川森
   迷離的夢境-《尤金尼亞之謎》 by 藍色雷斯里
   幻想國度的新.帝銀事件,恩田陸《尤金尼亞之謎》 by Heero
   我對《尤金尼亞之謎》的批評之論述 by Heero
   尤金尼亞之謎 by elish
   遠處飄蕩的歌聲-我讀恩田陸《尤金尼亞之謎》(未讀可入) by siedust
   有時,空白便已足夠──讀恩田陸的《尤金尼亞之謎》 by 城堡岩鎮長
   《尤金尼亞之謎-試讀》恩田陸 by chi
恩田陸[R.O.]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鄉愁迷宮,二月計畫 | 家裡 | 雖然無解,但可以更有深度。東野圭吾《徬徨之刃》>>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