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讀後 9.〈被害者〉

夕與清雫是高中同學,某日兩人在澳門的水坑尾打完遊戲機回清雫的家,因未帶鑰匙只好借管理員室留宿,結果半夜竟透過閉路電視目擊到一男子在電梯慘遭殺害。命案後不久,另一台閉路電視也拍攝到一長髮女子推著輪椅老人進入電梯的畫面。命案與那兩人究竟有何關聯?若是那兩人幹的,住在八樓的他們要如何殺害住在十三樓的被害者,並在瞬間回到八樓?

本作有個不錯的構想。表面上是以破解不在場證明為主軸的Whodunit解謎推理,卻在真相處大轉彎,到最後才揭曉「謎團的實際型態」,是相當有新意的解謎結構。且作者氣氛營造頗具功力,序章與的兇手的心獨白描寫有綾辻行人之風。


然而,最後的真相雖然具足的意外性,卻有個很大的疑點,這很可能使得作品的合理性,連帶整體的評價大為扣分。當初清雫在管理員室是先看到有人被殺害,然後才看到李志田坐著輪椅被人推出來的畫面,如果要發生清雫所的那種真相,那麼「推輪椅的人」的身分就是個很大的問題,以我的讀理解來看,作者並沒有解釋這種前後矛盾的情況。若解謎推理最重要的「合理解決」完全喪失,結局再意外也是枉然。

另外,如果真相真是如此,那麼作者也太小看澳門警方了。雖然在一般的解謎推理中,警察的智力經常被弱化,但諸如被害者身分的確認、家族成員的性別與死亡日期等資料的蒐集,如果警方在這方面的正確性比報社記者的情報還要低的話,我是不太相信的。退一步想,就算真的如此,也是因為事件某方面的因素或是人物的某項特徵所導致,如果作者能為此添上幾筆,會更有服力。

此外還有一點,我不太清楚港語的「女兒」是不是有「媳婦」的意思。在警察宣告破案,報上登出的報導上面,李時敏的身分明明是李志田「兒子的妻子」,但是後面清雫與警察的對話仍稱呼她為李志田的「女兒」,這點令我頗為疑惑。作者在前後文的謬誤除了這個以外,還有第一頁出現的人名「張文豪」,這個名字後面再也沒有出現過,是作者忘了改名字,還是另有其他意義?

最後是我自己的獨斷偏見──從角色之一的滄海清雫具有日本血統,以及文中出現過的「BL」和一些日系推理小的名字來看,作者受日本文化的影響頗深。雖如此設定也未嘗不可,但若非劇情與佈局需要,或是會影響到角色的刻畫,個人認為既然以華文創作,背景設定還是儘量以華人圈為主較好。

本作在意外性與氣氛的營造上頗突出,然而基本的合理性卻不足。解謎推理小畢竟是強調理性的文類,在構思上仍須小心謹慎才行。


第六屆[6th]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2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C'est la vie。伊坂幸太郎《Lush Life》 | 家裡 | 鄉愁迷宮,三月計畫>>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

這麼一來我就能理解了,
多謝不知名路人的解說。^^
2008-03-31 Mon 21:32 | URL | 寵物先生 #-[ 修改它!]
香港文化中, 有些時間在相互稱謂中, 稱「兒子的妻子」為「女兒」, 而媳婦稱對方為「阿爸」或「阿媽」, 但第三者介紹時應不會這樣說。
2008-03-31 Mon 02:05 | URL | 無名星辰 #-[ 修改它!]

將回應化為文字留下















要私密的話請勾這裡喲

將這段文字封裝帶走

| 家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