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byrinth

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推薦序] 滑稽的配角,豐富的解謎。莫里斯‧盧布朗《古堡驚魂》

TheMysteryOfTheGreenRuby.jpg 

一部成功的系列作品,首推人物塑造。這些小之所以膾炙人口,在於頻繁登場的角色能以個人魅力擄獲讀者的心,他們或許不是完美,但必定有討喜的人格特質。有時光主角一位還不,配角也得展現特色才行,眾所皆知的福爾摩斯,其優異的探案能力固然吸引人,但沒有華生「略低於常人智慧」的插科打諢,效果恐怕也要打個折扣。

相較於福爾摩斯,羅蘋經常給人單打獨鬥的印象,當然他不是沒有助手或部下,只是經常更換,名字在讀者腦中留不住罷了。另一方面他形象也實在過於強勢,集英俊容貌、高超智慧與矯捷身手於一身,讓那些出場數不多的配角相形失色,要對他們生印象,還真是考驗讀者的記憶力。

……追蹤言語的足跡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好萊塢3D動畫?柳漢鎂《請問,蒼蠅神探》

DetectiveFly.jpg 

二○一一年,可是華文推理成果豐碩的一年,不僅有島田獎的三本入圍作品,過去在其他創作領域占有一席之地的兩位前輩紀蔚然、張國立也相繼發表他們的推理詮釋作,使得一向以本格為主的華文推理頓時有了新氣象,朝「百家爭鳴」更邁進一步。

而在年尾時,有一本同樣也是華文推理的書悄悄地出版了(這麼也不太對,只是曝光度沒前述的作品那麼高),它的開本小卻頗厚(比對了一下,與日本文庫本的大小幾乎相同),有著類似卡夫卡《變形記》的趣味設定,主打黑色幽默──也就是這次要談的《請問,蒼蠅神探》。

……追蹤言語的足跡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一套珍本照古今。約翰‧鄧寧《藏書謎》

TheBookmansPromise.jpg 

約翰‧鄧寧筆下的書探系列第三部。這一系列均以在舊書市打滾的前警官克里夫‧詹威為主角,他在書籍的探尋過程中經常伴隨謎案,隨著調步,案情逐漸真相大白,讀者除了謎團揭曉的樂趣外,還能接收到作者所刻劃的,許多愛書人特有的感情,這些情懷融入擬似冷硬派為主軸的案件調過程裡,別有一番趣味。

……追蹤言語的足跡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從少年硬漢到理性神探。史恩‧皮考克《少年福爾摩斯I:烏鴉之眼》

EyeOfTheCrow.jpg 

若要從古今中外推理小裡,挑出具代表性的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無疑是箇中首選。這位居住於英國倫敦貝克街221B座的神探,思考時著煙斗,一身獵鹿帽與獵裝的形象早已深植人心,其搭檔華生亦成為偵探助手的代名詞。甚至在作者柯南‧道爾死後,仍有許多作家爭相撰寫仿作/贗作,進入二十一世紀後熱潮依然沒有退燒,二○○九、二○一○年分別有原創電影、電視影集相繼上映,足可見全球風靡的程度。

這些衍生作品,有的模仿原典的角色形象,力求相似性,並挖掘原典未明確記錄的部分,填補福爾摩斯人生的空白;有的則是尋求改造,雖使用已知的福爾摩斯特徵作擬仿,卻又有某種程度的偏移,藉以達成詼諧、人物轉化等特殊目的。這兩種作法經常背道而馳,正如同守舊與革新經常走在潮流的兩端。

……追蹤言語的足跡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無限延伸的浪漫主義。莫里斯‧盧布朗《兩種微笑的女人》

TheWomanWithTwoSmiles.jpg 

十五年前,女歌手伊莉莎白受邀到沃爾尼克莊園,於眾目睽睽下即興演唱時離奇死亡,配戴的珠寶也不翼而飛。十五年後,城堡的新主人德‧埃爾勒蒙侯爵打算將莊園出售,此時一位金髮美女安托瓦妮娜找上他,這位具有「間女孩」與「謎樣女賊」兩種微笑的女子遇上了麻煩,成為青年勞爾、匪頭「大塊頭保羅」與高爾熱萊探長三方爭奪的對象。爭奪戰進入白熱化的同時,過去案件的真相也漸露曙光……

