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5.〈月牙灣〉

女偵探艾達透過前男友兼搭檔馮天順的介紹,前往調發生在月牙灣的女性自殺事件,在這個人煙稀少、僻靜的湖邊小村,一位老人的女兒林清兒自殺身亡,臨死前還留下一紙上頭寫了如古詩般字句的遺書。村莊住有一位與死者幼時指腹為婚的青年郭風,艾達在他的家下榻後開始著手案,郭風的妹妹郭雲、村中的黑幫少爺鄭思朗等關係人相繼浮上檯面。林清兒死亡背後的真相為何?那謎般的遺書究竟隱藏了什麼秘密?


在我看來,這是一篇乍看之下屬於解謎,實則將重點放在人物關係糾葛的作品。案件設定一位偵探深入偏遠村莊案,文中還述及月牙灣的野傳,此種古典的劇情有點類似橫溝正史的風格,然而缺乏橫溝作品慣有的解謎性。由於有兩處相當明顯的線索,命案的幕後黑手並不令人意外,使得唯一的謎團只剩下遺書的解讀,但結果揭曉並不像一般的暗號推理那樣,以一定的規則來解析暗語,而是僅就字面上的隱作解釋。遺書的設計與其是提供解謎樂趣,不如是作者想表現文學用的手段。

那麼人物塑造與情感糾葛又如何呢?女主角艾達一開始給我的感覺,是沉穩中具有待人處事的大方,但到了中段她與郭風的互動卻變得輕佻起來,讓我覺得有些格格不入。或許是作者想設定兩人奔走調的過程中,逐漸發展出曖昧的情愫,但此種羅曼史般的劇情卻進展得太過迅速,使得艾達的一舉一動諸如以「你該不是想要跟我打野戰吧?」這種帶有情色的話語逗弄郭風,以及靠在他胸膛睡覺的舉動,都變得頗為輕浮。除了這點以外,各個角色的性格描寫尚稱中規中矩,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至於人物間的情感牽扯,則因為在最後才揭露,缺乏情緒的醞釀而流於表面化。當然或許是因為篇幅的緣故,在僅僅一萬五千餘字的作品中做好人物情感的鋪陳是不容易的,但徵文獎的字數上限可以到三萬字,作者仍有足的字數可供書寫。

整體而言,作者的文筆相當乾淨,流暢而易讀的敘事是一大優點。但不論是作中欲凸顯出的解謎性,或是情感的塑造(其實我不太確定作者想凸顯哪一個)都仍有進步的空間。若是作者想藉由複雜的人際關係來提升懸疑感,建議不要在最後才將一堆角色間的連結傾倒給讀者,而是隨著案件的調慢慢浮現,並且將情感的部分稍為加強一下,會是比較好的做法。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犯罪紅線〉後記 | 家裡 | 黑色笑話集。羅爾德‧達爾《幻想大師Roald Dahl的異想世界》>>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寵物先生您好!我最近都在追看您的徵文獎作品讀後感,從中看到很多很有建設性的評語,讓其他創作者可以思考自己有沒有犯上同樣的毛病。請加油!
初次留言,多多指教~ :)
P.S. 我不是這篇投稿的作者
2008-02-25 Mon 01:17 | URL | SimonC #-[ 修改它!]
謝謝你的鼓勵,其實這些也只是我獨斷的意見,
只是希望能藉此給予創作者一些回饋,
一方面我也可以深入觀察別人的寫法,學習一些技巧。
若有什麼看法也請多指教囉!
2008-02-25 Mon 22:08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