……追蹤言語的足跡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機器人的一千零一夜。山本弘《艾比斯之夢》

TheStoryOfAi.jpg 

對我而言,同樣是讀一本書,短篇集的滿足感是優於長篇的,特別是那種每篇都用不同套路,構成、筆法也相異,卻又有連貫性,或是共用同一主題的短篇小集。這類作品讀來有如品各式菜色的佳餚,可以觀摩更多的寫作手法,甚為滿足。

我對科幻的讀比較偏門,對於虛擬現實(VR)、AI與機器人的題材相當熱衷,但類似題材讀久了總有疲乏之感。然而,最近讀山本弘的《艾比斯之夢》就讓我大開眼界。

……追蹤言語的足跡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承先啟後的開創之作。莫里斯‧盧布朗《奇怪的屋子》

TheMysteriousMansion.jpg 

一九二八年二月,短篇集《名偵探羅蘋》(L'Agence Barnett et Cie)問世,該書不僅在羅蘋系列,就連在偵探小史上也有著特殊地位。在這一系列故事中,盧布朗塑造一位頗具個性的惡漢偵探吉姆‧巴特(同時也是羅蘋分身),他一改以杜邦爵士、夏洛克‧福爾摩斯為首的偵探正直形象,雖標榜「調免費」,卻往往在破案後揩了一筆莫大的油水,也令葛尼瑪探長的弟子貝舒刑警恨得牙癢癢。如此充滿黑色幽默的異色設定,可是當時偵探小的新風貌。

……追蹤言語的足跡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序] 女性作家筆下的社會與犯罪。麗莎‧嘉德納《活著告訴你》

LiveToTell.jpg 

在推理/犯罪/驚悚小的領域裡,女性作家在我心中總會佔有一塊特殊的位置,原因無他,自然是因為我身為男性,對不同性徵轉化而來的書寫模式感到好奇之故。尤其在日本大眾文學界出現所謂「3F現象」(作者、主角、主要讀者群都是女性)之後,女性作家在小的切入點、人物形象、敘事口吻等方面與男性有何異同,更成為我讀時的觀察重點。

……追蹤言語的足跡
來自魔界[Mystery]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推薦跋] 砲彈紛飛下的愛國激情。莫里斯‧盧布朗《羅蘋大作戰》

TheShellShard.jpg 

關於《羅蘋大作戰》其實有太多可以的,但請容我先從一個較不重要的地方──書名開始談起。

本書在日本,較為通行的譯名是《奧諾坎城之謎》,是以書中作為舞台的城堡領地命名,至於家喻戶曉的南洋一郎童書版則是題為《羅蘋的大作戰》,好讀版即沿用此譯名。南洋一郎版經由東方出版社的譯介後,書名改為《黑色的吸血蝙蝠》,過去也有其他版本題名為《神秘黑衣人》,這兩個名字都是在強調書中伯爵夫人的詭異形象。然而,不管是法文書名L'Éclat d'obus或英文書名The Shell Shard,其意均與上述無關,意為「砲彈的碎片」。

……追蹤言語的足跡
亞森‧羅蘋特區[A.L.]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書信體的應用。拉克洛《危險關係》

LesLiaisonsDangereuses.jpg 

十八世紀後期的文學經典,利用書信的銜接,將讀者引入情慾橫流的法國社交界。

曾有過往日激情的梅黛侯爵夫人與凡爾蒙子爵,前者陰險狡詐,往往玩弄男人卻能全身而退,為了報舊情人的負心之仇,命後者將其懵懂無知的未婚妻「好好開發一番」;後者風流成性,因對女人始亂終棄而名聲不佳,近來看上正經女人,將「攻陷她」視為對自己的最大挑戰。兩人互相幫忙設局,卻又齟齬不斷,從他們四周衍生出的諸多男女關係,令人嘖嘖稱奇。

……追蹤言語的足跡
無類[ETC.] | 化回應為千言萬語:0 | 被封裝帶走的文字:0 |
上一個 | 家裡 | 下一個